2020-02-09 01:56:19 热度:

新型冠状病毒武汉肺炎患者拦住我,请求用自己的身体试药

 还记得你所在的城市出现“第一例”时,你是怎样的状态吗? 可能震惊,可能恐慌,但医生作为最前线的接触者是最不能慌的。 今天的讲述者是位胸外科医生,他接收了当地第一例新型冠状病毒确诊病人——病人竟然还是警车开道送来的。 接手时,医生没有防护经验,没有可参考的治疗手段,是眼前最黑暗的时候。 他只能对病人说:对不起,你这病,我也没见过。 而病人开口说的第一句话让他意外:……你不怕我吗? 这是《瘟疫瘟疫你快走》系列的第五篇。我想说,在最难的时候,希望终于来了。

怎么也没想到,我的第一位新型冠状病毒患者,是警车开道送来的。

 

那是1月24日,除夕。在隔离病区待命多时的我接到电话:一个确诊的新型冠状病毒患者要转到我们病区来。

那时,我所在城市确诊的病人相对还比较少,我没有见过真的感染者。不禁想,病人会是什么状态?

 

放下电话,我叮嘱值班的护士做好准备,自己穿好防护服到防护楼的楼门口等待——

 

远处红蓝灯在路的尽头闪烁,我突然意识到,是警车开道。警车在距离防护楼门口10米远的时候停下了,后面的救护车继续朝前开,直到防护楼门口才停下。

 

救护车的门一打开,下来四个全副武装的医护人员,他们在救护车门口一字排开,全部穿着防护服。大家都很沉默。

 

因为穿着防护服看不出谁是谁,也不认识谁是谁,我上前跟四个医护人员竖起大拇指,比了个“点赞”的手势。

 

我没有第一时间看到病人,脑子里不停地想,病人怎么样了?车上跟了四个人,会不会是抬着担架下来?

 

就在我好奇的时候,病人下了救护车——

 

自己走下来的。

 

我的第一感觉是,他不像个“病人”,他跟我这些年见到的病人完全不一样:因为戴着口罩看不清样子,我只能看到他口罩上方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头顶有点秃。除了紧缩的眉头能让人感觉出他心事很重以外,看上去再普通不过。

 

他拿着一个背包自己走下车,像是回家路上突然被叫醒,却发现自己到了一个并不认识的地方。

 

资料上写他姓万,比我大一点,我就喊他“老万”。

 

做完了交接,我对老万说:“您跟我走吧。”老万没说什么,只摆一摆手,算是跟我打了招呼。老万跟着我进了防护楼。

 

后来我才意识到,那是老万往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最后一次看到外面的天空,吹到外面的风了。

 

 

我的“隔离”,比多数人要早。

 

1月15日,当大家还沉浸在采买年货、迎接新年的喜悦中,对“新型冠状病毒”这个名词并不了解的时候,我已经参与到了隔离病区的筹建当中。

 

从病区的划分到防护用品的储备,我在我能想到的方方面面做着准备:接受培训,熟悉仪器操作......10天的时间,我和病区一起,一点点完成了“建设”。

 

因为要接诊新型冠状病毒的病人,我们清空了整栋楼作为“防护楼”,只留我们这一个病区,我们这一队人。

 

待命的时间里,整个病区空荡荡的,自己的脚步声在走廊里会发出巨大的回响,空旷、荒凉。整片病区像是和我一样,都在静静地等待。

  

我所在的医院是新型冠状病毒省级定点医院,整个隔离病区都是我的工位。从筹建那天起,我就一直在这片隔离病区里,见证着这里发生的一切。

 

直到1月24日,大年三十的上午,我和这片病区迎来了第一个确诊患者,老万。

 

隔离病区在2楼,电梯从1楼到2楼只要几秒,但我却觉得很慢。电梯里只有我和老万两个人,我们都没有说话。我特意去看老万的眼睛,但那双眼睛很空洞,里面不知道是恐惧还是不知所措。

