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5 15:53:25 热度:

高福院士与钟南山院士新型冠状病毒论文文章摘要概览

针对之前高福院士论文风波,我出于好奇,下载并阅读了原文。同时,将钟南山院士的最新论文也一并下载阅读,并进行了摘要的简单比较分析。

 

看完文章之后,感慨现在疫情当前,仍然有人故意制造话题热点,要么为了转移注意力,要么为了博取眼球。

 

大家在获取信息,尤其是能够瞬间点燃情绪的信息时候,要保持一份理性,保持独立思考的能力,要不然,很容易被别有用心的人当枪使了

 

下面给大家展现一下两篇论文的摘要:

 

高福院士论文

发表时间:January29,2020.

 

一、论文标题:EarlyTransmissionDynamicsinWuhan,China,ofNovelCoronavirus–InfectedPneumonia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在中国武汉的早期传播动态

 

二、作者清单:

QunLi,M.Med.,

XuhuaGuan,Ph.D.,

PengWu,Ph.D.,

XiaoyeWang,M.P.H.,

LeiZhou,M.Med.,

YeqingTong,Ph.D.,

RuiqiRen,M.Med.,

KathyS.M.Leung,Ph.D.,

EricH.Y.Lau,Ph.D.,

JessicaY.Wong,Ph.D.,

XuesenXing,Ph.D.,

NijuanXiang,M.Med.,

YangWu,M.Sc.,

ChaoLi,M.P.H.,

QiChen,

M.Sc.,DanLi,M.P.H.,

TianLiu,B.Med.,

JingZhao,M.Sc.,

ManLiu,M.Sc.,

WenxiaoTu,M.Med.,

ChudingChen,M.Sc.,

LianmeiJin,M.Med.,

RuiYang,M.Med.,

QiWang,M.P.H.,

SuhuaZhou,M.Med.,

RuiWang,M.D.,

HuiLiu,M.Med.,

YinboLuo,M.Sc.,

YuanLiu,M.Med.,

GeShao,B.Med.,

HuanLi,M.P.H.,

ZhongfaTao,M.P.H.,

YangYang,M.Med.,

ZhiqiangDeng,M.Med.,

BoxiLiu,M.P.H.,

ZhitaoMa,M.Med.,

YanpingZhang,M.Med.,

GuoqingShi,M.P.H.,

TommyT.Y.Lam,Ph.D.,

JosephT.Wu,Ph.D.,

GeorgeF.Gao,D.Phil.,(高福院士)

BenjaminJ.Cowling,Ph.D.,

BoYang,M.Sc.,

GabrielM.Leung,M.D.,

andZijianFeng,M.Med.

 

找了半天找到了高福院士的排名。

 

三、Theauthors’affiliationsareasfollows:作者单位如下:

theChineseCenterforDiseaseControlandPrevention,Beijing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北京(Q.L.,X.W.,L.Z.,R.R.,N.X.,C.L.,D.L.,J.Z.,W.T.,L.J.,Q.W.,R.W.,Y.Z.,G.Shi,G.F.G.,Z.F.),

theHubeiProvincialCenterforDiseaseControlandPrevention,Wuhan,Hubei湖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湖北武汉(X.G.,Y.T.,X.X.,Y.W.,Q.C.,M.L.,C.C.,R.Y.,S.Z.,Y.Luo,B.Y.),

theWorldHealthOrganizationCollaboratingCentreforInfectiousDiseaseEpidemiologyandControl,SchoolofPublicHealth,UniversityofHongKong,HongKong 香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世界卫生组织传染病流行病学及控制合作中心,香港(P.W.,K.S.M.L.,E.H.Y.L.,J.Y.W.,T.T.Y.L.,J.T.W.,B.J.C.,G.M.L.),

theChineseFieldEpidemiologyTrainingProgram,ChineseCenterforDiseaseCon-trolandPrevention,Beijing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中国现场流行病学培训项目,北京(T.L.,R.Y.,S.Z.,H.Liu,Y.Liu,G.Shao,H.Li,Z.T.),

theJingzhouCenterforDiseaseControlandPrevention,Jingzhou,Hubei湖北省荆州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T.L.),

theChengduCenterforDiseaseControlandPrevention,Chengdu,Sichuan四川省成都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H.Liu);

theHunanProvincialCenterforDiseaseControlandPrevention,Changsha,Hunan湖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湖南长沙(Y.Liu),

theAnyangMunicipalCenterforDiseaseControlandPrevention,Anyang,Henan河南省安阳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G.Shao),

thePanjinCenterforDiseaseControlandPrevention,Panjin,Liaoning辽宁盘锦疾病预防控制中心(H.Li),

theGuizhouCenterforDiseaseControlandPrevention,Guiyang,Guizhou贵州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贵州贵阳(Z.T.),

theJiadingDistrictCenterforDiseaseControlandPrevention,Shanghai上海市嘉定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Y.Y.),

theNanchangCenterforDiseaseControlandPrevention,Nanchang,Jiangxi南昌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江西南昌(Z.D.),

theInnerMongoliaComprehensiveCenterforDiseaseControlandPrevention,Hohhot,InnerMongolia内蒙古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呼和浩特,内蒙古(B.L.),

andtheBaoshanDistrictCenterforDiseaseControlandPrevention,Shanghai以及上海市宝山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Z.M.)

