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5 21:20:14 热度:

高福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李文亮,高福,生死不同天

两个顶尖的医学教授死了,很多人不信,医学教授怎么会死?很多医生死了,很多人不信,医生怎么会死?哦,不对,李文亮死了,他是医生。很多护士死了,很多人不信,哦,不对,柳凡(我记得是她),几乎是毫无防护上阵,初二还在工作,昨天,家人和自己都没了...只剩下弟弟...

 

我不想查阅任何资料,任何时间点,我只是记得12曰31日那天,当朋友圈儿的人们开始以各种姿势来总结无聊的2019年的时候,我似乎看到了一段短语:

 

别去武汉。

 

记得我曾经数过我微信里有几个高人,高人话都不多,但是得认真听,认真思考。

 

我查微博的结果是,武汉训诫了造谣的那8位,我记得点赞的人数庞大,评论区最显眼的是,武汉病毒所就在武汉,那是最牛逼的P4实验室,我还查了地理位置,位于武汉市中心,左有省委,右有武汉大学,好家伙,这位置,怎么跟西安历史博物馆似的。

 

西安的几处基本如此吧,太晚了,没查。

 

那时候知道有李文亮这个人,过了几天,李文亮已经被半夜签署“明白了”,接着上班了,作为一个拼命读书从东北到了湖北又从厦门绕了一圈儿的年轻人来说,除了爱吃炸鸡腿儿,还爱追剧,无外乎我们身边的邻家男孩儿,基于自己的经历,我对医生有着莫名的崇敬,对律师也有一些。

 

比如李庄,谁能保证这个李文亮和李庄不存在丝丝点点的相似性呢?

 

我觉得我也想炸鸡腿儿吃了,我也馋,也爱怀疑,也会时不时的关注高人的点滴,我觉得,“别去武汉”不是那么简单。

 

有时候我会在意大眼儿贼,会在意那些不同的声音,这是客观判断的基础。

 

随后,我不自觉的关注来自武汉的任何消息,相信高人很重要的一点是,中秋节前后喝酒,有位高人曾经告知庚子年不太容易的,并且借着醉意说了很多其他的庚子年,如果几个高人都提示,那就得重视。

 

后来就知道了华南海鲜市场,高福出现了,疾控中心的核心人物,他的举动直接决定着局面,我期待着事实,期待着真相,可是我不是湖北人,甚至都没去过,年底事情多,却也小关注着。

 

海鲜市场关停了,哦?快过年了,该买年货了,关停?多大损失啊,看来多少有点儿小石锤儿吧,或大或小不一定,肯定有事情。

 

然后就是管轶,钟南山的得意弟子到武汉的消息,似乎不太招待见,感觉他的报道内容就是,兴致勃勃的去了,扫眉耷拉眼的就回了香港,说:不止2003年SARS十倍起跳,我写东西基本不敢随便写数字,因为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既然管轶敢说数字,应有他的道理,既然是钟南山的弟子,应该爱惜自己的羽毛。

 

我喜欢爱惜自己羽毛的人。

 

我查了一下,在香港工作,非典时期曾作出巨大研究成果,这么个人,不应该胡说。

 

高福也说话了,没啥事儿,不存在人传人,于是湖北的那些大人们继续开会,大家也继续该干啥干啥,李文亮也该上班上班,他是眼科大夫,很听话,是个听话的人,他相信张文宏说过的,不能欺负听话的人。

 

 

似乎,也有新闻随意带了一句,美国人要求报告武汉地区的不明肺炎患者数字,我想,真特么的事儿必,哪儿都有你。

 

好像还有香港记者去采访,结果被各种各种了...香港一直折腾,弄得我一直都比较烦他们,你看,连武汉都烦你们,把你们给各种各种了...

 

有时候真不应该自己反感谁就不在乎人家说什么,无论信奉还是不信奉,无论是,还是否,无论黑还是白,起码风月同天吧。

 

钟南山去了武汉了,我觉得有点儿坏了,都多大岁数了?这不是老黄忠出马了吗?我开始寻找前几天公布的不明肺炎患者数字,开始期待是不是有官方媒体说一下:管轶和钟南山是否沟通了?说什么了?

