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11 19:03:46 热度:

亲密关系中的情感操纵:「煤气灯」社会学

保护受害者免受“煤气灯操纵法”虐待的政策,需要增加女性在机构和制度中的可信度,增强她们的文化与经济资本。

 

摘要

 

“煤气灯”操纵法(gaslighting)已然受到了大众的关注。

这是一种通过创造“超现实的”人际关系,从而让受害者感觉自己“疯”了的精神虐待。

虽然该词早已流行开来,但社会学家却忽略了这个现象,并将其留给心理学家进行理论说明。

而本文认为,“煤气灯”操纵法是一种社会学而非心理学现象。

对“煤气灯”操纵法的理解必须根植于社会不平等问题(包括性别不平等)。

这种精神虐待是在充满权力的亲密关系中进行的。

本文所构筑的理论说明,“煤气灯”操纵法是犯罪者运用性别刻板印象,以及受害者所面对的结构和制度不平等来操纵现实的结果。

在本文中,我将家庭暴力作为一个重要的案例进行研究,以识别“煤气灯”操纵法的运行机制。

我在文中揭示了施虐者是如何运用各种“不平等”结构侵蚀受害者对现实的认知。

这些结构包括:性别刻板印象;有关种族、民族和性的结构脆弱性;以及受害者所面对的制度不平等。

施虐者所运用的策略是性别化的,因为这些策略依赖于女性气质和非理性之间的联系。

“煤气灯”操纵法为社会学家提供了一个对一种未被认识到的、性别化的权力形式进行理论说明的机会,并可从理论的角度说明这种形式是如何在人际关系中运作的。

 1944年的电影《煤气灯下》(Gaslighting)讲述了Paula的新婚丈夫Gregory是如何孤立她,并让她相信自己疯了的故事。

Gregory采取的方法就是将煤气灯调得忽明忽暗,然后坚持告诉Paula那是她的幻觉。

Gregory的目的是摧毁Paula对自我和每日生活的认知,混淆、扭曲她对现实的认识,从而接受他强加给她的现实。



电影《煤气灯下》剧照[图源:豆瓣] 如今,“煤气灯“操纵法(gaslighting)已经成为了一个常用的词汇,用来形容施虐者在政治和人际关系中所运用的心理操纵策略。

但社会学家一直忽视了这一现象,将其留给心理学家进行理论说明。

我认为,这是一个错误。

“煤气灯”操纵法在本质上是一种社会现象。

 有别于对“煤气灯”操纵法的心理学分析,社会学理论需要说明宏观的社会不平等是如何转化为微观的虐待的。

多年来的研究揭示,任何虐待都源自不平等的社会环境。

 01“煤气灯”操纵法的社会学理论 心理学理论说明,“煤气灯”操纵法发生在孤立的二元关系中。

相反,我认为这种精神虐待发生在以权力为基础的结构不平等中。

这种不平等存在于亲密关系间,和更大的社会环境里。

我将在以下两方面拓展有关“煤气灯”操纵法的理论说明: 1.“煤气灯”操纵法是在不平等的亲密关系中制造出“超现实”的环境的结果。

 社会学理论必须说明“超现实”是如何在充满权力的亲密关系中被创造和维持的。

通过说明“煤气灯”操纵法是如何系统性地将受害者建构为“不可理喻的”和非理性的人(尤其是依赖于有关女性气质的刻板印象进行建构),将“煤气灯”操纵法和其他心理虐待形式区别开来。

 2.“煤气灯”操纵法是施虐者运用以性别为基础的刻板印象、交叉性不平等和受虐者所面临的制度脆弱性的结果。

 “煤气灯”操纵法的存在必须依赖于社会、政治和经济权力分配的不平等。

社会不平等问题和文化刻板印象为精神操纵策略提供了基础。

更进一步来说,“煤气灯操纵法”是性别化的,因为它将“女性气质”和“非理性”联系起来,从而让女性在面对这种虐待时更为无力。

本研究发现,“煤气灯”操纵法对边缘女性的影响更为显著。

这些处于社会边缘的女性可能经历了更多的制度性监视,并且缺乏制度性信任。

02数据和方法 通过18个月的田野调查,我对“煤气灯”操纵法进行了研究。

调查内容包括对女性主义行动主义(feministactivism)的档案研究,对家庭暴力研究专家的深度访谈和参与式观察(55例),以及对家庭暴力幸存者的生命故事访谈(lifestoryinterviews)(43例)。