 

总共有45名作者,14个机构的通力合作,完成了这项研究,并形成论文公开发表。

 

论文被全球顶级杂志定性为具有重要公共卫生意义,因此绿色通道快速审批,快速发表。

 

四、论文摘要:

BACKGROUND背景

Theinitialcasesofnovelcoronavirus(2019-nCoV)–infectedpneumonia(NCIP)oc-curredinWuhan,HubeiProvince,China,inDecember2019andJanuary2020.Weanalyzeddataonthefirst425confirmedcasesinWuhantodeterminetheepidemio-logiccharacteristicsofNCIP.

2019年12月和2020年1月,中国湖北省武汉市首次发现新冠状病毒(2019-ncov)感染肺炎(NCIP)的病例。我们通过对武汉市前425例确诊病例的资料分析,确定NCIP的流行病学特征。

METHODS方法

Wecollectedinformationondemographiccharacteristics,exposurehistory,andillnesstimelinesoflaboratory-confirmedcasesofNCIPthathadbeenreportedbyJanuary22,2020.Wedescribedcharacteristicsofthecasesandestimatedthekeyepidemiologictime-delaydistributions.Intheearlyperiodofexponentialgrowth,weestimatedtheepidemicdoublingtimeandthebasicreproductivenumber.

我们收集了2020年1月22日之前报告的NCIP实验室确诊病例的人口统计学特征、接触史和疾病时间表。我们描述了病例的特点,并估计了关键的流行病学时延分布。在指数增长初期,我们估计了流行倍增时间和基本传染数。

RESULTS结果

Amongthefirst425patientswithconfirmedNCIP,themedianagewas59yearsand56%weremale.Themajorityofcases(55%)withonsetbeforeJanuary1,2020,werelinkedtotheHuananSeafoodWholesaleMarket,ascomparedwith8.6%ofthesubsequentcases.Themeanincubationperiodwas5.2days(95%confidenceinter-val[CI],4.1to7.0),withthe95thpercentileofthedistributionat12.5days.Initsearlystages,theepidemicdoubledinsizeevery7.4days.Withameanserialintervalof7.5days(95%CI,5.3to19),thebasicreproductivenumberwasestimatedtobe2.2(95%CI,1.4to3.9).

在前425例确诊为NCIP的患者中,中位年龄为59岁,56%为男性。在2020年1月1日前发病的病例中,与华南海鲜批发市场有关的占大多数(55%),而在随后的病例中,这一比例为8.6%。平均潜伏期为5.2天(95%置信区间[CI],4.1天至7.0天),潜伏期分布的95百分位数为12.5天。在早期阶段,疫情每7.4天就扩大一倍。平均连续时间间隔为7.5天(95%CI,5.3~19),基本传染数估计为2.2(95%CI,1.4~3.9)。

CONCLUSIONS结论

Onthebasisofthisinformation,thereisevidencethathuman-to-humantransmissionhasoccurredamongclosecontactssincethemiddleofDecember2019.Considerableeffortstoreducetransmissionwillberequiredtocontroloutbreaksifsimilardynamicsapplyelsewhere.Measurestopreventorreducetransmissionshouldbeimplementedinpopulationsatrisk.(FundedbytheMinistryofScienceandTechnologyofChinaandothers.)

根据这一研究信息,有证据表明,自2019年12月中旬以来,密切接触者之间发生了人传人。如果其他地方也出现类似的情况,将需要作出相当大的努力来减少传播,以控制疫情。应在高危人群中实施预防或减少传播的措施。(由中国科学技术部等资助)

 

 

 

钟南山院士论文

发表时间:PostedFebruary09,2020.

 

一、论文标题:Clinicalcharacteristicsof2019novelcoronavirusinfectioninChina

2019年中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临床特点

 

二、作者清单:

Wei-jieGuan1*,Ph.D.,

Zheng-yiNi2*,M.D.,

YuHu3*,M.D.,

Wen-huaLiang1,4*,Ph.D.,

Chun-quanOu5*,MSc.,

Jian-xingHe1,6*,M.D.,

LeiLiu7,8*,M.D.,

HongShan9*,M.D.,

Chun-liangLei10*,M.D.,

DavidS.C.Hui11*,M.D.,

BinDu12*,M.D.,

Lan-juanLi13*,M.D.,

GuangZeng14*,MSc.,

Kwok-YungYuen15*,Ph.D.,

Ru-chongChen1,M.D.,

Chun-liTang1,M.D.,

TaoWang1,M.D.,

Ping-yanChen4,M.D.,

JieXiang2,M.D.,

Shi-yueLi1,M.D.,

Jin-linWang1,M.D.,

Zi-jingLiang16,M.D.,

Yi-xiangPeng17,M.D.,

LiWei18,M.D.,

YongLiu19,M.D.,

Ya-huaHu20,M.D.,

PengPeng21,M.D.,

Jian-mingWang22,M.D.,

Ji-yangLiu23,M.D.,

ZhongChen24,M.D.,

GangLi25,M.D.,

Zhi-jianZheng26,M.D.,

Shao-qinQiu27,M.D.,

JieLuo28,M.D.,

Chang-jiangYe29,M.D.,

Shao-yongZhu30,M.D.,

Nan-shanZhong1,M.D.,(钟南山院士)通讯作者

 