 

查了有这两个人名字的链接,没有媒体报道。

 

查了李文亮,似乎也被感染了,精神头儿还不错,封闭治疗,还在发微博,照片上大眼睛,虽然戴着口罩,自信满满的样子也能感觉得到。这小伙子,真豪横。

 

没几天,钟南山和李兰娟就建议封城了。

 

我傻了。

 

封城意味着什么?这可是杀伐决断的决定,出大事儿了。

 

再看高福,信誓旦旦的说可以成功把疫苗给研究出来,并且在年三十左右在柳叶刀发布论文,林林总总,严谨系统。

 

我怒了。

 

恐惧与愤怒让我写了很多关于他的文字,都被删了。

 

眼看着数字飙升和叮嘱身边的亲戚朋友不外出,成为我过大年的节奏,甚至考虑建议一线城市也封城,从1月30日到2月13日,半个月,到正月十五,封的越彻底,后期控制的越好。

 

忐忑间读了很多文章,很关注北青深一度的报道,似乎是他们去医院和李文亮做沟通写了很多的,客观理智,小有情绪,很正常。

 

我开始查阅SARS,MERS,和新型冠状病毒的关系,拒绝艺术圈儿的任何煽情,偶尔,也看看那帮子人究竟可以恶心到什么程度,可以和高福的各种解释相媲美,高福解释说,我以专业的态度告诉你们这些不专业的人,那是回顾性论文...

 

恶心有时候是不分职业的,高福的精气神儿和李文亮的精气神儿差距怎么那么大呢?不都是医生吗?

 

李文亮死了。

 

朋友圈儿怒了。

 

白岩松不是说这个病对年老多病的人比较狠吗?不想提白岩松了,看到他洗地的姿势,我白敬重他这么多年了。

 

高福还活着,只是骂他的文章没那么快被删了,

李文亮死了,纪念他的文章也不会被删了,

高福不说话了,他活着,

李文亮不说话了,他死了,

风月同天,得是活着的人吧,或是都死了的,

还是无论生,无论死,都风月同天?

还是生死不同天呢?

 