我的研究方法非常适合于这项研究:深度访谈可以揭示埋藏于复杂社会情景下的机制。

而生命故事访谈法(Lifestoryinterviews),对于将“煤气灯操纵法”置于女性生命的宏观背景中进行叙述,是非常有效的方法。

因为生命故事中的细节说明了宏观的力量是如何形塑和影响我们的实践。

此外,“生命故事访谈法”允许受访者用自己的词汇呈现这段经历,而非强加一个框架,从而能帮助我们发现那些连受害者本人可能都无法言说的虐待。

 为了对家庭暴力的幸存者进行生命故事访谈,我在芝加哥和其附近地区的四个家庭暴力支持小组中招募访谈对象。

这些支持小组都隶属于以女权主义为基础的反家庭暴力非盈利组织。

我通过成为小组的长期志愿者进入田野。

小组的领导者们要么与我分享有关信息,要么让我加入小组并介绍我的项目。

项目针对曾经经历过家庭暴力并年满18岁的女性。

一位翻译帮助我在以西班牙语为母语的支持团体中进行研究,其他的访谈则由我独立进行。

 12个月里,我访谈了43位女性。

其中12位接受了我二到四次的访谈。

受访者中,33位说英语,10位说西班牙语。

每次访谈都持续二到四小时。

访谈时间和地点都由受访者自己敲定,地点多是在她们的家中或反家暴机构内。

我将访谈分为了两个部分。

首先,我以“说说你自己”之类的问题开场。

之后,在第二部分的访谈中,我提出一系列事先准备的问题。


问题有关她们在机构中的经历,对暴力的理解,以及那些把她们逼疯了的过去。

有关“煤气灯操纵法”的问题则通过如下方式提出:“一些受访者告诉我,她们的伴侣把她们逼疯了,或者做了一些让她们觉得自己疯了的事情。

你是否也有过这样的经历?”43位受访者都经历了一定程度上的“煤气灯”操纵法。

她们都对此进行了叙述,尤其是那些把她们逼疯了的糟糕透顶的事件。

表1提供了43位受访者的描述性概述。



我用编码(coding)和制图(mapping)技术对这些数据进行了分析。

编码是指在数据和概念体系(conceptualscheme)间建立联系,包括两个步骤:初始编码(通过精读发现概念)和聚焦编码(跨主题综合)。

通过对1825页访谈转录稿的阅读,我撰写了每位受访者生命故事的备忘录。

之后,我开发了一套跨接所有备忘录的编码。

我将这些编码放置在一起,并使用Clarke(2005)的“情境分析”方法“绘制”出其间的关联。

Clarke的方法要求将所有情境的数据放置在一起,开发“情境图”,从而将分析推进至对宏观结构和微观要素关系的分析。

依照这一方法,我绘制了“煤气灯操纵法”微观策略的“情境图”。

通过勾画要素之间的联系,我将所有要素连结在一张情境图内,并组织整理进一个分析性范畴中。

图1即为“煤气灯”操纵法的情境图。

 

 

图1有效地说明了“煤气灯”操纵法的实施如何依赖于(性别、种族或与性相关的)刻板印象与制度性背景。

该情境图是一张层级图,其中可看出,“煤气灯”操纵法的各类技巧和策略都源于各种刻板印象,以及会对受害者产生极大影响的制度性背景。

“刻板印象”和“制度性背景”是“煤气灯”操纵法成功操纵受害者现实的背景环境。

 03“疯婊子”:性别和“煤气灯”操纵法 “煤气灯”操纵法将心理虐待和口头辱骂结合在一起,让受害者倍感混乱,形成一种丧失了现实感的整体感受。

当作为以性别为基础的权力和控制模式的一部分时,这些操纵策略会变得非常有效。

受访者们谈及她们亲密关系中产生的凌驾于其上的超现实感时,都描述了施虐者是如何扭曲现实、颠倒黑白,从而在受害者的思维中制造出一块“模糊地带”,以操纵、搞混并控制受害者的心智,最终实现改变受害者对现实认知的目的。