 

 

三、合作单位:

StateKeyLaboratoryofRespiratoryDisease,NationalClinicalResearchCenterforRespiratoryDisease,GuangzhouInstituteofRespiratoryHealth,TheFirstAffiliatedHospitalofGuangzhouMedicalUniversity,GuangzhouMedicalUniversity,Guangzhou,China广州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广州呼吸健康研究所,呼吸疾病国家临床研究中心,呼吸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广州市,中国;

WuhanJin-yintanHospital,Wuhan,Hubei,China武汉金银潭医院,武汉市,湖北省,中国;

UnionHospital,TongjiMedicalCollege,HuazhongUniversityofScienceandTechnology,Wuhan,Hubei430022,China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武汉市,湖北省,中国;

DepartmentofThoracicOncology,TheFirstAffiliatedHospitalofGuangzhouMedicalUniversity,Guangzhou,China广州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胸肿瘤科,广州市,中国;

StateKeyLaboratoryofOrganFailureResearch,DepartmentofBiostatistics,Guangdong器官衰竭研究国家重点实验室生物统计室 广东省;

ProvincialKeyLaboratoryofTropicalDiseaseResearch,SchoolofPublicHealth,SouthernMedicalUniversity,Guangzhou,China南方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热带病研究省级重点实验室,广州市,中国;

DepartmentofThoracicSurgeryandOncology,TheFirstAffiliatedHospitalofGuangzhouMedicalUniversity,Guangzhou,China广州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胸外科肿瘤科,广州市,中国;

ShenzhenThirdPeople’sHospital,Shenzhen,China深圳第三人民医院,深圳市,中国;

TheSecondAffiliatedHospitalofSouthernUniversityofScienceandTechnology,NationalClinicalResearchCenterforInfectiousDiseases,Shenzhen,China华南理工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国家传染病临床研究中心,深圳市,中国;

TheFifthAffiliatedHospitalofSunYat-senUniversity,Zhuhai,Guangdong,China中山大学附属第五医院,珠海市,广东省,中国;

GuangzhouEighthPeople'sHospital,GuangzhouMedicalUniversity,Guangzhou,Guangdong,China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广州医科大学,广州,中国;

DepartmentofMedicine&Therapeutics,TheChineseUniversityofHongKong,HongKongSAR,China香港中文大学内科及药物治疗系,香港特别行政区,中国;

MedicalICU,PekingUnionMedicalCollegeHospital,PekingUnionMedicalCollegeandChineseAcademyofMedicalSciences,Peking,China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北京协和医院,医疗ICU;

StateKeyLaboratoryforDiagnosisandTreatmentofInfectiousDiseases,NationalClinicalResearchCenterforInfectiousDiseases,TheFirstAffiliatedHospital,CollegeofMedicine,ZhejiangUniversity,Hangzhou,Zhejiang,China浙江大学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国家传染病临床研究中心,传染病诊断与治疗国家重点实验室,杭州市,浙江省,中国;

ChineseCenterforDiseaseControlandPrevention,Beijing,China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北京市,中国;

DepartmentofClinicalMicrobiologyandInfectionControl,TheUniversityofHongKong-ShenzhenHospital,Shenzhen,Guangdong,People'sRepublicofChina;香港大学,深圳医院临床微生物及感染控制系,深圳市,广东省,中国;

DepartmentofMicrobiology,LiKaShingFacultyofMedicine,TheUniversityofHongKong,Pokfulam,HongKongSpecialAdministrativeRegion,China;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微生物学系,香港特别行政区,薄扶林,中国;

CarolYuCentreforInfection,LiKaShingFacultyofMedicine,TheUniversityofHongKong,Pokfulam,HongKongSpecialAdministrativeRegion,China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CarolYu感染中心,香港特别行政区,薄扶林,中国;

DepartmentofEmergencyRoom,TheFirstAffiliatedHospitalofGuangzhouMedicalUniversity,Guangzhou510120,China广州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急诊科,广州市,中国;

TheCentralHospitalofWuhan,Wuhan,Hubei,China武汉市中心医院,武汉市,湖北省,中国;

WuhanNo.1Hospital,WuhanHospitalofTraditionalChineseandWesternMedicine,Wuhan,Hubei,China武汉第一医院,武汉中西医结合医院,武汉市,湖北省,中国;

ChengduPublicHealthClinicalMedicalCenter,Chengdu,Sichuan,China成都市公共卫生临床医学中心,成都市,四川省,中国;