李文亮头7,让我们缅怀他

严重违纪违法高福涉嫌

推荐阅读

谭先振被审查调查,还能继续当厅长,湖北这操作网友不明白……
众所周知,疫情关键时期,黄某英进京事件,牵扯了许多干部,有的撤职,有的被立案审查调查,其中,波及的最大干部莫过于湖北省谭先振省司法厅党委书记、厅长谭先振。 调查发现,黄某英事件中,湖北省司法厅、省监狱管理局、武汉女子监狱、武汉市东西湖区公安分局等单位相关领导和工作人员,政治意识、大局意识和责任意识淡薄,违背党中央关于内防扩散、外防输出重大决策部,致使黄某英在已有发热症...[详细]
2020-03-14
凤姐罗玉凤(YuFeng Luo)在美国确诊死亡,到底冤不冤?
晚一点打开微博的时候,罗玉凤的名字挂在热搜榜上。 #罗玉凤被传在美国确诊新冠肺炎死亡# 话题讨论度过百万,8090后的青年人纷纷感叹物是人非。 说实话,叔看到这个消息,不论新闻的真实性如何,唏嘘是有的,但却可怜不起来。 或许年轻的一代对这个名字些许陌生,但作为一个90后,罗玉凤却是一个叫人记忆深刻的名字。 罗玉凤是第一代暴火的网络人物,也是在审丑风气刚开始盛行的年头里,一个不可抹去的...[详细]
2020-03-13
李跃华是神医还是神棍?请用治疗效果来判定
一场疫情,将李跃华推到风口浪尖。 说人说他是神医凭一己之力成功救治众多病人,不是神医是什么?有人说他是神棍非常时期混水摸鱼,吹嘘包治百病,不是神棍是什么?黑白对立的评价,孰是孰非?先来看看李跃华的求学经历吧。 李跃华,生于一九六四年,一九八二年毕业于华中师范大学第一附属中学。 注意,这所中学堪称湖北省第一中学。 今天的华中师范大学第一附属中学,是湖北省人民政府唯一命名的窗...[详细]
2020-03-04
李文亮同科室医生梅仲明因新冠肺炎牺牲,武汉中心医院已痛失3位医生
据武汉中心医院微信公众号消息,该院眼科主任梅仲明3日因新冠肺炎去世。 武汉市中心医院另一名医生介绍, 梅仲明医生是在抗击新冠肺炎的战役中倒下,这是该医院第3位殉职的医生。 他和李文亮一组,感染也是前后不久。 视频来源:腾讯视频 武汉医生梅仲明因新冠肺炎去世 据武汉中心医院微信公众号消息,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副主任、主任医师梅仲明同志,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工作中不幸染病,经全力抢救无...[详细]
2020-03-04
江学庆、梅仲明和李文亮团聚的2位医院同事
2020年2月7日凌晨,武汉中心医院的一名医生去世,亿万网民为他在网络里举行国葬,我们都记住了口罩上面这双清澈的眸,对于他情况的调查已过去近一个月,如果他是一位外国的友人,是否这份调查结果依然需要我们等这么久 武汉中心医院因这次新冠疫情而被国人熟知,据说,医院就在华南海鲜市场旁边,就近原则,是最早接收新冠肺炎病例的医院之一。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那时的防范意识并不强,医护人员就...[详细]
2020-03-04
韩国“新天地”会长李万熙下跪谢罪是无知者无畏?
韩国新天地会长下跪谢罪是无知者无畏? 世界大同,在病毒面前,人类不分国界,每一个生命都是需要尊重的,在中国疫情严峻的情况下,近期世界一些国家也传来不幸的消息,其中伊朗、韩国、日本、意大利等国家疫情日益严重,世界卫生组织在担心这些国家的疫情将会蔓延,对人类的健康造成很大的影响;然而在这期间发生很多令人不解的事情,如在韩国,当病毒出现的时候,韩国当局也曾呼吁减少聚会,然而...[详细]
2020-03-03
武汉抗疫“神医”李跃华被查!伪造学历、行医执照,非法用药……
从未见过如此自信的假医生 李跃华涉嫌伪造、变造、买卖医师执业证书;其自行配制的注射材料未取得药品监督管理部门许可;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非法行医并进行虚假宣传;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乘车出行 曾宣称采用低浓度苯酚注射颈部穴位的方式,成功治愈湖北省司法厅退休副厅长陈北洋新冠肺炎的武汉神医李跃华,引起广泛关注之后,等来的是处罚。 近日,湖北省卫生计生委综合监督局发布了《关于...[详细]
2020-03-03
继厅官陈北洋“耍官威”事件后,“武汉神医”李跃华也出现“反转“了
湖北退休厅官陈北洋违反传染病防治法规和防控工作规定,在本人及其家人确诊新冠肺炎后,不服从集中隔离、入院治疗等措施,并违规出入公共场所,影响恶劣。 但陈厅官的事件却一度出现反转的迹象,因为在他所公布的一封致歉信中,陈厅官表示自己也是受害者,一月底的时候一家三口患病,但四处托人也找不到一张床位,后经人介绍接受一位叫做李跃华医生的医治,三人先后痊愈。而当居委会要求安排其入院...[详细]
2020-03-03
黄明英如何出的武汉?如何进的北京?