Adriana在接受访谈时,将她和施虐者的关系形容为一环紧扣着一环的模样,而她身处其中却并不知该如何进退。

无论处于何种种族和社会经济环境中的女性,都能识别出一种混乱且扭曲的敌对氛围。

这种氛围是性别化的,因为“疯狂”、“不理智”(crazy)等形容词都是和“婊子”、“母亲”或者一些女性身体器官联系在一起。

 当我问到受访者有关施虐者所采用的虐待技巧时,她们经常提到会被称作“疯女人”。

这一词汇如此频繁地出现,以至于让我将其视为“煤气灯”操纵法的书面隐喻。

在“煤气灯”操纵法中,一种认为女性是情绪化的、无法理性思考的想法被发展为一套羞辱的言论,从而逐步削弱女性对现实的看法。

这种不间断地将女性建构为“疯女人”的做法涉及女性的私人言论和公共行动。

受访者常常描述施虐者是如何将她们的行为和“愚蠢的”、“粗心的”和情绪化的形象联系在一起。

所有案例中,男性都使用了“疯女人”或“疯婊子”的标签。

运用男性气质所赋予他们的“理性”,施虐者将受虐者和缺乏理性的女性气质联系起来。

 “具身化”(embodiment)也是一个关键概念,能帮助我们理解施虐者如何运用性别刻板印象将女性塑造为“不理智”的形象。

比如Carla怀孕的时候,她的男友总是说她是“疯了”、“不可理喻”,因为她总有孕吐。

男友坚持说她的症状都不是真的,只是她编造出来的。

而且说她永远不可能成为一个好母亲。

Carla的男友认为她的身体失去了控制,有一种过分的、不光彩的女性气质。

Lusia的前任也曾视她为病态的,并强迫她吃抗抑郁药物。

他坚称,因为各种女性问题,Lusia需要这些药物。

 我所访谈的女性都曾采取极端措施,以避免“煤气灯”操纵法的影响。

这说明,这种精神虐待也许更可能让女性处于身体暴力的风险中。

一些受访者说,相比于心理虐待,她们宁愿遭受身体虐待,甚至有时用一些自残的方式来避免发疯。

MariaS.就相信,身体暴力起码能证实虐待是真实发生了的。

 许多证据说明,“煤气灯”操纵法和潜藏着的控制模式相关。

在这种控制模式中,女性无法逃离,无法和自己的社会网络与其他的救援机构取得联系。

比如,Susan讲述了她的前任运用颠倒黑白的方法,让她看起来才是所有事件的始作俑者。

当和其他策略结合起来时,这种颠倒黑白的方法非常有效:Susan的前任告诉孩子们Susan疯了,还跟踪Susan,监控她的短信和电话。

然后坚称Susan有妒忌之心。

当前任切断她和亲近朋友的联系之时,Susan渐渐意识到他在操纵她的思维。

Susan的前任甚至剪断电话线,让Susan无法报警。

 通过建立并强化“女性气质”和“情绪化”、“非理性”之间的联系,施暴者让女性陷入失去现实感的混乱境地。

受虐者在两性关系中感受到一块“模糊地带”。

该区域的形成依赖于不平等的亲密关系中对性别刻板印象的操纵。

04性和“煤气灯”操纵法 进一步而言,“煤气灯”操纵法根植于性别化的(和种族化的)有关“性”的社会结构(socialorganizationofsexuality)中。

在我所访谈的女性中,施虐者对她们“性尊严”的攻击时常可见。

这些攻击来自于一种认识:女性的“性”和“欺骗”、“危险”和“威胁”有关。

对此的侮辱成为“煤气灯”操纵法的一部分,以建立起一个恶劣的超现实环境。

比如,一位41岁的拉丁妇女——Rosa——讲述了她的前夫是如何编造出一段她出轨的故事,并说服她相信这是真的。

他用这些故事合法化自己跟踪Rosa的行径,以及Rosa回家后殴打Rosa的行为。

Rosa经常不得不为自己辩护,这也是在为她的“性尊严”辩护。

 我的受访者们在面对施虐者粗暴的指责时,经常得维护自己的性尊严。

有关女性在性方面是不安分的、容易不守规矩的潜在文化认识,尤其是那些有关非裔或拉丁裔女性是“坏女孩”的观点,为毁灭女性对现实的正确认知提供了基础。

 女性在性别、民族和性方面的结构脆弱性,为“煤气灯“操纵法的顺利实施提供了环境。

这一虐待形式的不可见性放大了它的效果。

施虐者经常说女性在性方面是轻率的、不诚实的,并且需要男性的控制。

Margaret的丈夫则迫使她认为,她的穿着、发型和妆容吸引了太多人的目光。

她开始相信丈夫告诉她的说法:其他男人都在不怀好意地看着她。

所以,Margaret开始穿运动衫,开始过度进食。

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放弃打扮自己。

Carla的丈夫也喜欢在下班回家时,看到Carla是一副凌乱的模样。

否则,“他就开始不停告诉我……我肯定是卖淫了”。

Carla的丈夫总是不断说服她,让她相信自己和邻居家的男人睡在一起了。

他指指点点着路上往来的男人,让Carla来辨认哪个是等她的“情夫”。

他因为Carla带着“子宫环”而叫她“卖淫的”,并且强迫她摘掉子宫环。

Carla丈夫的“煤气灯”操纵法影响了Carla的行为:Carla开始一直呆在家中,拒绝外出。

因为她害怕丈夫又要编出什么故事。

 “煤气灯”操纵法强迫女性压抑自己的性表达,把自己藏在家中,不再表现出自己的女性气质。

编造出轨故事的做法,通过对女性“性身份”的攻击,侵蚀着女性对现实的认识。

这种做法是理解“与性别有关的一套属性”是如何成为“煤气灯”操纵法的基础,又如何成为其结果的关键:在有关性的刻板印象中,女性的“性”已经是一块极其脆弱的领地,极易成为“煤气灯”操纵法所利用的对象。

“煤气灯”操纵法通过操纵有关女性“性”的刻板印象,对女性进行攻击,制造了一个限制女性自主性和行动力的超现实环境。

05制度脆弱性和“煤气灯”操纵法 利用女性的制度脆弱性实施的“煤气灯”操纵法,在孤立、隔离和诱骗女性方面非常有效:施虐者利用女性在一些机构中缺乏可信度的现象,运用女性对此的恐惧,让女性看起来是愚蠢的、失去理智的样子,从而实现进一步控制受虐者的目的。

