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2 15:27:51 热度:

武汉肺炎爆发时嘲笑管轶不懂行的人,现在回头看看,病毒专家管轶每一句都说对了!

今天有个朋友,在群里与我讨论,他说李文亮当时其实并不想信息扩散出去,他的初衷可能只是保护少部分朋友、同事和亲友。

 

时间匆匆,当时我没有跟他深入探讨。等我忙完一些事情,已经到了凌晨两三点,想再找他,也已迟了。

 

李文亮医生的离去,在民间舆论引起了巨大的震撼。这种震撼范围之广泛,引发的情绪之激烈,可以说我是从未见过的。这也从一个方面反映了民意,反映了民心。

 

老百姓其实不大会从理性上和逻辑上去思考李文亮医生做的事情属于什么性质,到底值不值得推崇。

 

用一秒钟就可以完全明白:李医生并没有造谣,却受到了查处,非常冤枉。这种结论,根本无需大费周章地讨论,这件事如此明显,只要脑子没有进水,且良心没有长歪的人,都能认同。

 

现在回过头去看,如果当时就及早预警,也不至于全国各地大范围遭受疫情的波及,更至于死亡好几百人。作为疫病中心区的武汉,封口的结果导致自己损失最大,不仅死者最多,亲属也最受折磨。整个城市的秩序陷于停顿,无数人的生命健康和经济利益受损。

 

不得不说,之前提到的这个朋友,对于李文亮医生的看法,与之前我提到的一名叫做“师伟”的作者,观点相若。名叫师伟的这个作者就坚决认为,李医生不该向外界传递关于疫情的信息,李医生这样做是违反纪律的。

 

他认为,李医生没有发布疫情的资质。

 

 

而武汉相关部门采取的行动完全正当,根本无须道歉。

 

至于眼下的汹涌民意,乃是所谓的“敌人”利用此事,掀起的针对政府的阴谋。

 

 

 

对此,我认为,这简直是一派胡言。

 

李医生确实对同事们说了关于肺炎情况比较严重,但这是不是属于“违规发布疫情”呢?

 

虽然李医生的话描述了他看到的病例数量,也大致描述了其性质,但这是否属于“疫情”是颇可商榷的。

 

如果搞不明白这个问题,那么我们打个比方:现在有个家属知道自己的亲人已经确诊新冠肺炎了,于是他跟朋友说,哎呀不得了,我爸已经确诊了,怎么办,怎么办?

 

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人会认为,这位家属在讨论“疫情”,而仅仅是在讨论其父的“病情”。

 

同样的,李医生对微信群内同事所讲的,无非就是其亲眼所见的“病例”,并根据检验科给出的权威的检验报告,告诉同事们他的疑虑,提醒大家做好防范。

 

 

 

另外,为什么现在同事群里说呢?因为彼此都是医生,明明是冠状病毒,这个病毒我们一点都不陌生,属于传染病的可能性很大,几个病例也呈现了地域相关性和时间相关性,在这种时候,还说看不出人传人的可能性,是很奇怪的事。这一方面会导致宝贵的防控时间白白流失,另一方面也非常不利于一线医护人员的健康。所以李医生当然先在同事群里去讲。

 

作为例证,第一批专家当中的王广发,11日从武汉回来后,自己也被这个病传染了。王广发后来说的什么,大家还记得吗?他说他采取了严密防护,但是忘记了眼睛。大意了。

 

王广发不笨。去武汉的专家组也不傻。根据他们当时手中的信息,专家们不难猜测,该疾病有传染的可能,所以他们才做了在当时看来比较周密的防护,只是百密一疏漏了眼睛!

 

我们把话题扯回来。谁都知道在12月30日到1月1日前后,湖北省卫健委已经高度关注此事,疫情的发布权限,也确实属于高层,不容小医生发言。但在小范围传递一下自己亲眼所见的真实信息,也属“违规发布疫情”吗?也属“造谣”吗?我们现在回头看看,相关部门说他言论不实,因为并不是SARS病毒,但这两天也有专家发言,新冠病毒与SARS在基因上高度相似,可以认为就是SARS的一种。李医生完全没有讲错。根本就不存在“造谣”情节。

 

所以,师伟那样讲,不是傻,而是坏!这种人心真的黑透了!

