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4 04:38:02 热度:

管轶:与钟南山2003年非典SARS与新型冠状病毒武汉肺炎并肩战斗的日子

 

今年1月23日,管轶接受财新记者采访,说这次疫情的感染人数起码是非典的十倍以上,之后他说自己做了逃兵,离开了武汉。

很快,嘲讽批评的文章大量出现,管轶成了钟南山院士的反面映衬。
 

 

今天,全国累计确诊感染新冠病毒的病例超过了五万九千人,是非典时期的十倍还多,管轶的预测成了实情。
 

 

2003年非典爆发时,钟南山与管轶结识,体制内外的两人通力合作,找出了非典病原体,为终结疫情提供了重要的报告。
 

 

 



2002年12月,广州出现了第一例非典病例,接着一些医护人员出现症状。

 2003年2月8日,管轶从江西老家回到香港,他的妻子说,有很多人从深圳来香港买醋。

当时病情已经开始蔓延,管轶上网查资料,发现珠三角好几个城市都有异常。

第二天,他决定介入调查,去了广州。

 2月11日,广州召开新闻发布会,第一次通报内地的患病情况。

当时305个感染者中105人是医护人员,死亡5人。

 钟南山知道管轶的流感实验室,当天就跟他签了协议,双方合作调查病因,钟南山这边提供病人样本,管轶负责分离病毒,对结果达成共识再作汇报和发布。

 2月12日上午,管轶要去医院取标本,因为两地合作有各种规定,钟南山没有让他进病房,而是按他的要求提供了样本。

 下午管轶把标本包好,坐直通车背回了香港。

理论上,这属于越界带运标本,但这次情形特殊。

 两三天后,管轶的实验室有了结果。

因为香港那几年接连爆发禽流感,且刚刚又出现了家庭感染事件,所以管轶当时判断是禽流感病毒,但他取回的标本中发现了多种病毒,就是没发现禽流感。

 管轶当时认为结果和预判不一致是标本取得不好。

他决定一个人再去广州取一次标本。

 而此时,内地的媒体公布病毒的病原体找到了,是衣原体。

 

2月18日,公布病原体那天,钟南山院士不太高兴——之前他用治疗衣原体的办法治疗,没有效果,他可以肯定不是衣原体。

广州专家组紧急召开会议,一致认为不能简单判定衣原体是唯一病原。

 2月19日,管轶到了广州,从早上10点多钟忙到下午3点半,饭都没有吃,一共取了30多个病人的标本,然后就回了香港。

 2月23日清早,身在香港的管轶意外接到钟南山的电话,钟南山说自己就在他的楼下,六点半就到了。

管轶一看时间,已经8点半了,钟南山已经在楼下等了两个小时,他急忙下楼,和钟南山去广州开会。

 会议上,国家疾控中心和广东疾控中心的很多专家都在,一些人认为是衣原体,而管轶认为是禽流感。

管轶坚持要带走更多样本,因为这个问题,会上爆发了激烈的讨论。

 第二天,管轶得到了答复,他可以再带走6份新的标本。

也在这天,又有一个病人被确诊为禽流感。

所以管轶更执著地认为疫情是禽流感的变种。

 香港大学有两个研究组在进行病毒研究,一组是管轶牵头,另一组是佩里斯。

 这时,香港的SARS也爆发了,威尔斯亲王医院大量医护人员感染,有了本土的病人标本,佩里斯那一组开始注重香港本地的标本。

 差不多3月18日,佩里斯那组把SARS病毒种出来了。

3月23日早晨,管轶和佩里斯一起去实验室看病毒的片子,确认是冠状病毒。

比美国早了12到24个小时。

 但接下来的事情却不太愉快,管轶认为论文应该把钟南山他们也加进去,因为课题是从跟他们合作开始的。

但佩里斯不同意,理由是病毒是用香港病人的标本分离出来的,不是内地的标本。

管轶觉得这太不厚道,钟南山提供的标本让他们至少提早起跑了20天。

 最终,佩里斯写出来的论文里依旧没有提到钟南山,管轶跟他大吵了一架。

 