制度脆弱取决于性别、性和种族的不平等。

这些不平等构建了女性在制度环境中是如何被看待和对待的。

因此,那些通常被认为对受害者有帮助的制度,反倒成了“煤气灯”操纵法的帮凶。

本文中,我关注移民制度、警察部门/法院和精神卫生系统。

 移民制度施虐者对移民制度的运用和性别息息相关,因为那些未登记的非法移民妇女经常需要依靠性关系来维护自己的法律地位。

这种会被替代的感觉以及无助的感受,增强了施虐者营造的超现实感。

Fabiola的前任告诉她,没有其他人会要她,因为她“只是一个墨西哥人”。

他用这些攻击性话语向Fabiola强调,没有人会相信她说自己被虐待了。

而且他有权如此虐待Fabiola,因为他是美国公民。

Liz的丈夫则坚称没有人会要她,因为她是一个非法移民。

并且,为了让Liz相信自己患了癌症,Liz的丈夫虚构了医生会诊和化疗,从而让Liz不得不和他在一起。

因为Liz害怕通过医疗系统的记录被追踪,所以无法识破丈夫的谎言。

对于Fabiola和Fiz来说,施虐者不仅是在侮辱她们,更是让她们感到自己处于流离失所的境地。

 移民系统成为“煤气灯”操纵法利用的对象。

施虐者运用女性在法律上的不稳定地位,放大超现实感,让女性觉得自己是不安全的、被监视的。


对于非法移民女性而言,对她们是“疯狂”的指控是更为危险的。

因为她们非常害怕移民局,而施虐者正是应用这一点,让她们相信自己正被监控着。

被监控和被驱逐出境的可能性带来的恐惧感,让施虐者对她们是“疯女人”的指责看起来更为真实。

 警察部门和法庭 Susan在男友殴打她后报了警。

当Susan努力告诉警察发生了什么时,她的男友却周旋在警察与她之间,让一切看起来就像是Susan编造的故事,就像是Susan产生的幻觉。

Susan在警察面前的可信度已岌岌可危,因为她给警察打过太多次电话。

Susan的男友正利用这一点。

他捏造事实,指责Susan是一个“疯婊子”,让警察不再相信她。

我发现,施虐者经常将“疯婊子”和对制度权威的操纵结合在一起,宣称女性所诉说的自己的经历是不可信的。

这种对女性不能提供可信证词的强调,也是“煤气灯”操纵法的性别内核的一部分。

受访者们常感觉,法院官员和警察更可能相信男性的话,因为他们更擅长讲故事。

性别和种族、阶级的交叉,放大了受虐者缺乏可靠性的印象。

Susan的男友正是运用体制对Susan的不信任,剥夺了她诉说自己遭受暴力的权利。

 Susan等人的经历说明,警察和法院等制度对“煤气灯”操纵法的实施而言十分关键,尤其当操纵对象是黑人女性时。

当施虐者获得对叙述的垄断,开始颠倒黑白,将女性塑造为非理智的形象时,法律系统成为“煤气灯”操纵法的关键部分。

因此,制度权威经常成为“煤气灯”操纵法不知情的合谋者,将女性置于遭受暴力和失去可信度的境地中。

 精神卫生系统 女性在精神卫生系统中也很容易受到伤害,因为施虐者经常干预有关的决策(McCloskeyetal.2007)。

我所采访的女性经常谈及精神卫生系统在“煤气灯”操纵法中扮演的角色。

一些女性被隔离于精神卫生系统之外,一些人则被迫接受精神卫生系统的服务。

无论何者,都运用了女性有关精神卫生的污名,将她们塑造为“疯子”的形象。

 女性十分害怕施虐者将她们建构为“疯女人”,尤其是可能因此丧失对孩子的抚养权,或者失去在社会网络中的可信性。

Margaret的第一任丈夫就曾威胁,在她看精神医生后会带走他们的孩子。

他通过对精神健康治疗的污名化,阻碍Margret在产后抑郁时寻求帮助。

 Lusia则经历了另一种“煤气灯”操纵,她的前任强迫她去看心理医生。

他十分容易就实现了对Lusia的操纵。

因为,作为新移民,Lusia被精神卫生系统吓坏了,并且相信男友有能力把她送进精神病院。

她的男友甚至让她服用抗精神病药物,强迫她进行有害的性行为。

当Lusia想分手时,他又威胁会将Lusia的内裤带给Lusia的老板,揭露她有多淫荡。

Lusia觉得自己就是问题所在,因为作为移民,她不知道美国的恋爱关系是什么样。

 这些案例说明,精神卫生系统也加重了“煤气灯”操纵法带来的伤害。

施虐者利用精神卫生系统中的制度性歧视,以及与此有关的“污名”。


 当施虐者运用女性对一些制度的畏惧,或者在一些制度中不具可信性的现实之时,这些制度都被转化成了对女性的伤害。

借由此,制度成为“煤气灯”操纵法的常规部分,让受害者孤立无援,加剧了她们对现实认知的失真感。

06案例拓展 本文的目标是建立一套能在各种情境中分析“煤气灯”操纵法的理论框架。

该理论认为,“煤气灯”操纵法根植于满载权力的亲密关系中,创造了一种超现实感,并运用了与受害者有关的性别刻板印象、交叉性不平等和制度脆弱性。

这一理论详细说明了抽象的社会不平等是如何被转化为人际关系的武器。

那么,该理论框架该如何被运用到非家庭暴力的情境中呢? 我们可以设想以下两者间的关系——一个50多岁的白人学术导师,和一个20多岁的非白人工薪阶层研究生。

导师没有使用身体暴力或性暴力,但经常让学生当“学术劳工”,却不在公开发表时承认学生的贡献。

他经常叫学生分享自己的学术观点,然后说服学生相信这是他自己的观点。

坚称如果没有他的帮助,学生肯定想不出来。

当学生抱怨的时候,导师就说他是过分敏感的千禧一代,并不了解学术。

导师还告诉同事,这个学生因为精神健康问题需要请假一段时间。

学生对自己的观点和知识分享的边界感到困惑。

但他又害怕自己精神健康的谣言传播开来可能危害自己的学术生涯,所以不敢寻求帮助。

似乎并没有什么发生,但这位学生却感到孤立无援、困惑和消沉——在和导师的关系中,他是无权且受控制的一方。

在这个满载权力的亲密关系中,他已处于一个运用他的制度脆弱性所构筑的非现实环境里。

和本研究中的许多施虐者一样,这位导师可能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用“煤气灯”操纵法控制着学生。