 

其实我想跟他说两句话,但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他知道他被确诊了,我也知道,他明白这意味着什么,我也明白。

 

他没有看我,可能他对这几天围绕在自己身边这副装扮的人已经习惯了。他只是木讷地看着电梯上升的数字从1变到2。门开了,他在等我先出去。

 

进到隔离病房,关上安全门,我需要给老万做一些基础的检查。量体温的时候,护士有一些紧张,我说:“我来吧。”

 

我们用的是红外线感应的体温枪,但是戴着两层手套,手特别不灵活,我一不小心按错了按钮,体温枪关机又开机,我说实在不好意思,操作还不是特别熟练。一边测体温,一边趁机和老万说话,“你感觉怎么样?”

 

他抬起头,眼神明显错愕了一下,甚至有点惊慌,定定地看着我,开口说了第一句话,“你不怕我吗?”

 

我指了指防护服,说我穿着这些还怕你吗?“倒是你,你看我这样,不害怕吗?”

 

老万挂着口罩的耳朵动了动,也许是挤出了一个笑。“我很感谢您,被确诊以来,您是跟我说话离得最近的一个人。”

 

我愣了一下。

 

因为得病,老万没法跟别人接触,别人也不敢跟他接触,这是非常真实、无法逃避的“被隔离”,被关进笼子的感觉。

 

忽然从一个正常人变成疫情追踪的确诊病人,这个角色的转变来得太快了。

 

 

“确诊病人”入院隔离,和一般受了伤去医院的感受是不一样的。

 

受伤了自己会疼,医院会有一套完整熟练的流程来处理,但从老万的感受来说,他现在只是有点发热,和普通感冒的症状几乎一样,却忽然被隔离在一个小屋子里,不能出去半步,谁都见不到。

 

没有缓冲,没有过渡,发现了就被控制了,心里其实很难一下接受。而被隔离的这些天里,可能也没有人进过老万的小屋子,跟他说说话。

 

想到这,我拍拍他的肩膀说:“老万,你不用担心,来到这里咱就是朋友了。”

 

我问老万,关于这个病你知道多少?

 

老万的表情很茫然,说他也不是很了解,只知道传染性特别强,跟当年的非典很像。

 

我说:“你说对了,是跟非典很像,但是当年我们面对SARS的时候,防护措施是12层口罩和传说中的‘板蓝根冲剂’,今天和当年可不一样了。”

 

其实说这话的时候,我也心虚。在这样一个大阵仗、大环境下,没有经验,没有措施,不知道怎么办,人不害怕是不可能的。

 

我唯一能参照的就是当年的SARS。那时我还在上高中,全国都在说“抗击非典,众志成城”,我没有概念。但现在,在新型冠状病毒战斗一线的人是我,我变成了抗击疫情的一份子。

 

回头想的时候才意识到,当年SARS时确诊了5千多人。就是说,在当时的防护条件下才感染了5千多人。其实SARS的传染性不强,是致病性强,当年那场战役的根源是防护不到位。随着病情的进展,慢慢提高了重视等级、防护等级,也才有了今天我身上的防护服。

 

当年抗击非典的人们和今天的我们一样,面对新型的疫情,每个人都是第一次。

 

“对于这个疾病,你比我了解得多,”我坦率地告诉老万,“你知道它有什么症状,知道自己是什么感受,你知道你的身体里发生着怎样的变化。而我没有见过,更没有得过,你是我的‘第一例’。说实话,现在我没有什么切实有效的治疗方案,请你理解,但是也请你相信我,我会和你一起面对它,好吗?”

 

 

我没法跟老万探讨具体的治疗方案,因为能给我们参考的数据太少了。1月24日,全国针对疫情的第一版试行方案还没有推出,根本没有所谓的“治疗方案”——我们没有药可用,也不知道什么管用。

 

我也知道,说出这句“我也不了解,我们一起面对”的话,其实很冒险,相当于在自己的病人面前袒露自己“不知道”。但从我接到老万的那一刻起,我就没有把他当成病人,而是想和他“做朋友”。这是我有意为之的。

 

病区筹建的时候,我曾站在隔离病房那扇窗户外面无数次设想过:如果我得了这个病,我是什么状态?我是什么心情?我需要什么?

