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14 00:01:35 热度:

前庭大腺脓肿怎么治疗?前庭大腺脓肿手术后多久能恢复?

假如生娃的痛是10,普通痛经的痛是2,那么那几天里我的疼痛指数最高大概到了5,和糟糕的牙痛差不多。牙痛尚且可以立刻找牙医解决,那种痛,医生还要等待时机成熟才能处理。在此之前,只能忍耐。

 

周日,啪啪啪。看似平安无事。悲剧的开始总是无人知晓。

 

 

 

周一~周三

“好像……有点不对劲?”

 

脑子里突然亮起了一盏黄灯——“有点不舒服呀”。 周一,隐隐约约的不适感,似乎有点痒,有点烧灼感。我多年前得过尿道感染(UTI),感觉跟那时的状况有点像。女性因为尿道短,而且位置上“无菌区”和“有菌区”离得太近,大肠杆菌之类容易“逆流而上”跑到泌尿系统里,所以一不小心就会得尿路感染。

 

 

 

根据过往经验,我决定大量喝水,多上厕所,把细菌冲出体外,要是几天内不能自愈,就去医院验尿,看看需要用啥抗生素。 当时的我还不知道,这次的毛病可没那么简单。 周二,明显坐立不安。我开始能站着绝不坐着,能躺着绝不坐着——反正就是不想坐着。坐着不舒服。 心大的我依然把这种不适感归结于尿道感染,于是加大了喝水量。 事后想起来,如果这时候仔细自检的话,已经能发现端倪了。(但是即使早发现早治疗,也说不好能不能改变后续的惨剧…… )

 

 

 

周三,痛感变明显了,相当于普通的生理期痛。此时的疼痛等级差不多在1级,轻度疼痛,躺着没啥问题,但坐着就会疼。 不但如此,我还发现下面左侧,长出了一个鹌鹑蛋大小的包……疼痛等级上升到大概2~3级,仍然是轻度疼痛,但我的工作和生活已经明显受干扰,翻出家里常备的布洛芬开始吃,基本不坐着,特别期待见到医生。 再心大也觉得这不像尿道感染了,我赶紧预约了第二天一大早的妇科号。

 

 

 

周四~周日

“还有这病?咋这么痛?”

 

周四,我第一次去了妇科门诊。 我感觉“疼痛指数”直接影响人的另外两个指数,一个是“花钱指数”,另一个是“羞怯指数”。在升级的疼痛驱使下,我的“花钱指数”迅速上升,从“坐公交去医院”升到了“考虑打车去医院(但最后还是没打车)”,“羞怯指数”则迅速下降,从“需要鼓起勇气去做妇科检查”降到了“医生快给我做检查吧”。 

看病的医院|作者供图

 

于是我见到医生,交流一下病情,然后就忍着痛爬到检查床上呈截石位。医生一脸“这我见得多了”的样子,几乎是看了一眼就下了诊断,“哦,前庭大腺脓肿”。 我没听清,“什么?前列腺?” “是前庭大腺”,医生戴着手套戳了一下那颗“鹌鹑蛋”,我“嗷”的一声惨叫出来,“痛吗?”我含泪猛点头。 医生说,“痛就对了,这个病就是痛”。又问我:“头孢过敏吗?”得到否定的回答后给我开了头孢和高锰酸钾粉末,高锰酸钾是用来坐浴的。然后跟我说,“行了,回家观察吧”。

 

医院里就诊的队伍,永远是长长长长长 |作者供图

 

我以一种怪异的姿势,捧着药回家了。 假如你在路上看到一个像企鹅一样岔着脚摇摇晃晃走路的人,ta不一定是有痔疮问题,还可能是前庭大腺脓肿。 遵医嘱该吃的药就吃,该泡的药就泡,心中充满了“吃完药消炎止痛满血复活”的美好幻想。 但事情并没有按这条线路发展…… 周五,我更疼了。周六,我更更疼了。周日,我更更更疼了。我要狂暴了(在脑子里)。那颗新长出的“蛋”,压着好疼,想拉开一点减少压力吧,拉太多了扯着也疼,不管什么姿势,反正十分蛋疼

 

 

疼痛真是件占据大脑资源的事。当我健康无痛的时候,我脑子里想的是“穷/养娃/工作/加班/买不起房/压力/计划/拖延/股市又跌了/没时间锻炼啊呜呜呜”这样杂乱遥远的事情。