 

李先生已经走了。连工伤赔偿都已经拨付(虽然也有专业人士指出,发放金额计算有误,按19年标准,应该发80余万,而非74万),事后再去纠缠这些细节,实在没什么意义。

 

不过,我今天再把这件事情拿出来说,大家可能忽略了另一个“造谣者”--管轶。

 

李文亮当时具体说了什么,因为“训诫”的关系,其实并没有被外界知道。外界一直到过了很多天,才知道“造谣”的8人当中有医生,有李文亮,才知道了具体信息。可是管轶的言论,在当时是完全公开的。

 

管轶是1月21日和22日在武汉的,仍属于第一时间到了武汉的团队。

 

因为跟当地学界关系不好,所以很不幸地没有拿到病毒样本,后续也就没有办法做任何的研究。

 

但是他在当地走了一圈,毕竟耳闻目睹相当多的一手情况,他回到南方后,把自己隔离起来,并说了一番话:

 

“我是21日到达武汉,下午3时到了当地的一个菜市场叫小东门市场,看到的场景一片祥和,好多人还忙着置办年货,我对此极其惊讶。因为这次武汉肺炎发源于华南海鲜市场,目前动物感染源还没有找到,而其它菜市场看起来卫生情况也不理想,小东门市场地上是潮湿的,卫生状态十分恶劣,通风设备也很差,我观察市场里的民众只有不到10%的人戴上口罩。”

 

“此后,我又见了一些当地部门,到了晚上我判断,疫情在武汉已经无法控制了,就连我这种也算“身经百战”的人都要当逃兵,于是赶紧定了22日的出城机票。”

 

“第二天在机场,让我再次惊讶到掉了下巴。机场人流已明显下降,而机场居然还有个别旅行团出游。”

 

“更让人不解的是,机场的地面没有消毒,只有人手握体温计监测体温,我观察了武汉的候机厅内,只有零星的地方比如星巴克放上了消毒液。”

 

“当我过安检的时候,拿着放行李盒子的安检小姑娘,只带着最简易的一次性口罩。我说:丫头,你的口罩质量不行,你每天接触这么多旅客,她说因为上面担心影响形象不让戴,这是她自己准备的。”

 

“这说明即使前两天中央已经发话高度重视,但当地卫生防护根本没有升级。我当时就想,这都要“战争状态”了,怎么还没拉警报啊,百姓好可怜,还在安心准备过大年,完全对疫情无感啊。”

 

我记得当时管轶说这些话的时候,还有很多人不以为然--武汉封城是在23日宣布的,晚于管轶采访的发出。

 

时隔不到20天,我们再回过去看看管轶这些话,句句都说对了。

 

首先他提到,当时的武汉人还是照常过日子,很少有人戴口罩--这显然是因为卫健委一直说不是人传人,人们心中还比较放松。

 

其次他说,他判断疫情在武汉已经无法控制,于是做了逃兵--是不是很多人当时对这样的讲话依然不以为然?但是现在再看看,现在算是在控制中,还是不在控制中?至少我认为,说现在的情况是焦头烂额,应该没人能加以反对,管轶又说对了。

 

管轶还对旅行团出游大惑不解。现在想想,趁春节出游,当地居民在全国全世界播撒了多少种子,应该难以计数。管轶作为专家,在当时就有所预见,又一次说对了。

 

在这里,我觉得心有余悸,幸好钟南山关于封城的建议在23日被采纳,否则,以新冠肺炎的超强传染能力,真不知道局面要怎么收拾。

 

管轶当时还透露一个消息,当时没有人能够听明白,但现在我们再回头看,就很清晰了。他说:

 

“我吃了不少闭门羹,愿意合作的科研机构并不多。他们管理很惯性,也许认为自己更有能力。”

 

其实,幼稚的管轶并不明白,内地至少有两家科研机构,其中一家在上海,一家就在武汉,已经早在12月底1月初就拿到了病毒样本,且很短时间内就分离出了病毒。管轶1月21日才去,这时候人家战场都打扫完了。人家根本就不需要他了。

 

 

 

但是,科学家们的努力,却并没有实实在在帮助到疫情防控。公众们一定不会忘记,在1月11日到1月18日这宝贵的一周当中,卫健委发布的通告中没有新增确诊数,而智商正常的人都知道--病毒肯定没有在这7天里闲着。

 

关于武汉市乃至湖北的防控举措,管轶这样说:

 

”评价一个措施要看时间点和效果,时间点我觉得已经错过了黄金防控期,效果我并不乐观。“

 

“据我观察,武汉市街上的人流在21日已经明显减少了,春运大潮已经快结束了,许多年轻人或者老家在外地的已经回家过年了,他们很可能是在社区接触到了病人,出城时还在潜伏期,很可能都是移动的病毒。”