 

2018年3月,毕业在即的武汉理工大学研究生陶崇园,因“长期遭受导师王攀压迫,被迫叫导师爸爸、给导师买饭打扫卫生、被导师阻止深造”等原因,最终“实在受不了了”而跳楼自杀。

引发了社会舆论对高校师生关系问题的讨论。

 

运用本文所勾画的理论框架,我们可以更好理解上述情境。

导师和学生间的关系是权力不平等的,而且发生在高度科层化的背景中。

学生的职业地位脆弱不堪,被导师用来建立权威,驳回学生的抱怨。

和家庭暴力案例不同的地方在于,导师-学生关系中的科层性可能更为显著。

导师将自己赋予男性气质带来的权威感,并将学生和女性气质的非理智性联系在一起:导师是理性(男性气质)的持有者,学生则被建构成不可理喻的、无知的模样。

导师指责学生缺乏理性和技巧,将他女性化,败坏他的名声。

学生因为自己的年龄和对学术的无知,以及潜在的种族和阶级身份,而被贴上“过度敏感”的标签。

当导师开始在同事面前宣传学生精神不健康时,这一“煤气灯”操纵法已变得公开化。

 通过运用本文提供的理论框架,我们可以避免将许多关系仅仅称作“糟糕的”人际关系。

相反,我们可以根据性别刻板印象、交叉性不平等和制度脆弱性,来分析“煤气灯”操纵法是如何可能的。


在科层制度的背景中,这一方法非常适用。

而“性别”仍然和“理性”的建构有关,虽然它已不再是个体层面的变量。

总而言之,“煤气灯”操纵法运用并加剧了已经存在于关系中和制度背景里的权力不平等。

07结论 通过建立有关“煤气灯”操纵法的社会学理论,我证明了微观层次的施虐行为根植于宏观的结构不平等。

本文的主要结论是,施虐者通过对不平等的亲密关系中社会脆弱性的利用,实施“煤气灯”操纵法。

我识别出了“煤气灯”操纵法制造了“超现实”感的方法,包括将受害者的思想、话语和行动和女性化的非理性建立联系,利用和种族、民族相关的交叉性不平等,以及利用受害者缺乏制度可信度的处境。