HuangshiCentralHospitalofEdongHealthcareGroup,AffiliatedHospitalofHubeiPolytechnicUniversity,Huangshi,Hubei,China湖北工业大学附属黄石市华东医疗集团黄石中心医院,黄石市,湖北省,中国;

WuhanPulmonaryHospital,Wuhan,430030,Hubei,China武汉肺部医院,武汉市,湖北省,中国;

TianyouHospitalAffiliatedtoWuhanUniversityofScienceandTechnology,Wuhan,Hubei,China武汉科技大学附属天佑医院,武汉市,湖北省,中国;

TheFirstHospitalofChangsha,Changsha,Hunan,China中国湖南省长沙市第一医院,长沙市,湖南省,中国;

TheThirdPeople'sHospitalofHainanProvince,Sanya,572000,Hainan,China海南省第三人民医院,三亚市,海南省,中国;

HuanggangCentralHospital,Huanggang,Hubei,China黄冈市中心医院,黄冈市,湖北省,中国;

WenlingFirstPeople'sHospital,Wenling,Zhejiang,China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温岭市,浙江省,中国;

TheThirdPeople'sHospitalofYichang,Yichang,HubeiProvince,China宜昌第三人民医院,宜昌市,湖北省,中国;

AffiliatedTaiheHospitalofHubeiUniversityofMedicine,Shiyan,China湖北医科大学附属泰和医院,十堰市,湖北省,中国;

XiantaoFirstPeople'sHospital,Xiantao,China仙桃第一人民医院,仙桃市,湖北省,中国;

ThePeople'sHospitalofHuangpiDistrict,Wuhan,China黄陂区人民医院,武汉市。湖北省,中国;

总共有37名作者,33个机构的通力合作,完成了这项研究,并形成论文公开发表。

研究为临床诊疗提供了重要的指导意义。

 

四、Abstract:摘要:

Background:背景:

SinceDecember2019,acuterespiratorydisease(ARD)dueto2019novelcoronavirus(2019-nCoV)emergedinWuhancityandrapidlyspreadthroughoutChina.Wesoughttodelineatetheclinicalcharacteristicsofthesecases.

2019年12月以来,由2019年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引起的急性呼吸系统疾病(acuterespiratorydisease,ARD)在武汉市出现,并迅速在全国蔓延。我们试图描述这些病例的临床特征。

Methods:方法:

Weextractedthedataon1,099patientswithlaboratory-confirmed2019-nCoVARDfrom552hospitalsin31provinces/provincialmunicipalitiesthroughJanuary29th,2020.

我们提取了截至2020年1月29日31个省/直辖市的552家医院1099例实验室确诊2019-nCoVARD患者的数据。

Results:结果:

Themedianagewas47.0years,and41.90%werefemales.Only1.18%ofpatientshadadirectcontactwithwildlife,whereas31.30%hadbeentoWuhanand71.80%hadcontactedwithpeoplefromWuhan.Fever(87.9%)andcough(67.7%)werethemostcommonsymptoms.Diarrheaisuncommon.Themedianincubationperiodwas3.0days(range,0to24.0days).Onadmission,ground-glassopacitywasthetypicalradiologicalfindingonchestcomputedtomography(50.00%).Significantlymoreseverecaseswerediagnosedbysymptomsplusreverse-transcriptasepolymerase-chain-reactionwithoutabnormalradiologicalfindingsthannon-severecases(23.87%vs.5.20%,P<0.001).Lymphopeniawasobservedin82.1%ofpatients.55patients(5.00%)wereadmittedtointensivecareunitand15(1.36%)succumbed.Severepneumoniawasindependentlyassociatedwitheithertheadmissiontointensivecareunit,mechanicalventilation,ordeathinmultivariatecompeting-riskmodel(sub-distributionhazardsratio,9.80;95%confidenceinterval,4.06to23.67).

中位年龄为47.0岁,41.90%为女性。仅有1.18%的患者与野生动物有过直接接触,而31.30%的患者曾到过武汉,71.80%的患者与来自武汉的人有过接触。最常见的症状是发烧(87.9%)和咳嗽(67.7%)。腹泻少见。潜伏期中位数为3.0天(范围为0至24.0天)。入院时,毛玻璃样阴影是胸部CT的典型放射学表现(50.00%)。与不严重的病例相比,有症状与逆转录酶聚合酶链式反应而无放射学异常的病例明显多于不严重的病例(23.87%比5.20%,P<0.001)。淋巴细胞减少占82.1%。55例(5.00%)患者入住重症监护病房,15例(1.36%)死亡。在多元竞争风险模型中,重症肺炎与重症监护病房的入院、机械通气或死亡独立相关(部分分布危险比9.80; 95%置信区间,4.06到23.67)。

Conclusions:结论:

The2019-nCoVepidemicspreadsrapidlybyhuman-to-humantransmission.Normalradiologicfindingsarepresentamongsomepatientswith2019-nCoVinfection.Thediseaseseverity(includingoxygensatsuration,respiratoryrate,bloodleukocyte/lymphocytecountandchestX-ray/CTmanifestations)predictpoorclinicaloutcomes.