 

“这些人回老家,就把病毒带去了全国各地,以他们17、18日离开开始计算,25日、26日全国人民可能需要多加留意。”

 

“此外,已经出城的那些人,会不会或者懂不懂怎么自我隔离。我看当地政府似乎不作为,连个隔离指引也没有给到出城的人。”

 

“1月20日,国家卫健委已经下发文件将武汉肺炎纳入法定传染病乙类管理,采取甲类传染病的预防、控制措施,但以我亲自观察调研所见,到22日武汉还是一个不设防的城市。”

 

当时很多人应该对管轶这个“外来和尚”大放厥词、把前景描绘得比较黯淡,颇有微辞吧?今天回过头再看看,讲得准不准?

 

当初是谁,说管轶是一个搞病毒的,根本就不是防疫专家来着?换了我是那个说这话的专家,我回家肯定把头往墙上撞。要不我根本无法宽恕自己。

 

再把话说回来,根据我前面的追溯,我们不难发现,管轶在当时,可比李文亮说的多的多了,说的严重程度,也厉害得多。更重要的是,他的话通过采访,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算不算“违规发布疫情”?

 

武汉市相关部门,为何不以“造谣”罪名来个跨港追捕,将妖言惑众的管轶拿下?

 

实际上,到22、23日,武汉市相关部门正在为自己当初的轻忽付出代价。从封城至今,我相信武汉市已经吃到了苦头,而我们通过正规途径,也可以了解到,当地已有多位民警,在抗击疫病的战斗中不幸牺牲了。

 

呜呼!哀哉!我想,在人类与大自然斗争的过程中,我们遭遇的新冠肺炎,既不是第一起,恐怕也绝不可能成为最后一起,是由未知的威胁与人类的傲慢和自大结合在一起,并最终酿成了巨大的悲剧。

 

有人说,如果死了两万人,那并不是死两万人的事发生了一次,而是死掉一个人的事发生了两万次。

 

佛说,一花一世界,救人一命,可造七级浮屠。也有人说,救一个人,就是拯救了全世界。

 

每一个人的性命,都是极为宝贵的。

 

就在眼下,中国人,尤其是武汉人正在疾病的肆虐下艰难地反击着。虽然我对于我们终将坚持到底抱有信心,但我不可能将之称为我们的胜利。

 