神秘人物黄某英,今天终于揭开面纱。 五天前,这个因犯贪污罪而出狱的湖北恩施女子,书写了一出千里走单骑的今世传奇,引起全国关注。 现在,因为他,一批人落马、受处分。 在释明黄明英问题上,有关部门采取了两步走策略。 先是最高联合调查组公布调查结果,重点是黄某英如何出的武汉,对责任作出认定;后是北京市纪委监委调查组也公布了调查结果,重点则是黄某英如何进的北京,压实谁的责任。 双方...[详细]
2020-03-03
李文亮、火神山、雷神山、赵继先、瑞德西韦等商标注册事件的后续专业性思考
李文亮、火神山、雷神山、赵继先、瑞德西韦被部分主体申请注册商标经国家知识产权局通告和媒体报道出来后,今日再检索时,上述词语已经全部从商标局官网的检索结果中消失了,感到非常的欣慰。 希望看到恶意明显的申请主体诚恳道歉,特别是对相关商标代理机构的严重行政处罚。 共同抗疫面前,知识产权人没有作出多大实质贡献,但国家知识产权局在2月7日下发了《疫情防控相关商标审查指导意见》、2月...[详细]
2020-03-03
被神化的李跃华,其实就是一个赤脚医生
李跃华红了,被封神了。 李跃华何许人也?他只是一名无证的中医,开了一间诊所。 无证行医那就是非法行医,而伪造医师资格证则是犯罪行为,按理说他是能开诊所的。诊所既然开了,那些眉毛连着胡子的事情想说明白也容易,不想说明白自有它的道理。 总之,在这次瘟疫中,李跃华救治了很多人,于是他被封神了。 那么在泱泱国土上还有多少和李跃华一样没有医师资格证却在行医的中医呢? 现在学中医的人还...[详细]
2020-03-03
方方:让后人知道,武汉人经历过什么
方方武汉日记二月初九(3月2日) 正能量如果以这样无知无畏的面目出现,它的正又在哪里?谁说哭过了和发泄过了,就不能站起来继续往前走? 让后人知道,武汉人经历过什么 文/方方 天又下雨,阴沉得厉害。而且,有点像春节前后的寒冷。同事冒着雨,给我送来馒头花卷等食物。我已在文联大院里居住了三十年。多年来,经常得到邻居和同事的照顾,这是让我觉得倍感幸运的事。今天晚上,就是吃花卷和小米...[详细]
2020-03-03
李跃华、张胜兵被抓,神医事件并没有结束
退休厅长耍官威,确诊不愿隔离。 火了自己,也带火了个体医生李跃华。 在支持者笔下,李跃华接诊新冠肺炎患者,不戴口罩直接面对,而且全部治愈,既有效果又有胆识。 有如神医。 神医不无贬意。 但李跃华确实向卫生部门主动请战,要求抗疫,声称共赴国难,匹夫有责,愿一切以病人受益为最大原则。 似乎拳拳之心,隔屏可见。 一片支持声下,也有自称医学人士发文称,并非神医有多神,而是笨蛋有多笨李...[详细]
2020-03-03
孙杨暴力对抗药检案:谁也代表不了国家,包括孙杨
闹得沸沸扬扬的孙杨暴力对抗药检案终于尘埃落定。今日下午5点,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宣布,孙杨被禁赛8年。 判决结果不太可能再有翻转。虽然,在理论上,孙杨可以上诉,但据历史经验,这类案件的翻案率极低。舆论普遍认为,仲裁结果基本上可视为终审判决。 孙杨的运动生命,可以说,已经被判了死刑。一个杰出的运动员,消失在赛场上,无论如何,都是一件不幸的事。孙杨自己,也明白这一点,听到宣判时,...[详细]
2020-02-29
孙杨被判禁赛八年?还原孙杨事件始末
01 2020年2月28日下午,北京时间下午5点,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公布了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诉孙杨和国际泳联案听证会的裁决书,孙杨被禁赛八年,即日起生效。 裁定原因为: 孙杨未完整配合反兴奋剂检查 且没有足够证明为何破坏检测样本, 孙杨有权对裁决结果上诉。之前的所获得的成绩依然有效。 得知这一消息时,我整个人都不好了,什么?明明视频、证人都有,明明证据确凿,怎么就判禁赛了呢?还是...[详细]
2020-02-29
  • 同济医院林正斌教授因新型冠状病毒武汉肺炎去世!
    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器官移植科林正斌教授,因新冠肺炎抢救无效,于今日逝世。 2月10日下午,微博认证为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神经外科医生的@协和医生Do先生发出消息 14:58,作为同窗好友,湖北宜昌市中心人民医院党委书记杨俊发朋友圈缅怀林正斌: 我不希望以这种形式知道我的好友、同学、室友林正斌教授因公殉职!我们这些医生都是用自己的命来搏别人的生!希望大家对他们好一些、...
  • 黄燕玲不是零号病人,那请告诉大家谁才是零号病人?
    昨天,网传武汉病毒研究所有位名叫黄燕玲的研究生,是被感染的零号病人。 各种P谣 今天,该所发声明辟谣称,黄燕玲同学于2015年在我所毕业获得硕士学位,在学期间的研究内容为噬菌体裂解酶的功能及抗菌广谱性,毕业后一直在其他省份工作生活,未曾回过武汉,未曾被2019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身体健康。 黄燕玲的导师也在朋友圈发文回应此事。 网上还流传着一个聊天截图,据说是黄本人在QQ同学群里发的信息,...