2019年的ncov疫情通过人际传播迅速传播。在一些2019-nCoV感染患者中存在正常的放射学表现。疾病的严重程度(包括氧饱和度、呼吸频率、血液白细胞/淋巴细胞计数和胸部x线/CT表现)预示着不良的临床结果。

 

两篇论文比较:

 

高福院士论文

钟南山院士论文

发表日期

2020年1月29日

2020年2月9日

作者数

45

37

合作

单位数

14

33

样本量

425

1099

研究类型

流行病学回顾性研究

临床特征回顾性研究

患者中位年龄

59岁

47岁

15岁以下患者比例

0%

0.9%

性别

56%为男性,44%为女性

68.10%为男性,41.90%为女性

 

因为时间关系,我只列出了以上几个。个人觉得两项研究都是疫情相关且具有重大卫生意义的。WHO来中国调查评估并且做出最终决定的时候,提交给他们国际顶级杂志上公开发表同行评定的文献,比我国自己提交的内部报告要有说服力的多。

 

这是一个全新的病毒,对于它本身的病毒学特征,基因组特征,传播特征,易感人群,临床感染特征,治疗措施等等,都是从无到有,逐渐揭开面纱的过程;科学家们要基于现有的证据,迅速做出分析和结论;在随后的调查过程中,可能会不断出现新的证据,也可能病毒的本身某些特性,包括传播特性产生了变化,因而改进甚至推翻之前的结论,包括钟院士也根据新证据多次调整自己的结论,这就是对待科学应有的态度。

 

什么是回归性研究?

Retrospectivestudy

回归性研究

Aretrospectivestudylooksbackwardsandexaminesexposurestosuspectedriskorprotectionfactorsinrelationtoanoutcomethatisestablishedatthestartofthestudy.

一项回顾性研究是回顾并检查与研究开始时所确定的结果相关的可疑风险或保护因素的暴露。

 

简单来说:

1,研究时间,从现在推断过去;

2,研究方向,是从结果分析暴露。

 

把现在手头所有获得的证据,汇总,整理,分析,产生结果,形成结论。

 

完全可以想像,各界卫生工作者在疾控或者医疗本职工作完成之后,不眠不休日以继夜的总结现在能够获取的数据,分析并且撰写论文,指导中国和全球下一步预防治疗工作,是多么艰辛的过程。向各界为抗击疫情而不懈努力的人致敬

 

高院士与钟院士抗击疫情的努力与发表论文并不冲突,而且研究病毒并且公开发表研究进展,促进全球加快研究病毒防控,就是在为控制疫情努力。搞科研的人都了解,公开发表的论文,与写微信公众号文章完全不同。如果是写公众号文章,很多文字拍脑门或者东拼西凑的撰写就可以发表,很多事情没有充分证据也可以洋洋洒洒数千字。国际优秀期刊审核极为严苛,看的不是你的文字,看的是你的研究目的,设计,方法,内容,结果,结论等是否有价值,是否有创新发现,是否值得发表供全球科研人员参考,越高级的杂志越是如此。

 

看完两位院士的文章,我觉得网上流传的高院士保密数据,就为了发论文,以及只顾发论文,不顾疫情,这黑的非常没有水平,不过却有很多人信了,这也可以理解,因为毕竟大多数人不是科研人员。

 

高院士因为一个排名如此不重要的文章承受了这么多的骂声,真的很好奇这个微博热搜一开始是如何出现的,一步步黑的像是有策划的一样?作为中疾控的专家确实得罪了华南海鲜市场的所有者以及其背后的保护伞,不过我真的很好奇微博的舆论怎么如此容易就被煽动,估计大部分人没有看过文章就被点燃了怒火。能否查查微博有没有人在买热搜?

 

文章能够在国际顶级杂志公开发表,背后是科研人员艰辛的科研努力,需要很多人很多机构共同的努力才能完成。高院士和钟院士发表的这两篇论文,都值得尊敬。我们可以看不懂,可以不理解,但不该不经思考,甚至连论文都没看过,就义愤填膺的跟着节奏谩骂。诚然,此次疫情爆发超出所有人的预期,大家有愤怒的情绪完全可以理解,不过这种愤怒的情绪很容易会被别有用心的人当枪使了,而对疫情的控制完全无益。

 

我宁愿相信那些跟风发文,煽动情绪,站在道德制高点谩骂的自媒体们,在赚得大把点击率,增长大量粉丝,收获无数打赏之后,能有一小部分捐赠给灾区,也算为疫情控制做出了一些贡献。

 

 