4月,很多研究机构开始寻找SARS的动物宿主,都没有结果。

管轶判断很可能是果子狸,但当时忙着写SARS的论文,一直没有采集标本。

5月8日上午,管轶带了一个学生去深圳,从野生动物市场取了25对标本,包括了8种动物,其中果子狸取了6个标本。

管轶就是奔着果子狸去的。

 5月18日上午,基因序列全部完成,管轶的徒弟已经累得从沙发上滑下去睡着了。

管轶没叫醒他,拿了三四件工作服给他盖上 5月22日晚上,管轶向《科学》杂志提交论文。

5月23日的发布会上,向公众宣布找到了SARS的病毒宿主是果子狸。

 5月23日凌晨两点钟,杂志社回信,说请了两个专家审阅管轶的论文,认为是基因污染。

管轶马上回复:“你们所说的基因污染我很了解,但请你到基因库去查一查,看看管轶手上提交的基因序列有多少,这世界上还有几个人比我掌握的病毒样本更多?你们4个小时就做出这样判断是不负责任的。

” 杂志社向管轶道歉,把论文重新送出去找专家审阅。

论文最终通过《科学》杂志的审查,在线发表。

 依据钟南山与管轶提供的建议,政府采取措施,禁售野生动物。

 六月,天气转暖,随着大量病人被隔离救治,非典疫情终结。

 

 接连几个月没有新增的非典病例,2003年9月,野生动物重新回到了市场上。

10月22日,管轶不放心,又去取了标本。

那天他买了9个动物,取回标本检测,有7个都是阳性。

 11月份,管轶每周都会派人去深圳取一次标本,有时他的妻子也去取。

到12月份,市场里野生动物标本的阳性率越来越高。

 病毒仍在人们的周围潜伏。

 管轶很矛盾,疫情刚过,此时要不要上报呢?

 

12月24日平安夜,广州发现一例新的SARS疑似病例。

SARS如果回来就是大事,管轶决定还是要报告。

 管轶总结过去的报告,写了一封信,传回北京。

 后来,经过实验室的比较发现,广州新发病人的病毒,跟2003年10月之后取样的动物病毒标本完全吻合。

 管轶认为,唯一的办法就是清剿市场上的宿主动物——果子狸。

根据经验,1997年香港爆发禽流感,清剿市场上的宿主动物之后,就没有病人了。

 会议上达成共识之后,钟南山院士起了关键作用,他给广东省的高层领导打电话,陈述事情的严重性。

 1月3日当晚,广东方面召开千人大会总动员,确定清剿果子狸的行动。

 清剿从1月5日开始,1月12日结束。

广东出现的最后一例病人是1月10日,总共有5个病人。

清剿结束之后,就再也没有新发病例了。

 清剿起了作用,同时证明了野生动物市场确实是SARS病毒的温床。

 非典疫情结束,管轶登上《时代》周刊,被评为医疗英雄。

他说:“我没什么感觉。

这和我在科学界的地位相比差远了!” 钟南山很欣赏管轶,说:“管轶很聪明,在香港是很出名的一位微生物学家,也是禽流感方面的研究专家,一直在用心探索。

”  管轶却说:“钟南山院士比我伟大,他这样的英雄才应该多宣传。

” 2007年,管轶对整个冠状病毒的生态学做了总结,从进化角度分析,提出蝙蝠可能是所有冠状病毒的源头。

 之后很多年里,他和钟南山院士都在抗击禽流感的一线活跃。

 