在这场本可避免的灾难中,哪怕只有一人失去了自己的父亲、母亲,又或者是妻子、丈夫,抑或孩子,那都是我们共同的失败。

管轶病毒专家武汉肺炎爆发嘲笑管轶不懂行的人回头看看都说对了

推荐阅读

谭先振被审查调查,还能继续当厅长,湖北这操作网友不明白……
众所周知,疫情关键时期,黄某英进京事件,牵扯了许多干部,有的撤职,有的被立案审查调查,其中,波及的最大干部莫过于湖北省谭先振省司法厅党委书记、厅长谭先振。 调查发现,黄某英事件中,湖北省司法厅、省监狱管理局、武汉女子监狱、武汉市东西湖区公安分局等单位相关领导和工作人员,政治意识、大局意识和责任意识淡薄,违背党中央关于内防扩散、外防输出重大决策部,致使黄某英在已有发热症...[详细]
2020-03-14
凤姐罗玉凤(YuFeng Luo)在美国确诊死亡,到底冤不冤?
晚一点打开微博的时候,罗玉凤的名字挂在热搜榜上。 #罗玉凤被传在美国确诊新冠肺炎死亡# 话题讨论度过百万,8090后的青年人纷纷感叹物是人非。 说实话,叔看到这个消息,不论新闻的真实性如何,唏嘘是有的,但却可怜不起来。 或许年轻的一代对这个名字些许陌生,但作为一个90后,罗玉凤却是一个叫人记忆深刻的名字。 罗玉凤是第一代暴火的网络人物,也是在审丑风气刚开始盛行的年头里,一个不可抹去的...[详细]
2020-03-13
李跃华是神医还是神棍?请用治疗效果来判定
一场疫情,将李跃华推到风口浪尖。 说人说他是神医凭一己之力成功救治众多病人,不是神医是什么?有人说他是神棍非常时期混水摸鱼,吹嘘包治百病,不是神棍是什么?黑白对立的评价,孰是孰非?先来看看李跃华的求学经历吧。 李跃华,生于一九六四年,一九八二年毕业于华中师范大学第一附属中学。 注意,这所中学堪称湖北省第一中学。 今天的华中师范大学第一附属中学,是湖北省人民政府唯一命名的窗...[详细]
2020-03-04
李文亮同科室医生梅仲明因新冠肺炎牺牲,武汉中心医院已痛失3位医生
据武汉中心医院微信公众号消息,该院眼科主任梅仲明3日因新冠肺炎去世。 武汉市中心医院另一名医生介绍, 梅仲明医生是在抗击新冠肺炎的战役中倒下,这是该医院第3位殉职的医生。 他和李文亮一组,感染也是前后不久。 视频来源:腾讯视频 武汉医生梅仲明因新冠肺炎去世 据武汉中心医院微信公众号消息,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副主任、主任医师梅仲明同志,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工作中不幸染病,经全力抢救无...[详细]
2020-03-04
江学庆、梅仲明和李文亮团聚的2位医院同事
2020年2月7日凌晨,武汉中心医院的一名医生去世,亿万网民为他在网络里举行国葬,我们都记住了口罩上面这双清澈的眸,对于他情况的调查已过去近一个月,如果他是一位外国的友人,是否这份调查结果依然需要我们等这么久 武汉中心医院因这次新冠疫情而被国人熟知,据说,医院就在华南海鲜市场旁边,就近原则,是最早接收新冠肺炎病例的医院之一。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那时的防范意识并不强,医护人员就...[详细]
2020-03-04
韩国“新天地”会长李万熙下跪谢罪是无知者无畏?
韩国新天地会长下跪谢罪是无知者无畏? 世界大同,在病毒面前,人类不分国界,每一个生命都是需要尊重的,在中国疫情严峻的情况下,近期世界一些国家也传来不幸的消息,其中伊朗、韩国、日本、意大利等国家疫情日益严重,世界卫生组织在担心这些国家的疫情将会蔓延,对人类的健康造成很大的影响;然而在这期间发生很多令人不解的事情,如在韩国,当病毒出现的时候,韩国当局也曾呼吁减少聚会,然而...[详细]
2020-03-03
武汉抗疫“神医”李跃华被查!伪造学历、行医执照,非法用药……
从未见过如此自信的假医生 李跃华涉嫌伪造、变造、买卖医师执业证书;其自行配制的注射材料未取得药品监督管理部门许可;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非法行医并进行虚假宣传;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乘车出行 曾宣称采用低浓度苯酚注射颈部穴位的方式,成功治愈湖北省司法厅退休副厅长陈北洋新冠肺炎的武汉神医李跃华,引起广泛关注之后,等来的是处罚。 近日,湖北省卫生计生委综合监督局发布了《关于...[详细]
2020-03-03
继厅官陈北洋“耍官威”事件后,“武汉神医”李跃华也出现“反转“了
湖北退休厅官陈北洋违反传染病防治法规和防控工作规定,在本人及其家人确诊新冠肺炎后,不服从集中隔离、入院治疗等措施,并违规出入公共场所,影响恶劣。 但陈厅官的事件却一度出现反转的迹象,因为在他所公布的一封致歉信中,陈厅官表示自己也是受害者,一月底的时候一家三口患病,但四处托人也找不到一张床位,后经人介绍接受一位叫做李跃华医生的医治,三人先后痊愈。而当居委会要求安排其入院...[详细]