新型冠状病毒高福院士论文钟南山院士文章摘要概览

推荐阅读

谭先振被审查调查,还能继续当厅长,湖北这操作网友不明白……
众所周知,疫情关键时期,黄某英进京事件,牵扯了许多干部,有的撤职,有的被立案审查调查,其中,波及的最大干部莫过于湖北省谭先振省司法厅党委书记、厅长谭先振。 调查发现,黄某英事件中,湖北省司法厅、省监狱管理局、武汉女子监狱、武汉市东西湖区公安分局等单位相关领导和工作人员,政治意识、大局意识和责任意识淡薄,违背党中央关于内防扩散、外防输出重大决策部,致使黄某英在已有发热症...[详细]
2020-03-14
凤姐罗玉凤(YuFeng Luo)在美国确诊死亡,到底冤不冤?
晚一点打开微博的时候,罗玉凤的名字挂在热搜榜上。 #罗玉凤被传在美国确诊新冠肺炎死亡# 话题讨论度过百万,8090后的青年人纷纷感叹物是人非。 说实话,叔看到这个消息,不论新闻的真实性如何,唏嘘是有的,但却可怜不起来。 或许年轻的一代对这个名字些许陌生,但作为一个90后,罗玉凤却是一个叫人记忆深刻的名字。 罗玉凤是第一代暴火的网络人物,也是在审丑风气刚开始盛行的年头里,一个不可抹去的...[详细]
2020-03-13
李跃华是神医还是神棍?请用治疗效果来判定
一场疫情,将李跃华推到风口浪尖。 说人说他是神医凭一己之力成功救治众多病人,不是神医是什么?有人说他是神棍非常时期混水摸鱼,吹嘘包治百病,不是神棍是什么?黑白对立的评价,孰是孰非?先来看看李跃华的求学经历吧。 李跃华,生于一九六四年,一九八二年毕业于华中师范大学第一附属中学。 注意,这所中学堪称湖北省第一中学。 今天的华中师范大学第一附属中学,是湖北省人民政府唯一命名的窗...[详细]
2020-03-04
李文亮同科室医生梅仲明因新冠肺炎牺牲,武汉中心医院已痛失3位医生
据武汉中心医院微信公众号消息,该院眼科主任梅仲明3日因新冠肺炎去世。 武汉市中心医院另一名医生介绍, 梅仲明医生是在抗击新冠肺炎的战役中倒下,这是该医院第3位殉职的医生。 他和李文亮一组,感染也是前后不久。 视频来源:腾讯视频 武汉医生梅仲明因新冠肺炎去世 据武汉中心医院微信公众号消息,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副主任、主任医师梅仲明同志,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工作中不幸染病,经全力抢救无...[详细]
2020-03-04
江学庆、梅仲明和李文亮团聚的2位医院同事
2020年2月7日凌晨,武汉中心医院的一名医生去世,亿万网民为他在网络里举行国葬,我们都记住了口罩上面这双清澈的眸,对于他情况的调查已过去近一个月,如果他是一位外国的友人,是否这份调查结果依然需要我们等这么久 武汉中心医院因这次新冠疫情而被国人熟知,据说,医院就在华南海鲜市场旁边,就近原则,是最早接收新冠肺炎病例的医院之一。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那时的防范意识并不强,医护人员就...[详细]
2020-03-04
韩国“新天地”会长李万熙下跪谢罪是无知者无畏?
韩国新天地会长下跪谢罪是无知者无畏? 世界大同,在病毒面前,人类不分国界,每一个生命都是需要尊重的,在中国疫情严峻的情况下,近期世界一些国家也传来不幸的消息,其中伊朗、韩国、日本、意大利等国家疫情日益严重,世界卫生组织在担心这些国家的疫情将会蔓延,对人类的健康造成很大的影响;然而在这期间发生很多令人不解的事情,如在韩国,当病毒出现的时候,韩国当局也曾呼吁减少聚会,然而...[详细]
2020-03-03
武汉抗疫“神医”李跃华被查!伪造学历、行医执照,非法用药……
从未见过如此自信的假医生 李跃华涉嫌伪造、变造、买卖医师执业证书;其自行配制的注射材料未取得药品监督管理部门许可;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非法行医并进行虚假宣传;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乘车出行 曾宣称采用低浓度苯酚注射颈部穴位的方式,成功治愈湖北省司法厅退休副厅长陈北洋新冠肺炎的武汉神医李跃华,引起广泛关注之后,等来的是处罚。 近日,湖北省卫生计生委综合监督局发布了《关于...[详细]
2020-03-03
继厅官陈北洋“耍官威”事件后,“武汉神医”李跃华也出现“反转“了
湖北退休厅官陈北洋违反传染病防治法规和防控工作规定,在本人及其家人确诊新冠肺炎后,不服从集中隔离、入院治疗等措施,并违规出入公共场所,影响恶劣。 但陈厅官的事件却一度出现反转的迹象,因为在他所公布的一封致歉信中,陈厅官表示自己也是受害者,一月底的时候一家三口患病,但四处托人也找不到一张床位,后经人介绍接受一位叫做李跃华医生的医治,三人先后痊愈。而当居委会要求安排其入院...[详细]