2019年12月12日,武汉优抚医院接诊了一名“不明原因肺炎”患者。

 12月26日,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的医生张继先也发现了类似病例。

她在第二天就上报了本地疾控中心,成为上报疫情第一人。

短短几天,检测机构就检测出了与SARS高度相似的病毒,还完成了接近完整的基因组序列。

 相关检测人员有些后怕:“我们非常激动及早发现并确认了这个病原体,并对患者进行了隔离,在大范围传播之前就有可能把它扼杀在摇篮中。

” 可惜,疫情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这些努力付之东流。

病例上报后的很多天里,武汉仍然沉浸在春节即将来临的喜庆中。

 随着1月份更多病例的出现,钟南山号召大家“不要去武汉”。

1月18日,84岁高龄的钟南山登上了前往武汉的列车。

1月20日,钟南山在媒体上宣布: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有“人传人”现象。

距离第一次检测出病毒基因组序列,已过去了20多天。

 一天之后,管轶也到了武汉。

凭着多年经验,他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当天下午3点,他去拜访了武汉的“小东门市场”,看到现场,他大吃一惊,菜市场卫生状况堪忧,而且许多市民仍在热热闹闹地置办年货,哪怕钟南山已经再三强调,戴上口罩的人数还不到10%。

 这次管轶仍然希望像SARS时那样,取得患者样本。

但许多本地科研机构并不愿与远在香港的研究所合作。

管轶吃了不少闭门羹后,一气之下,买机票离开了武汉。

 在机场时,他看到放行李盒子的安检小姑娘,戴着最简易的一次性口罩,忍不住提醒她:“丫头,你每天接触这么多旅客,这口罩质量不行。

” 他离开的当天夜里,武汉宣布准备封城。

 回到香港,财新记者问他如何看待这次封城举措,他说:“评价一个措施要看时间点和效果,时间点我觉得已经错过了黄金防控期,效果并不乐观。

”还说:“爆发是肯定的……我也算身经百战,但真的感到极其无力。

” 管轶说自己做了逃兵,回香港去隔离。

 接下来,十七年前在非典中合作无间的两人,被并列在了许多新闻头条——一个“国士”,一个“逃兵”。

 在几乎一边倒讨伐管轶的浪潮中,也有一些冷静的声音。

知乎上有网友说:这终归属于科学家的独立观点表达,应该得到尊重。

 但更多的人开始在网上开扒管轶的所谓黑历史。

 也因为管轶这番话,当天,在医院一线工作的钟南山接受了记者采访,他谨慎地说:“已对疫情做最坏打算,武汉和广东省的病患数量没有任何隐瞒。

”似乎是对管轶的遥相回应。

 1月20日以后,武汉当地的确诊病例和疑似病例就急剧上涨,同时疫情扩散全国。

直至今天,由于临床诊断病例被纳入确诊总数,仅湖北一天新增确诊人数就高达1.4万。

  

现在看来,两位处在不同位置的昔日战友,都在尽可能的尺度中讲出了真相。

 最近,为了遏制疫情,一线医务人员从全国各地奔赴武汉,做出了巨大的牺牲。

 许多人只记得管轶的“狂言”,却忘了同一场采访中,他还说过:“有心无力,悲从心来。

”以及“现在不是比谁官大、比谁权力大,真正要具有对国家和人民负责任的态度”。

 当年,他在确定果子狸是SARS宿主之后,在内地和香港提出宰杀果子狸,引来多方质疑。

那时他也是顶住压力说:“如果是老成一点的人,会提出多种可能,圆滑一点,留点后路,但我不想这么做。

” 

2003年2月18日,管轶第二次去广州提取非典样本,他给钟南山院士打电话,没有人接。

助理告诉他,钟院士好像“中招儿”了。

管轶说,没事儿,我去见他。

 那时钟南山出现了发烧、咳嗽、肺部发炎的症状。

为了不影响团队士气,他决定自己在家隔离治疗,他在门框上钉了个钉子,把吊瓶挂在上面。

 晚上,管轶买了果篮去钟院士家。

钟南山的脸色不太好,但烧已经退了。

两人在沙发上对坐着,也没有戴口罩。

 管轶说这次他想亲自去医院取样,钟南山点了点头。

主要参考资料:

[1]《管轶——围剿动物流感的猎人》,南方周末,2005年11月17日

[2]《管轶教授口述:2003年港大实验室是如何锁定SARS源头的?》,三联生活周刊,2013年第10期

[3]《SARS专家管轶:这次我害怕了》,财新网,2020年1月23日[4]吴靖.王晨,《失去的机会,新冠疫情早期被忽视的小医院病例》,八点健闻,2020年2月11日-END-读上一篇:《逃离武汉的内蒙姑娘,陷入了另一场封锁》推荐阅读:《切尔诺贝利的教训:失去真相的代价