  • 湖北新冠武汉肺炎省委书记蒋超良与北京非典SARS市长孟学农
    孟学农,男,1949年8月生,山东蓬莱人。 1969年3月参加工作,1972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研究生学历,工学硕士。 曾任中共十八届中央委员,全国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主任。 历任北京第二汽车制造厂团委书记,浙江省委组织部干部,浙江省委办公厅秘书,北京汽车工业公司团委副书记、书记 1983年11月任共青团北京市委副书记 1986年11月任北京市饭店联合公司党委书记、总经理 1987年2月任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局长、...
  • 请停止冤枉疾控中心和高福院士
    某微博署名为「王王王立铭」、简介自称为浙江大学教授科学作家的微博账号,抛出一则微博,质疑中国国家疾控中心的科学家「 是否为了发论文,对数据秘不外宣 」,「 选择在英文杂志发表这种对于中国疾病防控至关重要的数据 」,「 比公众早三个星期知道了病毒人传人的确凿信息,你们有没有做到你们该做的事情 」。 这个质疑,随后被署名为「小苍蝇拍」的无良自媒体人歪曲意义,冠以「浙大教授爆料:疾...
  • 刘智明、李文亮、梁武东、林正斌、许德甫、柳帆等9医护人员死亡仍是谜(简)
    (一)刘智明、李文亮等9人死亡仍是谜 2月18日上午10:30左右,武汉武昌医院院长、神经外科专家刘智明因新冠肺炎抢救无效,在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去世,也是因新冠肺炎去世的第9位医护人员! 医护人员在重大事件中,重大伤亡应引起足够重视,还有重拳打击医闹,尊重科学,尊敬医护人员和从业者,尊重每一位劳动者。 缅怀奉献在一线,为我们献出宝贵生命的医护人员。 武汉亚洲心脏病医院耳鼻喉科医生梁武...
  • 神医张悟本
    张悟本事件太典型,以至于提到神医,牛鼻子就把张悟本请出来。比如家里人说谁谁的出的健康书写的好,什么什么明星都是谁的粉丝之类。牛鼻子就抬出张悟本的大名,说2010年张悟本在北京悟本堂,挂号费2000,还要排到两年以后呢。 毫无疑问2010年是张悟本最辉煌的一年,但也仅此一年而已。2010年张悟本让绿豆的价格从4.2元一斤,直接升到10元一斤。让很多节俭到把白菜叶子都挑出来吃的人,愣是大方的天天熬绿...
  • 中医老院士王永炎神预言要爆发瘟疫 可惜当时无人看懂
    2019年6月27日,在中国中医科学院组织召开技术体系岗位科学家候选人答辩评审会,遴选流感防治科学家。当时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医内科学神经内科学专家王永炎讲了一段话,当时没有意识到王院士在说什么,现在回头再看,简直神了。 他说:要观天地之象,观万物生灵之象,观疾病健康之象,所以今年大江以南,暴雨成灾,厥阴风木司天已经描述了太虚元象,上半年是比较和缓的,下半年特别是在冬至前后,也就...
  • 高福院士及CDC有没有被冤枉
    当舆论的矛头也对国家疾控中心(CDC)主任高福院士时,那么,高院士和疾控中心到底有没有被冤枉? 一、疾控中心是否有权发布疫情相关信息? 中国国家疾控中心,是科研单位+事业单位+公益机构。它的权力,受到法律明确的限制。 各级CDC的职责,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第二章第十八条中有明确规定: 请冤枉、构陷疾控科学家的人好好读一读上面的汉字语文。各级CDC的职责是:规划收集分析预测调查...
  • 常凯导演家庭悲剧与其对流行病研究的重要性
    (一)悲剧 肆虐的新冠肺炎尤其对武汉带来重大伤亡,造成了很多悲剧。据媒体报道,一些家庭甚至发生了几乎灭门的悲剧,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就是导演常凯一家四口染病集体身亡;他的父亲确诊感染新冠病毒已于2月3日去世,母亲也于2月8日去世。常凯的姐姐和他都于2月14日去世。 这样一个悲剧,对社会和家庭带来了巨大的冲击和伤痛。此外,从流行病学的角度来说,这样的案例也具有重大的科学意义。 (二)...
  • 疾控中心主任高福院士自比范冰冰,却让我想起了赵括
    老话说,人比人,气死人。 2019年12月30日,武汉中心医院医生李文亮在微信群发出警告,一些人因此得以早做准备。那么, 同一天 的中国疾控中心主任 高福先生,在干什么呢? 我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了:这一天,高福院士在中科院微生物所芳澜讲堂作报告。报告题为创新创业创造坚持需求导向的微生物科学研究,强调创业、应用转化,尤其是经纪人的重要性。他说(据《中国科学报》科学网所载): 中国卡脖子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