 

一个可以说话的“朋友”,或许就是这样的时刻最能给我安慰的。

 

因为穿着防护服彼此都看不出样子,医护人员会在各自的防护服上做标记。

 

我在胸口左边写了自己的名字,又画上一颗红色的爱心,右边写了一句对老万说的话:别怕,我跟你在一起。

 

 

特殊时期,不光治疗手段需要“试”,连沟通方式,怎样面对确诊病人,怎样在这样的环境下和病人建立信任,都需要一点点摸索。

 

“现在全国对这个疾病都不是特别了解,我关注的可能是药物、治疗手段层面的东西,而你有切实体会,你把你的感受告诉我,我们就可以一起去面对这个事,就没那么可怕了。”

 

当我说完这些话的时候,我并没有在老万的眼神中看到遗憾或是悲伤。老万反而打开了话匣子,慢慢开始说他是怎么确诊的,说他的感受,他的症状。

 

“老万,我没有把你当成一个‘病人’,你能理解这句话的意思吗?”

 

老万定定地看着我说:“我明白。”

 

 

我们请几个专家一起会诊了老万的病情,给他制定了适合的治疗方案。我密切关注着老万的各项生理生化指标和化验结果。除此之外,还每天固定两次,进病房和老万“话聊”。

 

对于这个疾病的进展,谁也没有一个明确的阶段或者是周期,但是病人的心理状态每分每秒都在变化,随着隔离时间的延长,一天一天,恐惧、焦虑都会加重。

 

治疗过程中,老万会不停地问——

 

“今天我的化验怎么样?”

 

“我肺的胸片拍得怎么样?”

 

或者“有没有什么好的治疗方案?”

 

甚至“有没有新的治疗方案你不敢在别人身上用的,可以给我试试!”

 

疫情防控中最容易被忽视的问题,就是像老万这样确诊患者的心理问题。他们的压力主要来自对家人的愧疚,一人确诊,全家都要被隔离。这个过程中他们见不到家人,我们就是他们每天能够见到的唯一对象。

 

老万的隔离房间原本是一个6人间,但是现在只有他一张床。房间特别大,大到有点空旷。有阳台,有卫生间,阳台外面就能看到一个小公园。遗憾的是老万只能在房间内活动,不能走出房间。

 

每次跟老万聊天,我都会格外留意老万的反应,从他的反应里判断他的状态。

 

我需要的并不是他听我的,或是信我的,我需要他参与进来——我教老万看他的化验结果,给他讲解CT怎样看,“你看你原有的病灶现在都已经吸收了一部分了,这说明,我们在一步一步走向胜利!”

 

CT的前后对比,一点点细微的变化,我都指给他看。只有他动起来了,他的精力在我说的话上,才不那么容易胡思乱想,心理压力也会小。

 

 

其实,感染性疾病主要得靠病人自身的免疫系统,用药只是抑制病毒的繁殖,并不能杀灭。所以说人很重要,自己很重要。

 

而对于这些被隔离的人来说,最重要的莫过于“希望”。

 

 

有天,我发现老万特别烦躁,一见到我就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着急地说:“您能帮我个忙吗?”

 

我赶紧问怎么了,他说自己带着老婆孩子去见过父亲,“现在我被确诊了,我父亲也被强制隔离了,我父亲80多岁的人了,生活不能自理,脾气又倔,我这实在是没办法了......”

 

老万听说父亲一直抗拒隔离,特别不配合,非常担心。“您能帮我协调一下,让我老婆跟我父亲在一块隔离,能照应一下,或者在家隔离吗?”