2020-03-03
黄明英如何出的武汉?如何进的北京?
神秘人物黄某英,今天终于揭开面纱。 五天前,这个因犯贪污罪而出狱的湖北恩施女子,书写了一出千里走单骑的今世传奇,引起全国关注。 现在,因为他,一批人落马、受处分。 在释明黄明英问题上,有关部门采取了两步走策略。 先是最高联合调查组公布调查结果,重点是黄某英如何出的武汉,对责任作出认定;后是北京市纪委监委调查组也公布了调查结果,重点则是黄某英如何进的北京,压实谁的责任。 双方...[详细]
2020-03-03
李文亮、火神山、雷神山、赵继先、瑞德西韦等商标注册事件的后续专业性思考
李文亮、火神山、雷神山、赵继先、瑞德西韦被部分主体申请注册商标经国家知识产权局通告和媒体报道出来后,今日再检索时,上述词语已经全部从商标局官网的检索结果中消失了,感到非常的欣慰。 希望看到恶意明显的申请主体诚恳道歉,特别是对相关商标代理机构的严重行政处罚。 共同抗疫面前,知识产权人没有作出多大实质贡献,但国家知识产权局在2月7日下发了《疫情防控相关商标审查指导意见》、2月...[详细]
2020-03-03
被神化的李跃华,其实就是一个赤脚医生
李跃华红了,被封神了。 李跃华何许人也?他只是一名无证的中医,开了一间诊所。 无证行医那就是非法行医,而伪造医师资格证则是犯罪行为,按理说他是能开诊所的。诊所既然开了,那些眉毛连着胡子的事情想说明白也容易,不想说明白自有它的道理。 总之,在这次瘟疫中,李跃华救治了很多人,于是他被封神了。 那么在泱泱国土上还有多少和李跃华一样没有医师资格证却在行医的中医呢? 现在学中医的人还...[详细]
2020-03-03
方方:让后人知道,武汉人经历过什么
方方武汉日记二月初九(3月2日) 正能量如果以这样无知无畏的面目出现,它的正又在哪里?谁说哭过了和发泄过了,就不能站起来继续往前走? 让后人知道,武汉人经历过什么 文/方方 天又下雨,阴沉得厉害。而且,有点像春节前后的寒冷。同事冒着雨,给我送来馒头花卷等食物。我已在文联大院里居住了三十年。多年来,经常得到邻居和同事的照顾,这是让我觉得倍感幸运的事。今天晚上,就是吃花卷和小米...[详细]
2020-03-03
李跃华、张胜兵被抓,神医事件并没有结束
退休厅长耍官威,确诊不愿隔离。 火了自己,也带火了个体医生李跃华。 在支持者笔下,李跃华接诊新冠肺炎患者,不戴口罩直接面对,而且全部治愈,既有效果又有胆识。 有如神医。 神医不无贬意。 但李跃华确实向卫生部门主动请战,要求抗疫,声称共赴国难,匹夫有责,愿一切以病人受益为最大原则。 似乎拳拳之心,隔屏可见。 一片支持声下,也有自称医学人士发文称,并非神医有多神,而是笨蛋有多笨李...[详细]
2020-03-03
孙杨暴力对抗药检案:谁也代表不了国家,包括孙杨
闹得沸沸扬扬的孙杨暴力对抗药检案终于尘埃落定。今日下午5点,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宣布,孙杨被禁赛8年。 判决结果不太可能再有翻转。虽然,在理论上,孙杨可以上诉,但据历史经验,这类案件的翻案率极低。舆论普遍认为,仲裁结果基本上可视为终审判决。 孙杨的运动生命,可以说,已经被判了死刑。一个杰出的运动员,消失在赛场上,无论如何,都是一件不幸的事。孙杨自己,也明白这一点,听到宣判时,...[详细]
2020-02-29
孙杨被判禁赛八年?还原孙杨事件始末
01 2020年2月28日下午,北京时间下午5点,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公布了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诉孙杨和国际泳联案听证会的裁决书,孙杨被禁赛八年,即日起生效。 裁定原因为: 孙杨未完整配合反兴奋剂检查 且没有足够证明为何破坏检测样本, 孙杨有权对裁决结果上诉。之前的所获得的成绩依然有效。 得知这一消息时,我整个人都不好了,什么?明明视频、证人都有,明明证据确凿,怎么就判禁赛了呢?还是...[详细]
2020-02-29
  • 高福院士是一个怎么样的传奇人物,在这次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蔓延中他在做什么?
    这次武汉肺炎来得太突然,影响也非常大,给全国人民的生活带来了很多不方便。虽然一个多月已经过去了,但形势仍然不乐观,每天官方通报出来确诊的人数还在增加。但让人高兴的是,全国各地都已经采取了严格的防控措施,每天也都有治愈出院的患者,虽然人数不多,但还是能给大家一些希望。 这都是无数人共同努力的结果,特别是很多专家和医护工作人员,他们夜以继日地战斗在疫情前线。在抗击这场突如...
  • 高福违纪被查?最新消息来了!