2020-03-03
黄明英如何出的武汉?如何进的北京?
神秘人物黄某英,今天终于揭开面纱。 五天前,这个因犯贪污罪而出狱的湖北恩施女子,书写了一出千里走单骑的今世传奇,引起全国关注。 现在,因为他,一批人落马、受处分。 在释明黄明英问题上,有关部门采取了两步走策略。 先是最高联合调查组公布调查结果,重点是黄某英如何出的武汉,对责任作出认定;后是北京市纪委监委调查组也公布了调查结果,重点则是黄某英如何进的北京,压实谁的责任。 双方...[详细]
2020-03-03
李文亮、火神山、雷神山、赵继先、瑞德西韦等商标注册事件的后续专业性思考
李文亮、火神山、雷神山、赵继先、瑞德西韦被部分主体申请注册商标经国家知识产权局通告和媒体报道出来后,今日再检索时,上述词语已经全部从商标局官网的检索结果中消失了,感到非常的欣慰。 希望看到恶意明显的申请主体诚恳道歉,特别是对相关商标代理机构的严重行政处罚。 共同抗疫面前,知识产权人没有作出多大实质贡献,但国家知识产权局在2月7日下发了《疫情防控相关商标审查指导意见》、2月...[详细]
2020-03-03
被神化的李跃华,其实就是一个赤脚医生
李跃华红了,被封神了。 李跃华何许人也?他只是一名无证的中医,开了一间诊所。 无证行医那就是非法行医,而伪造医师资格证则是犯罪行为,按理说他是能开诊所的。诊所既然开了,那些眉毛连着胡子的事情想说明白也容易,不想说明白自有它的道理。 总之,在这次瘟疫中,李跃华救治了很多人,于是他被封神了。 那么在泱泱国土上还有多少和李跃华一样没有医师资格证却在行医的中医呢? 现在学中医的人还...[详细]
2020-03-03
方方:让后人知道,武汉人经历过什么
方方武汉日记二月初九(3月2日) 正能量如果以这样无知无畏的面目出现,它的正又在哪里?谁说哭过了和发泄过了,就不能站起来继续往前走? 让后人知道,武汉人经历过什么 文/方方 天又下雨,阴沉得厉害。而且,有点像春节前后的寒冷。同事冒着雨,给我送来馒头花卷等食物。我已在文联大院里居住了三十年。多年来,经常得到邻居和同事的照顾,这是让我觉得倍感幸运的事。今天晚上,就是吃花卷和小米...[详细]
2020-03-03
李跃华、张胜兵被抓,神医事件并没有结束
退休厅长耍官威,确诊不愿隔离。 火了自己,也带火了个体医生李跃华。 在支持者笔下,李跃华接诊新冠肺炎患者,不戴口罩直接面对,而且全部治愈,既有效果又有胆识。 有如神医。 神医不无贬意。 但李跃华确实向卫生部门主动请战,要求抗疫,声称共赴国难,匹夫有责,愿一切以病人受益为最大原则。 似乎拳拳之心,隔屏可见。 一片支持声下,也有自称医学人士发文称,并非神医有多神,而是笨蛋有多笨李...[详细]
2020-03-03
孙杨暴力对抗药检案:谁也代表不了国家,包括孙杨
闹得沸沸扬扬的孙杨暴力对抗药检案终于尘埃落定。今日下午5点,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宣布,孙杨被禁赛8年。 判决结果不太可能再有翻转。虽然,在理论上,孙杨可以上诉,但据历史经验,这类案件的翻案率极低。舆论普遍认为,仲裁结果基本上可视为终审判决。 孙杨的运动生命,可以说,已经被判了死刑。一个杰出的运动员,消失在赛场上,无论如何,都是一件不幸的事。孙杨自己,也明白这一点,听到宣判时,...[详细]
2020-02-29
孙杨被判禁赛八年?还原孙杨事件始末
01 2020年2月28日下午,北京时间下午5点,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公布了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诉孙杨和国际泳联案听证会的裁决书,孙杨被禁赛八年,即日起生效。 裁定原因为: 孙杨未完整配合反兴奋剂检查 且没有足够证明为何破坏检测样本, 孙杨有权对裁决结果上诉。之前的所获得的成绩依然有效。 得知这一消息时,我整个人都不好了,什么?明明视频、证人都有,明明证据确凿,怎么就判禁赛了呢?还是...[详细]
2020-02-29
  • 当初被万人骂的管轶,却成了最大的“预言家”
    管轶之所以遭到网友谩骂,一个重要原因是前后口径不一1月15日对疫情的乐观估计,与一周后从武汉归来后的悲从中来。 2020年1月23日,财新网的一篇文章 《SARS专家管轶:这次我害怕了》 引起巨大反响。文中,病毒领域专家管轶发表了不少骇人听闻的观点: 保守估计,此次感染规模最终可能会是SARS的10倍起跳。 经历过这么多,从没有感到害怕过,大部分可控制,但这次我怕了。 彼时,全国防疫工作才刚刚铺开,管...