 

当疼痛在脑子里亮起一盏响着警报的红灯时,所有游移的思绪都会被这盏红灯不断地拉回“痛”这个现实,我满脑子想的就是“痛/好痛/为什么是我这么倒霉/怎么才能止痛,芬必得不够力啊/周末医院为什么不开妇科普通门诊/好痛啊能直接切了吗”…… 我开始在网上搜索“前庭大腺脓肿”这个病,希望能找到什么立刻见效的秘方。结果神奇秘方没找到,科普倒是看了一堆。 前庭大腺(greatervestibulargland),又称巴氏腺(Bartholin'sgland),是长在阴道口两侧的小小腺体,平常感觉不到它的存在——我后来问了几个闺蜜,发现没生过这病的人往往都没听过它的名字,和我一样生过这病的人则会露出感慨和同情的眼神。去看妇科病的育龄女性里,差不多有2%是这毛病。 前庭大腺可以分泌黏液,起到润滑作用。女性正常的白带里,也有一部分是来自前庭大腺。正常情况下,这个腺体就藏在身体深处默默无闻地工作,然而,有时分泌的导管堵了,里面的分泌物出不去,腺体就会膨大变成囊肿,摸起来就会从平滑变成小豌豆甚至鹌鹑蛋,这时候可能还是无痛的。但如果不幸里面还感染了细菌,囊肿就会变成脓肿,从外观上看,就是外阴五点钟或七点钟方向的一个或两个红肿大包,而且也会越来越痛了。

 

前庭大腺在哪里,以及囊肿外观上就是五点钟或七点钟位置长了个包|fairview.org

 

前庭大腺脓肿这个病,其实有点像囊肿型痘痘,都是开口堵住,分泌物排不出去,然后发生了感染和炎症。要是你脸上长了个囊肿型痘痘,不小心碰到肯定“嘶”倒抽一口冷气。而前庭大腺脓肿就是在身体里长了个红肿热痛的大包,由于位置关系,那个大包一直被压迫,因此痛感也就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这毛病怎么治呢?据说发展到囊肿时,还能把整个腺体切掉。发展到脓肿,就得等整个脓肿“熟透”时,再切开引流…… 默沙东诊疗手册大众版还说:“阻塞的原因通常未知。在极少数情况下,囊肿是由性传播疾病造成的……无论运用何种治疗,囊肿有时仍会复发。” 看完各种科普后,我感觉更丧了。 还要等它“熟”吗?到底要痛多久才会熟?不熟的时候能切吗?这又不是瓜甜不甜无所谓啊!妇科不开门我能去看急诊吗?咋治都可能复发?救命啊这什么破毛病!

 

图|giphy

 

伴侣试图安抚狂暴的我,但是安抚方法完全错误。他说,这是小病,再忍忍吧,一到周一咱们就去看病。 废话!我也知道这是小病,无非就是个大点的痘痘嘛,死不了人,但问题是痛啊,而且为什么只痛在我身上,不痛在你身上?男人就不能多长一些分泌润滑液的腺体吗?你们自带润滑液不是也很节约很环保很可再生吗?演化的缺陷啊!明明是两个人的电影,两个人都有姓名,凭什么后来只有我生病?这日子没法过了,离婚,必须离婚!等我这病一好就离婚!

 

 

 

新的周一

“幸甚至哉,割以永治”

 

从周日开始,我的疼痛等级大概在4~5级,级别接近糟糕的牙疼,“鹌鹑蛋”已经变成了“小黄瓜”,基本上做不了啥,因为坐立都会更痛所以一直躺在床上,吞了布洛芬但感觉还是很糟,躺着也不容易睡着,一醒来又是持续不断的疼痛。 一夜没睡好,数着时间熬到周一早上,我第二次去见了妇科医生,弯着腰,扶着墙,排着队,好不容易轮到我,医生又戳了戳,然后冷酷地吐出四个字:“还不够熟。” 我真是当场在诊室里声泪俱下:“医生求你了,就给我整个腺体全切了吧!我觉得挺熟了还得多熟啊?要不有什么强效止痛药给我开一点吧?” 