 

这对我来说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因为牵涉到两个医院,我没有权利去干涉隔离政策,但是作为老万的朋友,我知道这个电话对他来说有多重要。

 

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打电话给疾控中心,说明了情况。疾控中心很重视老万的情况,答应尽量协调。

 

第二天老万的家人就过去照顾老万父亲了,当天下午,老万父亲的咽拭子核酸监测显示阴性,被获准居家隔离。

 

我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老万。老万的脸被口罩遮盖,但露在外面的那双眼睛热切地看着我,眼圈渐渐红了。老万没说话,却主动握了握我的手。

 

我正在用我的方式支撑老万参与到自己身体的这场“保卫战”中。

 

 

当天晚上,同事们都去清洁区吃饭了,病区里的病人们都睡觉了,我一个人在隔离病区值班,只是值班而已,却几乎是我人生中最难熬的一小时。

 

那一小时里,我接触不到任何人,能听到的只有自己艰难的呼吸声,能看到的只有护目镜前面这一点点视野。

 

我忽然想打电话,打给谁都行,我想跟人说话,我想周围有个人,我不想独自承受这一刻的孤独。

 

 

白天,我在病人、同事面前是“小太阳”,是带来希望和光亮的人。但夜晚,在隔离病区的走廊里,待眼前的一切都安静下来的时候,我终于能面对我自己,才发现原来自己也有撑不住的时候。

 

我在隔离病区里进进出出这么久,但一想到那晚近乎静止的一小时,就感到绝望。

 

那一刻,我觉得自己更懂老万的心情了。

 

老万是家里的老三,他自己在武汉,另外两个哥哥都在我们这个城市。

 

大年初一,老万的哥哥来给老万送饺子了。

 

哥哥一见我面就拉住我,说带了两份饺子来,一份给老万,一份给我。“您不用担心,这个肯定是干净的。”

 

但是我确实不能吃老万的饺子,因为我们的病区里,所有物品都是单向流动,病人的物品是从病源通道进来的,一旦进来只能刹住,不能再往里走。

 

哥哥转而给我拜年,“您辛苦了。我弟打电话都说了,我知道您很勇敢,但是您要保护好自己。今天大年初一,我给您拜个年吧。”

 

说完给我深深鞠了一躬。

 

那一刻我真的差点绷不住。我突然意识到,我们和病人之间其实是互相支撑的。

 

我一直把自己想象成是战士,在战场上坚决不能退缩,不能有任何思想波动。但其实我也清楚,自己就是个穿着白大褂的普通人。

 

从1月15日开始一直到现在,没有昼夜、不知阴晴、连续不断地工作,听见老万哥哥那句话的时候,我特别想家,想往家打个电话。

 

我想告诉老万,也告诉那一晚的自己:别怕,有很多人跟我们在一起。

 

 

故事发出前,魏医生告诉我,老万已经治愈出院,给他留了一封信。 

 

这封信,老万不只是写给主治医生的,更是写给“朋友”的。 老万住院期间,新型肺炎的治愈主要得靠病人自身的免疫系统,用药只是抑制病毒的繁殖,并不能杀灭。所以说人很重要,自己很重要。 那个可以说话的朋友,大概才是老万在特殊时期得到“最好的药”。 对于这些被隔离的人来说,最重要的莫过于“希望”。 魏医生记录下老万的故事,也希望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的药。 这是《瘟疫瘟疫你快走》第五篇,一个关于“治愈”的故事。 明晚22:04,我换个方式,继续陪着你。