管轶新型冠状病毒武汉肺炎钟南山非典SARS2003年并肩战斗日子

推荐阅读

谭先振被审查调查,还能继续当厅长,湖北这操作网友不明白……
众所周知,疫情关键时期,黄某英进京事件,牵扯了许多干部,有的撤职,有的被立案审查调查,其中,波及的最大干部莫过于湖北省谭先振省司法厅党委书记、厅长谭先振。 调查发现,黄某英事件中,湖北省司法厅、省监狱管理局、武汉女子监狱、武汉市东西湖区公安分局等单位相关领导和工作人员,政治意识、大局意识和责任意识淡薄,违背党中央关于内防扩散、外防输出重大决策部,致使黄某英在已有发热症...[详细]
2020-03-14
凤姐罗玉凤(YuFeng Luo)在美国确诊死亡,到底冤不冤?
晚一点打开微博的时候,罗玉凤的名字挂在热搜榜上。 #罗玉凤被传在美国确诊新冠肺炎死亡# 话题讨论度过百万,8090后的青年人纷纷感叹物是人非。 说实话,叔看到这个消息,不论新闻的真实性如何,唏嘘是有的,但却可怜不起来。 或许年轻的一代对这个名字些许陌生,但作为一个90后,罗玉凤却是一个叫人记忆深刻的名字。 罗玉凤是第一代暴火的网络人物,也是在审丑风气刚开始盛行的年头里,一个不可抹去的...[详细]
2020-03-13
李跃华是神医还是神棍?请用治疗效果来判定
一场疫情,将李跃华推到风口浪尖。 说人说他是神医凭一己之力成功救治众多病人,不是神医是什么?有人说他是神棍非常时期混水摸鱼,吹嘘包治百病,不是神棍是什么?黑白对立的评价,孰是孰非?先来看看李跃华的求学经历吧。 李跃华,生于一九六四年,一九八二年毕业于华中师范大学第一附属中学。 注意,这所中学堪称湖北省第一中学。 今天的华中师范大学第一附属中学,是湖北省人民政府唯一命名的窗...[详细]
2020-03-04
李文亮同科室医生梅仲明因新冠肺炎牺牲,武汉中心医院已痛失3位医生
据武汉中心医院微信公众号消息,该院眼科主任梅仲明3日因新冠肺炎去世。 武汉市中心医院另一名医生介绍, 梅仲明医生是在抗击新冠肺炎的战役中倒下,这是该医院第3位殉职的医生。 他和李文亮一组,感染也是前后不久。 视频来源:腾讯视频 武汉医生梅仲明因新冠肺炎去世 据武汉中心医院微信公众号消息,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副主任、主任医师梅仲明同志,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工作中不幸染病,经全力抢救无...[详细]
2020-03-04
江学庆、梅仲明和李文亮团聚的2位医院同事
2020年2月7日凌晨,武汉中心医院的一名医生去世,亿万网民为他在网络里举行国葬,我们都记住了口罩上面这双清澈的眸,对于他情况的调查已过去近一个月,如果他是一位外国的友人,是否这份调查结果依然需要我们等这么久 武汉中心医院因这次新冠疫情而被国人熟知,据说,医院就在华南海鲜市场旁边,就近原则,是最早接收新冠肺炎病例的医院之一。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那时的防范意识并不强,医护人员就...[详细]
2020-03-04
韩国“新天地”会长李万熙下跪谢罪是无知者无畏?
韩国新天地会长下跪谢罪是无知者无畏? 世界大同,在病毒面前,人类不分国界,每一个生命都是需要尊重的,在中国疫情严峻的情况下,近期世界一些国家也传来不幸的消息,其中伊朗、韩国、日本、意大利等国家疫情日益严重,世界卫生组织在担心这些国家的疫情将会蔓延,对人类的健康造成很大的影响;然而在这期间发生很多令人不解的事情,如在韩国,当病毒出现的时候,韩国当局也曾呼吁减少聚会,然而...[详细]
2020-03-03