 “煤气灯”操纵法是性别化的,但仍可通过对受害者的女性化塑造,被运用到其他案例中。

这在“导师-研究生”的案例中得到了证明。

在权力关系中系统化地将对方和“非理性”形象联系起来,是一种“以性别为基础”的策略,强化了权力机制。

本文说明了,与男性相关的文化和经济资本,是如何让他们和“理性”与“制度可信度”建立联系,从而为“煤气灯”操纵法的实施创建了条件。

对于处于交叉性不平等中的社会边缘人员而言,他们的处境更为危险。

 “煤气灯”操纵法的案例揭露了“女性”和“不理智”的文化联系,以及这一联系对于性别不平等问题长期难以解决(尤其是在亲密关系中的性别不平等)而言十分关键。

性别研究者应该思考,这一长期存在的刻板印象是如何在以性别为基础的社会过程中变得更为普遍,乃至塑造了女性对社会现实的认识,影响了她们的社会交往过程。

“种族”和“性”问题也十分重要,说明这种联系是交叉性的。

否认女性的现实,剥夺女性的信誉,是性别系统长期存在的特征。

这一特征又在亲密关系中被强化了。

 最后,本文还对有关家庭暴力的政策制定有所贡献。

当前常用的“亲密关系虐待”的定义,应当拓展到身体、口头和金融虐待。

女性有关“煤气灯”操纵法的故事说明,这种虐待的不可见性让其具有极强的危害性,可能阻碍受害者获得制度性保护。

更进一步来说,解决心理虐待问题需要确保精神卫生和法律系统对于受害者而言是安全的。

而本研究恰好说明,这些机构在一些时候也成为了施虐者的帮凶。

最后,保护受害者免受“煤气灯操纵法”虐待的政策,需要增加女性在机构和制度中的可信度,增强她们的文化与经济资本。

亲密关系中情感操纵煤气灯社会学

推荐阅读

感谢新冠肺炎疫情里的快递小哥
肖战最美表演剧照 不敢去超市已经半个月了,粮蔬都靠网购。至今还记得第一单菜蔬抵达小区门口时,内心的激动。那时濒临吃白饭,门口设岗检查的门卫尽管戴着口罩,眼里却看得出羡慕,先是喃喃自语地说:现在蔬菜可是好东西啊,昨天苏果超市的蔬菜他说了很多抢购、涨价的事儿,我边听,边跟快递小哥一起把菜蔬从保鲜箱里取出来,装进两个塑料袋。临走时门卫问这些菜能吃几天,没等我回答,又自己猜测...[详细]
2020-02-16
有些烦恼就像口腔溃疡
当下,学会转移注意力,调整好自己的状态,才是应对烦恼的最好方法。 今天在点评学生作业的时候,用舌头舔舔嘴巴,突然发现,前几天的口腔溃疡好了,不痛了,这使我心里美滋滋的,要知道前几天我还备受折磨。于是,有了灵感,那就写一篇关于烦恼与口腔溃疡的文章吧! 相信大家都有过口腔溃疡的经历,那种痛真的是不言而喻了,简直是酸爽。因为是长在嘴巴里的,这种痛是随时随地的,而且吃东西的时候...[详细]
2020-02-16
收下贫苦老人的捐款,你们真忍心吗?
1月31日,山东日照。一位年近70的环卫大爷来到当地派出所。帽子、口罩,他把自己遮的严严实实,摄像头完全看不清脸。 他放下东西,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民警立马站起来,打开一看,是一沓钱和一张纸。 钱分为两份,一份是扎好的一万元,一份是散着的2000元。 纸上写了一句话: 急转武汉防控中心,为白衣天使加一点油,我的一点心意。 署名四个字东巷环卫(老人可能写错了,是东港)。 虽然大爷没留下姓...[详细]
2020-02-12
《丑陋的中国人》新型冠状病毒武汉肺炎疫情之下的众生相都在这本书里
《丑陋的中国人》 Ann 之前发票圈说在书展买到的时候,有同学说看到书名吓了一跳。别说是他,在高中图书馆里看到这本书的我也是。但是美国有《丑陋的美国人》,日本有《丑陋的日本人》,那为什么我们不能也有一本《丑陋的中国人》? 直视自身的缺点需要足够的勇气。 特别是在这个当今拒绝反思,歌舞升平的时代。 而在这本书里,柏杨先生却作出了别样的阐述。这个我们下文说。 一针见血式的刻薄在书里...[详细]
2020-02-11
武汉肺炎疫情“吹哨人”李文亮离世:如果人间太难,愿你好好活着
01 2020年的春节,注定让所有国人都永生难忘。整个新年期间,武汉新型冠状病毒席卷全国,疫情的严重程度远远超出想象,确诊人数每天都在不断攀升当中。 截至2月7日24时,全国共确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34546例, 疑似病例27657例, 累计死亡722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2050例。 昨日凌晨,李文亮医生因在抗击疫情中不幸感染病毒,经抢救无效去世,终年34岁。 消息一出,引发一众网友难过哀悼。朋友圈里满屏的蜡烛,全...[详细]
2020-02-08
成都酒驾事件:请不要用自己的无知去漠视他人生命
醉酒31岁司机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 作者:会笑的姑娘 图片来源:网友爆料 我不知道以什么样的心情去阐述下面发生在成都的一件交通事故。这起交通事故因一名成都市31岁男子醉酒驾驶引起,这起酒驾导致一名年轻女性直接死亡,另一名年轻女性在送至医院后死亡!我按耐住了心中悲伤的情绪,但按耐不住心中的怒火!因为这名男子的无知,直接过失导致两个家庭支离破碎,我想只有重典之下才能尽量避免悲剧的发...[详细]
2020-01-21
医院为何又起杀戮?