新型冠状病毒身体试药武汉肺炎患者

推荐阅读

北京看电影须实名登记
2月26日,北京市电影局联合北京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发布《新冠肺炎流行期间北京市电影行业复工防疫指引(1.0版)》(以下简称《指引(1.0版)》),对于电影放映场所复工复映和影视剧组复工给出明确要求。对于电影制片单位复工,《指引(1.0版)》也给予明确要求,固定办公地点按照属地规定和要求具备条件可复工,剧组室外或室内拍摄人员50人以下(包括演员、工作人员),可在本市复工拍摄。剧组人员体温不...[详细]
2020-02-27
黄女士是怎么离开武汉的?湖北省委书记应勇:彻查!
据人民日报,针对26日网传一名刑满释放新冠肺炎确诊人员离汉抵京的有关情况, 湖北省委书记应勇同志 作出批示: 在疫情防控最吃劲的关键阶段,竟发生此类严重违反离汉离鄂通道管控的事件, 绝不能允许 。 要迅速查清事实,依纪依法严肃处理,及时回应社会关切。 此事还是否涉及其他违法违纪问题,也要彻查。 不论涉及到谁,都要一查到底。 离汉离鄂通道管控事关全国疫情防控大局,要坚持全国一盘棋,吸...[详细]
2020-02-27
武汉监狱确诊刑满释放女子,如何一路绿灯狂奔回京?
2月26日下午17:18,《北京日报》旗下公众号长安街知事报道:北京市东城区2月24日报告一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该病例4天前自武汉来京,来京前已有发热症状。其到京后居住的东城区新怡家园社区居委会,今日(2月26日)中午通过微信公众号发布相关提示,引起关注。 消息称,从北京疾控中心的说明可知,该病例是位黄姓女士,2月18日开始间断性发热5天,伴咽部不适,当时居住地为武汉。22日凌晨自驾到...[详细]
2020-02-27
伊朗新冠肺炎疫情真相
-1-隐匿的证据表明,伊朗疫情存在严重瞒报。 2月19日,伊朗库姆(宗教圣城)首次爆出2例确诊新冠病毒肺炎,官方宣布后的四小时内,两位病者就已死亡,并表示无法确认病毒来源。 接下来的每天数据变化如下: 日期 确诊病例 死亡人数 死亡率 19 2 2 100% 20 5 2 40% 21 18 4 22.2% 22 28 6 21.4% 23 43 8 18.6% 24 61 12 19.7% 取20%计,参考中国境内及境外其他国家的疫情数据,伊朗病症死亡率明显过高,中国不包括湖北区域的25倍,...[详细]
2020-02-25
17号通告数目不详的人员从武汉返家?!
2020年2月24日,武汉方面发布了第17号通告和18号通告,18号通告是为了宣布17号通告无效的。 据说,17号和18号通告中间相隔3个小时,可能已有人从武汉返家,到了全国各地。 据说,这三个小时内返家的人员不属于被要求隔离的人员。 据说,这3小时内出武汉的人数不详,这个通知是河南省新乡市延津县发布的,河南省北部已经有其他县截到武汉返乡人员,信息里提到了新乡和鹤壁 17号通告谁发布的呢,让人很好奇,...[详细]
2020-02-25
滞留武汉外地人员可以出城了?景区恢复开放就爆满?
多省下调应急响应 滞留武汉外地人员可以出城 虽然说好消息不断 但降级不能降低警惕 不获全胜决不轻言成功!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形势的发展变化,截至24日9时,山西、广东、贵州、云南、甘肃、辽宁等多个省份下调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响应级别。 其中,广东、山西将一级响应调整为二级响应。 贵州、云南、辽宁、甘肃将一级响应调整为省级三级。 与此同时,滞留武汉外地人员可以出城了! 武汉市新冠肺...[详细]
2020-02-24
武汉政策加码:出院后还要集中隔离2周,新冠肺炎怎样才算治愈?
一些患者出院后,复查核酸检测结果又呈阳性,还有的肺部阴影加重。 这些患者不仅自身症状反复,还可能成为新的传染源。 问题的根源,是这些患者并未真正治愈就出院。出院标准在制定和执行层面,都还有完善空间。 有专家正在研究新的出院标准,比如判断消化道病毒留存的肛拭子检测。 按现有标准出院的患者,为了确保安全,需要集中隔离观察14天。出院潮的到来,也为防疫工作增加了新的难点。 △图片来...[详细]