武汉抗疫“神医”李跃华被查!伪造学历、行医执照,非法用药……
从未见过如此自信的假医生 李跃华涉嫌伪造、变造、买卖医师执业证书;其自行配制的注射材料未取得药品监督管理部门许可;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非法行医并进行虚假宣传;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乘车出行 曾宣称采用低浓度苯酚注射颈部穴位的方式,成功治愈湖北省司法厅退休副厅长陈北洋新冠肺炎的武汉神医李跃华,引起广泛关注之后,等来的是处罚。 近日,湖北省卫生计生委综合监督局发布了《关于...[详细]
2020-03-03
继厅官陈北洋“耍官威”事件后,“武汉神医”李跃华也出现“反转“了
湖北退休厅官陈北洋违反传染病防治法规和防控工作规定,在本人及其家人确诊新冠肺炎后,不服从集中隔离、入院治疗等措施,并违规出入公共场所,影响恶劣。 但陈厅官的事件却一度出现反转的迹象,因为在他所公布的一封致歉信中,陈厅官表示自己也是受害者,一月底的时候一家三口患病,但四处托人也找不到一张床位,后经人介绍接受一位叫做李跃华医生的医治,三人先后痊愈。而当居委会要求安排其入院...[详细]
2020-03-03
黄明英如何出的武汉?如何进的北京?
神秘人物黄某英,今天终于揭开面纱。 五天前,这个因犯贪污罪而出狱的湖北恩施女子,书写了一出千里走单骑的今世传奇,引起全国关注。 现在,因为他,一批人落马、受处分。 在释明黄明英问题上,有关部门采取了两步走策略。 先是最高联合调查组公布调查结果,重点是黄某英如何出的武汉,对责任作出认定;后是北京市纪委监委调查组也公布了调查结果,重点则是黄某英如何进的北京,压实谁的责任。 双方...[详细]
2020-03-03
李文亮、火神山、雷神山、赵继先、瑞德西韦等商标注册事件的后续专业性思考
李文亮、火神山、雷神山、赵继先、瑞德西韦被部分主体申请注册商标经国家知识产权局通告和媒体报道出来后,今日再检索时,上述词语已经全部从商标局官网的检索结果中消失了,感到非常的欣慰。 希望看到恶意明显的申请主体诚恳道歉,特别是对相关商标代理机构的严重行政处罚。 共同抗疫面前,知识产权人没有作出多大实质贡献,但国家知识产权局在2月7日下发了《疫情防控相关商标审查指导意见》、2月...[详细]
2020-03-03
被神化的李跃华,其实就是一个赤脚医生
李跃华红了,被封神了。 李跃华何许人也?他只是一名无证的中医,开了一间诊所。 无证行医那就是非法行医,而伪造医师资格证则是犯罪行为,按理说他是能开诊所的。诊所既然开了,那些眉毛连着胡子的事情想说明白也容易,不想说明白自有它的道理。 总之,在这次瘟疫中,李跃华救治了很多人,于是他被封神了。 那么在泱泱国土上还有多少和李跃华一样没有医师资格证却在行医的中医呢? 现在学中医的人还...[详细]
2020-03-03
方方:让后人知道,武汉人经历过什么
方方武汉日记二月初九(3月2日) 正能量如果以这样无知无畏的面目出现,它的正又在哪里?谁说哭过了和发泄过了,就不能站起来继续往前走? 让后人知道,武汉人经历过什么 文/方方 天又下雨,阴沉得厉害。而且,有点像春节前后的寒冷。同事冒着雨,给我送来馒头花卷等食物。我已在文联大院里居住了三十年。多年来,经常得到邻居和同事的照顾,这是让我觉得倍感幸运的事。今天晚上,就是吃花卷和小米...[详细]
2020-03-03
李跃华、张胜兵被抓,神医事件并没有结束
退休厅长耍官威,确诊不愿隔离。 火了自己,也带火了个体医生李跃华。 在支持者笔下,李跃华接诊新冠肺炎患者,不戴口罩直接面对,而且全部治愈,既有效果又有胆识。 有如神医。 神医不无贬意。 但李跃华确实向卫生部门主动请战,要求抗疫,声称共赴国难,匹夫有责,愿一切以病人受益为最大原则。 似乎拳拳之心,隔屏可见。 一片支持声下,也有自称医学人士发文称,并非神医有多神,而是笨蛋有多笨李...[详细]