  • 高福院士,算不算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不算是一个新概念了。 但这个人群现在越来越多地出现在我们的生活当中,也干扰着我们的生活。 先不说精致。 利己主义者,大家都好理解,就是那些狭隘、自私、锱铢必争,甚至为一己私利,不择手段的人。 相对利己主义的,是无私、奉献、温良敦厚,宽以待人等等吧,所有能代表中国优良传统的那些词汇。 为一己私利,不择手段的人,历来就有,估计大多数人都能列举出这样的一大堆典型...
  • 焦雅辉,部委女干部的典型样本
    这两天,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被社会各界圈粉。 《人民日报》刊发的一篇评论这样评价她: 面对发布会上的各种问题,她往往脱稿回答,没有官腔,数据、事实能脱口而出,表达清晰流畅。 专业、干练、利落、温情,是很多网友对她的评价。 没有官腔,没有废话 ,这位女干部秒杀了湖北某些领导。这也是她得到很多网友好评的原因。 从公开报道中梳理了焦雅辉的履历,是一个很典型的部委女干部...
  • “逃兵”病毒专家—管轶:请你回来!
    01管轶如何当了逃兵 我们知道,任何情况下,做逃兵都是不行的,有时还会受到军法处置。有句话说:宁可战死,不做逃兵。 可是就有这么一个人,说自己是逃兵,说自己害怕了。 他叫管轶。 终南山前脚刚到武汉,他后脚就去了。可是过了2天,他就买了机票,返回了。 并且在接受财新记者访问时,不仅自嘲自己因为害怕当了逃兵,还说保守估计,此次感染规模最终可能是SARS的10倍起跳,去过武汉的人,请自我隔离...
  • 李文亮妻子付雪洁:如女子一般刚毅
    他叫李文亮,一名普通的眼科医生,他是全国率先警示本次肺炎的8人之一。2020年1月12日,李文亮在接受警方的造谣训诫数天后返回医疗一线接诊,不幸感染。 1月30日,李文亮被检测核酸转阴,被认为即将痊愈出院。2月1号,李文亮核酸检测再次转阳。2月5日,他的病情突然恶化。 2月6日晚上22点左右,李文亮医生因病情突然加重抢救无效,于数小时后溘然长逝。 随后,李文亮去世的消息瞬间在国内外各大媒体和朋友...
  • 你可以骂高福高大爷,但你必须向管轶道歉!
    2003年,广东,爆发期2月,吃野味果子狸 。引发(SARS)非典型肺炎,国内感染5327人,349人死亡。 -----后遗症股骨头坏死,肺纤维化,呼吸困难等! 特效药:没 2020年,湖北,爆发期2月 , 吃野味疑似蝙蝠 ,穿山甲。 引发(ncov)新型冠状病毒,截至目前国内感染68594人,1667人死亡。 -----后遗症脏器损坏等! 特效药:临床试验中 01. 目前世界卫生组织宣布,中国疫情升级为全球突发卫生事件。 在这场蔓延波及全国的...
  • 请不要用管轶来否定李文亮医生!
    人们的情绪被点燃了,舆论变成洪流,聪明人都在干岸上站着看热闹,而逆行者一身泥泞,不被理解,甚至有可能被恶浪吞噬。但我无悔,虽千万人吾往矣。 第一: 为文亮医生逆行。 管轶曾经发表过多少论文,曾经写过多少牛逼文章,我不关心。非典的时候钟南山他们在前线做了多少战斗,管就做了多少论文。但这都没关系,我不想讨论这些。哪怕是纯粹写论文,对病毒的研究本身就是一种贡献。但是,最近一些...
  • 疾控中心主任高福被调查?高福本人回应
    高福表示,他现在正接待从世界各地赶来的世卫组织专家,研讨、沟通新冠肺炎的防治工作。 据科学网消息,针对2月15日贵州综合广播等网络上散布的不实消息,《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了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 高福表示,他现在正接待从世界各地赶来的世卫组织专家,研讨、沟通新冠肺炎的防治工作。世卫组织对中国此次战疫工作和成效给予了很大肯定。 据悉,高福领导下的中国疾控中心连日来一直联合全国...
  • 武汉不喜欢讲真话的管轶
    1 管轶:我不是逃兵,只是无能为力并说了句真话而已 管轶的武汉之行只有短短的1天。(1月21日上午到,22日下午2点飞走)。 这一天, 我到武汉见了一些当地部门,在武汉找寻动物源头等工作。 我吃了不少闭门羹,愿意合作的科研机构并不多。 他们管理很惯性,也许认为自己更有能力。 据说还被派出所扣了半个小时。 管轶是病毒学研究领域的顶级专家 ,目前担任香港大学新发传染性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以及...
  • 常凯的姐姐是柳帆
    常凯是湖北电影制片一名导演,家中的老父老母是武汉同济医院的教授,他的姐姐是武昌医院护士柳帆。 他们一个随父姓,一个随母姓。这是一个相当不错的中产家庭。 1月23日,武汉宣布封城, 常凯一家留了下来 。 1月25日,常凯父亲出现新冠病毒症状,尽管父母是医院的教授,但此时常凯拥有的人脉全部失效,没办法为父亲找到医院收治。 从2月3号到14号,短短12天的时间,常凯一家4口人先后离世,一个原本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