2020-02-24
新冠肺炎疫情冲击,日本确诊740例、韩国确诊433例,全面告急!
在我们新冠疫情逐步缓和之际,日本和韩国的麻烦却来了。 截至2月22日上午6时,日本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经达到 740例 ,其中恐怖游轮钻石公主号确诊634例,日本本土确诊106例,共有3人死亡截至2月22日,韩国一天就新增229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确诊病例达 433例 。 日本和韩国已经全面告急! 01 日本疫情的快速增加,来源于恐怖游轮钻石公主号和本土的人传人病患的确诊,新冠疫情已经成为日本目前最棘手的...[详细]
2020-02-23
邮轮、教会、监狱、军队,新冠肺炎下一站哪里?
还记得伊朗的血旗吗?阿克拉忽剌八,世界为之颤抖!!1300年后,中东第一次升起了血色复仇旗; 此次新冠流行中集中爆发事件:钻石公主号邮轮、大邱新天地教会、任城监狱、韩国军队,下一站:清真寺! 2月20日是海外新冠病例确诊最多的一天。 伊朗首度检出2个病例并且在当天全部死亡,这个显然不合理,高度怀疑瞒报。随后伊朗又报出3例确诊。伊拉克和科威特随即断绝伊朗航班。伊朗的病例在什叶派圣城库...[详细]
2020-02-22
磷酸氯喹、阿比多尔、洛匹那韦、利托那韦、法维拉韦、瑞德西韦从无药可救到
2月19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办公室联合发布《关于印发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六版)的通知》。 通知指出,为进一步做好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诊断和医疗救治工作,我们组织专家在前期医疗救治工作进行分析、研判、总结的基础上,对诊疗方案进行修订,形成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六版)》。 值得注意的是, 第六版诊疗方案删除了「目前没有确认有效的抗新...[详细]
2020-02-22
  • 新冠肺炎的血浆疗法是什么?它可靠吗?
    近日,越来越多新冠肺炎患者治愈出院,随着痊愈患者增多,一些医生也呼吁,希望痊愈患者在身体状况允许的情况下,通过献血来帮助危重患者的治疗。 太长不看版: 血清疗法的原理是抗原-抗体反应。 血清疗法由来已久,非典期间也有过简单试验。 血清疗法存在着一些风险和限制因素,如交叉感染。 但在目前的情况下,使用血清救助危重患者,有意义。 抗原和抗体,一把钥匙开一把锁 使用治愈者的血清或血浆...
  • 洗洁精和洗衣液能杀灭新型冠状病毒吗?
    洗洁精和洗衣液能杀灭新型冠状病毒吗? 明确说,不能! 因为,它们与肥皂一样,只是洗涤剂(detergent)或清洁剂(cleansingagent),作用仅仅是去除污垢,帮助水进行清洁;而不是可以杀灭微生物的消毒剂(Disinfectant)。 由此也可见,它们虽然不能杀灭新冠病毒,却可以在没有肥皂可用(通常不会吧)时,替代肥皂用来洗手或物体表面清洁,以预防新冠病毒感染。 而且,与肥皂相比,它们更强力,因而洗手效果更...
  • 磷酸氯喹、阿比多尔、洛匹那韦、利托那韦、法维拉韦、瑞德西韦从无药可救到有药可医?
    2月19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办公室联合发布《关于印发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六版)的通知》。 通知指出,为进一步做好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诊断和医疗救治工作,我们组织专家在前期医疗救治工作进行分析、研判、总结的基础上,对诊疗方案进行修订,形成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六版)》。 值得注意的是, 第六版诊疗方案删除了「目前没有确认有效的抗新...