今天早上打开手机时的样子: 这个还没有确切名字的 新型肺炎 已经在无声地席卷世界。 截至今日 18 时,我国境内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 224 例,其中确诊病例 217 例,疑似病例 7 例。 而这是梅子下午打开手机时的所见: 距北京民航总医院杨文医生被杀害仅仅 26 天 2020年的 20 天已有至少 5 起被报道的伤医事件。 距凶手孙文斌被宣布判死刑仅仅 4 天 一个个一次次又将屠刀举起砍向救死扶伤的医生。...[详细]
2020-01-21
开奔驰游故宫女主露小宝LL 高露被爆:真正富有的人,都是不炫耀的
01 最近,女子开大奔进故宫撒欢儿的事在网上讨论得热烈。 网友的敏感神经在于,所有人都知道的常识被僭越: 1.故宫周一是闭馆的; 2.寸土寸金的故宫,是不允许开车进入的; 这个热点被网友命名为《她在故宫开大奔》,甚为贴切。 照片中的年轻女子以600年故宫为背景,倚着大奔摆出酷拽造型,每个毛孔都散发出一种 看,我能开大奔周一进故宫,你们都不能 的优越感, 这种践踏规则的虚荣升级,据说是最近炫...[详细]
2020-01-20
央视主持人赵忠祥去世:当你突然离开,全世界宣布爱你
主持人赵忠祥离世 这个冬天似乎格外的冷,对于央视主持人赵忠祥一家人来说,更是雪上加霜。 今天一早打开微博,就看到了一条触目惊心的消息: 赵忠祥因病在京去世 。 这个消息太过突然,以致于大部分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直称自己傻了。 我想起了赵忠祥老人家生前给我们带来的点点滴滴。 他主持过12次央视春晚,并且担任《人与自然》主编,他曾在动物世界里的配音依旧在我们脑海里回想:春天到了,又到...[详细]
2020-01-17
1岁男孩被遗弃垃圾站,冷得孩子哭得撕心裂肺
随着那年计划生育的开始,独生子女逐渐增多;再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生活的压力越来越大,年轻人生育的意愿也越来越低,生一个小孩的是正常,生两个很少,再多就更是凤毛麟角。 因为孩子少,每个家庭中,孩子都是父母的心头肉,无论条件多么艰苦,只要父母还有一口吃的,绝对不会让孩子饿着。自己生活苦都没关系,但绝对不会让孩子受到伤害,这是绝大多数父母认定的准则。 在一些特殊的年代,因为物...[详细]
2020-01-16
复旦女博士李敏劈腿四博士,小四陆炎寻自杀的心理动机!
先说说这个小四也并不傻,充分利用了群众的同情心理,吊打女方。 先说说狗血剧情: 复旦女博士李敏劈腿四个男人怎么回事?陆炎又是谁?二十一世纪不愧是生物的世纪,产的瓜都比别的学科的好吃!这个瓜综合了科研、优青、师生、多角恋、复旦大佬、精神病院、留学基金委等多个元素,精彩纷呈目不暇接。 在最狂野的想象里,复旦研究员,硕导陆某估计也没有料到他会为了一个女博士抛妻弃子、辜负大好前程,更...[详细]
2020-01-16
北大包丽事件,北大如何行为——一个组织学视角的分析
本文不打算从牟的角度来讨论包丽事件,因为人性是复杂的,我们无法控制一个人的想法及其行为,但是组织的行为却是可以通过制度设计进行调整和改变的。 而北大以及其他高校在遇到类似的有损于高校名声事件的时候, 往往遵循的是事情发生试图压下去(压下去则结束)压制失败事件发酵学校发声的处理逻辑。 具体事件中受害的学生是谁,则不被重视,被重视只是学校的声誉以及相关人员的利益。 然而,如果...[详细]
2020-01-16
文章&马伊琍:如你所愿,我们离婚了!
-1- 已经数不清这是第几次,文章和马伊琍被曝离婚。 这次的风声,从前两天就开始盛传,最开始还是和先前一样:疑似离婚。 直到今天下午,事情终于尘埃落定。 文章和马伊琍再也不想隐瞒,两个人几乎同时,在微博官宣。 他们的文字也比较深情。 其中,文章写道:吾爱伊琍,同行半路,一别两宽,余生漫漫,依然亲情守候。 马伊琍则说:你我深爱过,努力过,彼此成就过。此情有憾,然无对错。往后,各生欢...[详细]
2020-01-15
走神发呆是什么原因?走神发呆都有什么好处?
从小到大 不管是在课堂听课 还是在会议室里听大boss讲话 难免会走神 此时 最尴尬的事儿莫过于 当你正走神走的出神入化时 被老师或领导点名起来回答问题 这让很多人觉得 走神是一件非常不好的事情 那么 当你走神时 大脑究竟在干什么? 快一起来看看 其实 当我们走神的时候 大脑看似在休息 实际上却是在一刻不停地工作 它能够激发出一种独特的精神状态 让默认网络和执行网络 这两种势同水火的神经网络一起工...[详细]
2020-01-15
孤独就是—你只能独自承受口腔溃疡带来的疼痛!
2019年7月28日,周日,闷热。 开始读这篇日记之前, 请点击播放我送给你的音乐。 如果你已经知道它的名字, 说明我们频率相近。 如果你不知道,看完日记就知道了。 关于牙疼的故事。 我第一次见到他时,他牙痛得厉害。他请我们吃宵夜,但是他自己什么也吃不了。虽然很想帮他,但是我无能为力。 我只能说:你买点药吃吧! 那时候他对我来说还只是个刚认识的朋友,后来不知道是怎么搞的,我喜欢上了这个人...[详细]
2020-01-15
  • 北大美女包丽为渣男牟林翰自杀,揭秘PUA泡学套路,保护好自己