2020-03-03
孙杨暴力对抗药检案:谁也代表不了国家,包括孙杨
闹得沸沸扬扬的孙杨暴力对抗药检案终于尘埃落定。今日下午5点,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宣布,孙杨被禁赛8年。 判决结果不太可能再有翻转。虽然,在理论上,孙杨可以上诉,但据历史经验,这类案件的翻案率极低。舆论普遍认为,仲裁结果基本上可视为终审判决。 孙杨的运动生命,可以说,已经被判了死刑。一个杰出的运动员,消失在赛场上,无论如何,都是一件不幸的事。孙杨自己,也明白这一点,听到宣判时,...[详细]
2020-02-29
孙杨被判禁赛八年?还原孙杨事件始末
01 2020年2月28日下午,北京时间下午5点,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公布了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诉孙杨和国际泳联案听证会的裁决书,孙杨被禁赛八年,即日起生效。 裁定原因为: 孙杨未完整配合反兴奋剂检查 且没有足够证明为何破坏检测样本, 孙杨有权对裁决结果上诉。之前的所获得的成绩依然有效。 得知这一消息时,我整个人都不好了,什么?明明视频、证人都有,明明证据确凿,怎么就判禁赛了呢?还是...[详细]
2020-02-29
  • 高福院士是一个怎么样的传奇人物,在这次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蔓延中他在做什么?
    这次武汉肺炎来得太突然,影响也非常大,给全国人民的生活带来了很多不方便。虽然一个多月已经过去了,但形势仍然不乐观,每天官方通报出来确诊的人数还在增加。但让人高兴的是,全国各地都已经采取了严格的防控措施,每天也都有治愈出院的患者,虽然人数不多,但还是能给大家一些希望。 这都是无数人共同努力的结果,特别是很多专家和医护工作人员,他们夜以继日地战斗在疫情前线。在抗击这场突如...
  • 养生大师林海峰吃过期大枣意外去世:“这辈子不再生病”终成现实
    01 最近,著名养生大师林海峰意外死亡事件引发人们持续关注,深入了解此事之后我不禁感叹: 在盲目养生这条作死的道路上,永远不缺乏无畏的勇士。 一说起这位林海峰大师,就不得不提到他具有代表性的观点断食排毒法。 在2005年那个人们对养生有着狂热兴趣的年代,它曾引发一股排毒养生的现象级热潮,引得大批群众纷纷效仿。 也是因此,从05年开始,林海峰就收获了大批粉丝,成为了各大地方卫视养生类节...
  • 常凯导演一家4口患新型冠状病毒肺炎12天无病床位离世,你品!
    日渐趋暖,有傻帽已经开始户外活动。更有傻帽看了几篇报道,就自诩为消息灵通,大肆宣传现状和某药某物多牛逼之类云云。 对于这两种脑残,喷娃建议,前者锁起来,后者打一顿。原因很简单,大部分人都知道。 便拿昨天在微博上昙花一现的导演事件给大家说说吧。虽然新闻存在娱乐栏目里,但喷娃所看到的,却没有一丝一毫娱乐的属性,下面是这位导演的遗言。 除夕之夜,遵从政令,撤单豪华酒店年夜宴。...
  • 李兰娟、高福和钟南山,三位院士谁更厉害些?
    第一个人,学生时代沉迷跑步,作为体育生留级2次,荒废了8年青春,35岁才晃晃悠悠入临床... 第二个人,一直在乡村做赤脚医生,长期搞磨草药的勾当... 第三个人,科班出身,年纪轻轻就已经在世界权威SCI国际刊物上发表论文490余篇,爱因斯坦一生的科研成果不及他一个零头... 你愿意相信哪个医生? 第一个人很了不起,他的名字叫钟南山。 最近说的最有名的一句话就是 第二个人很了不起,她的名字叫李兰娟。...