    人民的眼睛总是雪亮的。 湖北疫情爆发以来,也让各类的魑魅魍魉都显出原形。 这其中,既涌现出了像钟南山、李兰娟、金银潭医院张院长等一大批冲锋在抗击疫情第一线的科学家和医护人员, 他们用自己的身躯,为我们的老百姓为我们阻隔成了一道健康长城。 但是,也有些专家教授的行为饱受争议, 而在其中,因抢发论文而被推上风口浪尖的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尤其惹人注目。 同时身为美国等几国院士的高福院...
  • 钱逢胜,钱逢胜,逢钱必胜
    警惕部分教授利用资本权力欺男霸女 北京事件2019年12月9日晚九点零七分,上海财经大学对钱逢胜事件有了一个官方的正式结论:钱逢胜严重违背教师职业道德,造成极其恶劣社会影响。 根据国家和学校的相关规定,经研究决定,给予钱逢胜开除处分,并按程序报请上级部门批准;撤销其副教授专业技术职务;撤销其教师资格。 初闻钱逢胜首先感兴趣的是他的名字。 钱逢胜,钱逢胜,逢钱必胜。 腰里有钱,自然是...
  • 李兰娟、高福和钟南山,三位院士谁更厉害些?
    第一个人,学生时代沉迷跑步,作为体育生留级2次,荒废了8年青春,35岁才晃晃悠悠入临床... 第二个人,一直在乡村做赤脚医生,长期搞磨草药的勾当... 第三个人,科班出身,年纪轻轻就已经在世界权威SCI国际刊物上发表论文490余篇,爱因斯坦一生的科研成果不及他一个零头... 你愿意相信哪个医生? 第一个人很了不起,他的名字叫钟南山。 最近说的最有名的一句话就是 第二个人很了不起,她的名字叫李兰娟。...
  • 常凯导演一家4口患新型冠状病毒肺炎12天无病床位离世,你品!
    日渐趋暖,有傻帽已经开始户外活动。更有傻帽看了几篇报道,就自诩为消息灵通,大肆宣传现状和某药某物多牛逼之类云云。 对于这两种脑残,喷娃建议,前者锁起来,后者打一顿。原因很简单,大部分人都知道。 便拿昨天在微博上昙花一现的导演事件给大家说说吧。虽然新闻存在娱乐栏目里,但喷娃所看到的,却没有一丝一毫娱乐的属性,下面是这位导演的遗言。 除夕之夜,遵从政令,撤单豪华酒店年夜宴。...
  • 李文亮医生“二七”祭文:亮在前方,其路漫漫!
    市民自发祭奠李文亮医生 说起李文亮医生,全国稍微关注疫情的读者,没有不知道的!2月7日凌晨,数以亿计的网民发圈、发微博、发文,以缅怀李文亮医生的离去,堪称是全民祭。 悲伤就像一阵风吹过,肆虐的新冠病毒,陷入了全民抗疫的汪洋大海,关于疫情每天都有好消息和坏消息,李文亮医生迅速成为遥远的记忆。刚刚看了一下日期,突然惊觉文亮医生离开这个世界已经两周了! 中国传统在人过世后,总有一...
  • 今天,我为管轶辩护
    后记的后记:因声明原创需达到三百字,我只好再随便添加几句了:话说这文艺作品呐,总会因为其强大的感染力而让读者代入,而读者也总会根据自己的臆想而代入到他所喜欢的角色中。我甚至认为,一个性无能者,看苍老师的文艺作品,也能把自己幻想成那作品中的无敌猛男。就像周君,看到巴尔扎克的诗句,能幻想这句话是他对别人的质问:您让我汗颜/你的世故,您的精明/引您堕落到如此。可是,可是呢?大...
  • 管轶:英雄,逃兵?
    关于管轶,一直想写点什么,今天理了理,就来说几句。 新冠病毒爆发以来,管轶成了国内知名度最高的病毒学家之一甚至你连之二都说不出来。很多人把管轶捧做英雄,是因为那篇报道让他出名:管轶宣称武汉的疫情严重,感染的人数相对sars十倍起跳等等。而今的数字似乎也印证了管的说法,从此一战封神。 从管轶的履历来看,他的学术水平是很高的。看看他的title:医学微生物学专家,英国皇家医学院外籍院士...
  • 《小蝌蚪找妈妈》作者矫野松去世,享年91岁,因新型冠状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延迟公布死讯
    《小蝌蚪找妈妈》作者矫野松去世,享年91岁,因疫情延迟公布死讯 根据媒体报道,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导演、动画设计师矫野松因生病救治无效,在2020年1月27日去世。因处于特殊时期,家属商量后决定将这一消息延迟公布。 矫野松出生于1929年8月,逝世时享年91岁。半个月前,矫野松在上海肺科医院去世。由于当时处于疫情非常期间,家属在商量之后决定不举办悼念活动,也会延迟向外界公告矫野松的死讯。 矫野...
  • 养生大师林海峰吃过期大枣意外去世:“这辈子不再生病”终成现实
    01 最近,著名养生大师林海峰意外死亡事件引发人们持续关注,深入了解此事之后我不禁感叹: 在盲目养生这条作死的道路上,永远不缺乏无畏的勇士。 一说起这位林海峰大师,就不得不提到他具有代表性的观点断食排毒法。 在2005年那个人们对养生有着狂热兴趣的年代,它曾引发一股排毒养生的现象级热潮,引得大批群众纷纷效仿。 也是因此,从05年开始,林海峰就收获了大批粉丝,成为了各大地方卫视养生类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