    01 这两天微博上 北大自杀女生的聊天记录,恋爱中的精神控制有多可怕,PUA男的五大特征等话题 引起了网友的广泛讨论。 大家对这样的事情都感到很痛心,但同时又会疑惑这东西到底是为什么那么神奇?竟然出现了那么多的受害者。于是,箭头通通指向了➡️ PUA泡学 这几个字。 (首先,强调一下,小甜菜只是学过心理学,只是学过心理学,只是学过心理学!没有学过PUA! 总有喷子要来喷我。) 因为有这么多人在...
  • 拍照越多忘得越快,普通人的记忆力到底有多差?
    那些说记忆像文件,人脑像电脑比喻都是瞎说的,记忆的本体并不是一个文件,而是满脑袋的神经元互相传递信号、然后重复重复再重复的过程。 短期记忆的容量很小,连一串手机号都不一定能记住,不信我们来试试,请试着背诵这个手机号: 17986341502 就算现在你可以立刻重复一遍,但是半分钟后差不多就忘光了,不信你试试? 要想牢牢记住什么事其实特别难,像手机号、刚才的图片测试,都不会被你筛选进入长...
  • 假设北京大学牟林翰陈宝珊包丽事件媒体鸦雀无声,键盘侠们会从哪个角度黑?
    及时报道胜过鸦雀无声 两个月前北大法学院女生包丽因情感问题自杀,昏迷一个月后被医院诊断为脑死亡。直至上周《南方周末》发出的第一篇报道《不寒而栗的爱情:北大自杀女生的聊天记录》开始,包丽自杀事件才算正式进入公众视野,并引起广泛的讨论。 随着话题的持续发酵,围绕该事件的话题也几经更换,从最初的事件还原,到后来引申到PUA(现今表示为对异性诱骗洗脑行为)、处女情结、高校学生干部的...
  • 北大自杀女生包丽牟林翰聊天记录曝光:被爱情绑架的人生,究竟有多绝望?
    昨天看到北大女生包丽自杀事件在网上传得沸沸扬扬。 我不知道,她究竟是被逼到了怎样的一个地步,才会做出自杀这一选择,但我愿意用几分共情能力去体会她当时的处境。 除了愤慨,我们还有什么能做的? 就就 包丽自杀前给男朋友发的三条微信分别是:此生最遗憾的事情莫过于此了。 遇到了熠熠闪光的你而我却是一块垃圾。 妈妈(男朋友对她的称呼)今天给你谢罪了。 很多网友都在说女孩活该,她的离去最...
  • 包丽事件告诉我们,爱情是奢侈品也是危险品
    时政热点原不是本小镇的关注点,但这几天北大女生包丽自杀事件实在是全社会绕不过的话题,我也有点不吐不快。 相关分析文章很多,各家达成的共识是,男友牟某对包丽的自杀负有不可推卸的严重责任。至于怎么定义牟某对包丽施加的各种伤害,众说纷纭,PUA、精神控制、煤气灯操纵法各种名词涌现。 在我看来,牟某可能没有特意去学习这些技巧,他的种种表现,只是基于过于强烈的占有欲和控制欲,以及精致...
  • 北京大学美女大学生广东东莞女孩陈宝珊自杀:拿什么保护你,我们的女儿?
    1北京大学学生会才艺部长陈宝珊(化名包丽)自杀事件,我关注了很多天,还是决定写篇文章说一说。 事情的来龙去脉,相信大家都已经大概了解了。 包丽的男友牟某,在交往过程中,一直在对她进行精神控制。 第一步: 利用弱点,肆意打压。 包丽之前交过男友,这为牟某提供了一个绝佳的漏洞.他说自己有处女情结,指责包丽不自爱不检点,接着又逼问她和前男友的细节,并让她以妈妈的健康发誓没有骗他。...
  • 东莞东华高级中学陈宝珊,北大女大学生包丽自杀:牟林翰犯下的七宗“罪”
    妈妈,你在哪里,宝宝好想你。 妈妈今天给你谢罪了。 这看起来是一对母子之间的对话,对不对?那我们再来看另一个身份标签,我是牟林翰的狗。这是狗与主人之间的关系? 从母子到主人与狗,我们可能都没有想到这是北京大学一对恋人之间的称呼,这背后是一段引发舆论高潮的不寒而栗的爱情。 在进行评判之前,先来复盘一下这段爱情的基本情况: 包丽 ,北京大学法学院大三学生。2019年10月9日服药自杀陷入...
  • 男人想凭PUA泡学精神控制女神逆袭,女人只能谢罪自杀!堕胎、割腕、脑死亡,北大女孩陈宝珊包丽真实经历
    1 有时候,对于自己难以启齿的问题,我们总是习惯性的换一个说法:我有一个朋友或朋友.........2019年8月,北京大学大三女生包丽,问妈妈一个问题: 我有一个同学,她跟男朋友分手,男朋友说要自杀,这个问题怎么解决? 不敏感的妈妈,真的以为是别人的问题,就随便答了几句,不痛不痒。两月后,这位北大女孩包丽,服药自杀!青春定格在23岁 2 包丽是北京大学法学院文艺部长,她有一个一切都太合适的男朋友...
  • 北京大学法学院陈宝珊自杀疑云,是爱情错觉害了包丽吗?
    包丽母亲说,出事两三天后,在医院走廊,她问牟林翰那天是不是跟女儿吵架了,牟林翰突然失控,用手抓住她的双臂朝她吼,说她女儿是个骗子,先前有过男朋友,不是洁白之身。 我说如果你接受不了可以分手啊,他说我分不了啊,因为我现在爱她,哪怕一小时她不在我身边,感觉生活都没有什么意义。 这应该是这个未来的丈母娘和这个牟林翰第二次见面吧? 第一次见面应该是包丽领着牟林翰去包丽的家见包母...
  • 北大又现“人渣”牟林翰,曾任北大学生会副主席,在国家发展改革委实习
    北大助理教授冯仁杰事发后,北大的又一个败类牟林翰浮出水面,北大女生包丽(化名)自杀事件和他有关,引发关注。 牟林翰是谁?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官网显示,该院2015级本科生,参加了该院2019年研究生推荐免试专项计划。 公众号北京大学学生会也显示,他曾是北京大学学生会第三十四届执委会副主席,2015-2016年度北京大学三好学生,曾于2016年至2017年任北京大学学生会体育部长和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