  • 管轶:英雄,逃兵?
    关于管轶,一直想写点什么,今天理了理,就来说几句。 新冠病毒爆发以来,管轶成了国内知名度最高的病毒学家之一甚至你连之二都说不出来。很多人把管轶捧做英雄,是因为那篇报道让他出名:管轶宣称武汉的疫情严重,感染的人数相对sars十倍起跳等等。而今的数字似乎也印证了管的说法,从此一战封神。 从管轶的履历来看,他的学术水平是很高的。看看他的title:医学微生物学专家,英国皇家医学院外籍院士...
  • 《小蝌蚪找妈妈》作者矫野松去世,享年91岁,因新型冠状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延迟公布死讯
    《小蝌蚪找妈妈》作者矫野松去世,享年91岁,因疫情延迟公布死讯 根据媒体报道,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导演、动画设计师矫野松因生病救治无效,在2020年1月27日去世。因处于特殊时期,家属商量后决定将这一消息延迟公布。 矫野松出生于1929年8月,逝世时享年91岁。半个月前,矫野松在上海肺科医院去世。由于当时处于疫情非常期间,家属在商量之后决定不举办悼念活动,也会延迟向外界公告矫野松的死讯。 矫野...
  • 今天,我为管轶辩护
    后记的后记:因声明原创需达到三百字,我只好再随便添加几句了:话说这文艺作品呐,总会因为其强大的感染力而让读者代入,而读者也总会根据自己的臆想而代入到他所喜欢的角色中。我甚至认为,一个性无能者,看苍老师的文艺作品,也能把自己幻想成那作品中的无敌猛男。就像周君,看到巴尔扎克的诗句,能幻想这句话是他对别人的质问:您让我汗颜/你的世故,您的精明/引您堕落到如此。可是,可是呢?大...
  • 钱逢胜,钱逢胜,逢钱必胜
    警惕部分教授利用资本权力欺男霸女 北京事件2019年12月9日晚九点零七分,上海财经大学对钱逢胜事件有了一个官方的正式结论:钱逢胜严重违背教师职业道德,造成极其恶劣社会影响。 根据国家和学校的相关规定,经研究决定,给予钱逢胜开除处分,并按程序报请上级部门批准;撤销其副教授专业技术职务;撤销其教师资格。 初闻钱逢胜首先感兴趣的是他的名字。 钱逢胜,钱逢胜,逢钱必胜。 腰里有钱,自然是...
  • 高福违纪被查?最新消息来了!
    人民的眼睛总是雪亮的。 湖北疫情爆发以来,也让各类的魑魅魍魉都显出原形。 这其中,既涌现出了像钟南山、李兰娟、金银潭医院张院长等一大批冲锋在抗击疫情第一线的科学家和医护人员, 他们用自己的身躯,为我们的老百姓为我们阻隔成了一道健康长城。 但是,也有些专家教授的行为饱受争议, 而在其中,因抢发论文而被推上风口浪尖的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尤其惹人注目。 同时身为美国等几国院士的高福院...
  • 李文亮医生“二七”祭文:亮在前方,其路漫漫!
    市民自发祭奠李文亮医生 说起李文亮医生,全国稍微关注疫情的读者,没有不知道的!2月7日凌晨,数以亿计的网民发圈、发微博、发文,以缅怀李文亮医生的离去,堪称是全民祭。 悲伤就像一阵风吹过,肆虐的新冠病毒,陷入了全民抗疫的汪洋大海,关于疫情每天都有好消息和坏消息,李文亮医生迅速成为遥远的记忆。刚刚看了一下日期,突然惊觉文亮医生离开这个世界已经两周了! 中国传统在人过世后,总有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