  • 武汉肺炎康复的患者是否会有再次感染上新型冠状病毒的风险?
    截至周三,共有1153名新的冠状病毒患者出院。 尽管恢复的消息是好的,但由于专家警告已经从疾病中恢复过来的患者仍然有被再次感染的风险和传播病毒的可能性,因此这是一个令人担忧的潜在原因。 感染后,会产生某些抗体来保护身体。 但是,有些抗体在整个生命周期中都无效,而仅在很短的时间内有效,在此之后,如果不引起注意,以前治愈的患者也可能感染了这种抗体。 病毒并传播。 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
  • 武汉肺炎疫情期间,用白酒代替酒精消毒能杀灭新型冠状病毒吗?
    目前,新型冠状病毒仍处于发展和肆虐态势,虽然已经有了一定控制,但是对于新型冠状病毒的遏制,仍需要不断努力和探索,寄希望于新的抗病毒药物,以及高效的灭毒手段。 针对新型冠状病毒,目前尚无特效的药物可以对其进行控制,目前可行的办法,就是想尽一切办法控制传染源,切断传播途径,从而实现保护易感人群的目的。 新型冠状病毒无处不在,既看不见,也摸不着,它可以存在于物体表面,包括我们...
  • 第一个去武汉的专家组王广发8名专家到底做了些什么?是否该查一查?
    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关键时刻,一篇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柳叶刀上的论文,把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推到了风口浪尖。这篇论文称: 研究表明,自2019年12月中旬以来,密切接触者之间已经发生了人际传播。 此外, 1月1日~1月11日,共有7位医务人员感染 。但此时,公众却对此一无所知。 美国时间1月29日发表的这篇论文,由中国疾控中心领衔,包括了湖北省疾控中心、香港大学等十几个单位的专业人员共同...
  • 武汉肺炎阴影下如何保护自己和家人?
    最近,你们可能已经看到了「武汉肺炎疫情」的相关新闻。 可春运在即,很多人都有担忧和焦虑: 去火车站、机场怎么防护?走亲访友那么多,如何安全健康地过好这个年? 想要科学防护,先记住三大要点: 少出门 勤洗手 戴口罩 丁香生活研究所整理了一份针对肺炎疫情的个人防护指南,还不快「在看」「收藏」「转发」三连击~ 01少出门,重点人群重点防护 老人、儿童、孕妇做重点防护。 这三类人群抵抗力相...
  • 两种可能的新冠肺炎解药方案与原理
    今年新冠病毒在中华大地的流行,在中国已经造成太多的人间惨剧。 比如:湖北电影制片厂导演常凯,全家四口17天内全部死亡。 常凯于2月14日因新冠肺炎去世,他的父亲则于1月27日去世,母亲于2月2日去世,而常凯的姐姐则与常凯于14日同天去世。 比如:华中科技大学3位德高望重的学者。 2 月15日,华中科技大学机械学院教授、博导、中国工程院院士段正澄教授因新冠肺炎救治无效而逝世。 2月7日,华中科技大学...
  • 武汉政策加码:出院后还要集中隔离2周,新冠肺炎怎样才算治愈?
    一些患者出院后,复查核酸检测结果又呈阳性,还有的肺部阴影加重。 这些患者不仅自身症状反复,还可能成为新的传染源。 问题的根源,是这些患者并未真正治愈就出院。出院标准在制定和执行层面,都还有完善空间。 有专家正在研究新的出院标准,比如判断消化道病毒留存的肛拭子检测。 按现有标准出院的患者,为了确保安全,需要集中隔离观察14天。出院潮的到来,也为防疫工作增加了新的难点。 △图片来...
  • 出门玩雪,会感染新型冠状病毒?
    新冠肺炎的疫情还在发酵中。严峻的疫情面前,恐慌情绪不断蔓延,而这种特殊的时刻,恰恰是谣言诞生的温床。 俗话说得好:「造谣张张嘴,辟谣跑断腿。」为此,丁香园|丁香医生团队推出了专门的辟谣板块,帮助大家快速分辨关于疫情的「事实」和「传言」。 每天晚上,我们会把当天最新、点击量最高的辟谣内容发布出来。 以下是今天的「最热谣言」。 \ 当你在朋友圈、家族群看到各种关于疫情的讨论,无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