感觉当时非常渴望住院……|作者供图

 

医生一项项拒绝了我的提议:“没熟我没法给你切,切也切不干净,硬切容易伤到周边其他腺体,而且也会复发。这种痛你吃点布洛芬就行。” “我已经在吃布洛芬了,还是很痛!” “要不,我再给你开点高锰酸钾粉,你再泡泡?” 我就这么捧着两包高锰酸钾,忍痛含泪地,被打发回家了…… 然后当天下午,我胡汉三又回来了!我又去医院妇科了! 因为疼得受不了,这次我拉上了伴侣一起,要他无论如何给我找一个医生来帮忙。否则我就在医院挥刀自宫,然后再送急诊处理。(说说而已,并没有真的带刀。)在疼痛折磨下,我跳楼的心都有了。 伴侣拿着我的医保卡到处问了半天,终于,逮到了另外一个医生!

 

 

 

这是一个男性妇科医生,但是正如我总结出的规律——“疼痛指数”直接影响“花钱指数”和“羞怯指数”。在5级疼痛下,我的“花钱指数”大致升到了“shutupandtakemymoney”,“羞怯指数”也降到了“妇科医生是男的?完全没问题,是外星人也无所谓”的程度。 伴侣跟医生解释说,不是我们不遵医嘱,实在是太疼了,医生你有啥办法不? 医生沉吟说,其实今早的医生说得也没错。布洛芬已经挺管用了,就算再用曲马多也不一定更舒适。没熟的话也真的不适合切……你现在感觉囊肿是硬还是软?软了就可以切了。 医生你说的很有道理可我也不知道怎样算硬怎样算软啊!我觉得还挺硬但硬中好像又带着软…… 医生很无奈,要不我再给你检查一次吧。 这一检查,他咦了一声,够熟了,可以做了。

 

图|原图:图虫创意

 

我简直都要热泪盈眶了,天呐想不到今天能听到这句话!此时此刻,世界上最动听的三个字不是“我爱你”,而是“够熟了”。 医生说我还得先做个急诊小手术,你能在这里等两个小时吗?我能等,我可以,只要今天把这玩意切了我咋样都行。 然后我就用一种“既不过分扯到蛋,也不过分压到蛋”的怪异姿势在走廊坐椅上歪了两个小时。

 

在走廊里等待的时光,虽然痛苦但充满了希望!|作者供图

 

后面的手术过程,其实很快也很简单:切开,排脓,做造口。我感觉到的具体步骤大概是:碘伏清洗;打一针利多卡因麻醉,打针时一种刺痛感,但是痛感也就从5上升到5.1或者5.2左右;剪开或者切开了什么,瞬间流出一股温暖的热流——手术后我回头看了一眼,蓝色的手术纸上一大摊红色的血和白色的脓;碘伏冲洗内部。最后是痛感比较明显的缝针。感觉缝了好几针,虽然打了麻药,也还是挺疼。我边发抖边自我安慰说,至少手术的痛是有尽头的,手术之前的痛那才叫绵绵无绝期。 医生说,因为我现在处于急性炎症期,组织比较脆,不好缝。如果是没有炎症的囊肿期来动手术,可以做出比较好的造口。现在做的造口质量会差一点,未来重新堵上的几率会高一点。但现在也只能将就了。  手术做完,医生嘱咐我要每天来换药,有个凡士林纱布是放在里面引流并帮助保留造口的,如果多换几次,复发风险会小一点。周末没法换药,就自己多泡泡高锰酸钾,消毒加忍耐一下。四天后来找他复查,如果感觉伤口很不舒服,立刻来医院复查。以后要多留心,如果有复发征兆及时来医院…… 我和伴侣点头如捣蒜,一一记下。

 

图|giphy

 

说来真的神奇。做完手术,我的痛感瞬间就直降到1级左右,也就是和轻微生理痛差不多。如果动作时扯到伤口会疼一下,回到家躺着的时候,就几乎无痛感了。(当然我还是吃了布洛芬)。 第二天我就真正满血复活了,虽然不能久坐,但站、走、躺都基本无痛,我尤其勤快地把家里的各种活计都干了一遍——健康的感觉真好,能做事的感觉真好!生命在于工作! 几天后去复查时,医生对我的伤口状况表示满意,他说,现在基本上是消炎了,坚持换药两周左右的话,复发率应该可以降到50%以下。 我的老天鹅!复发率这么高吗?可以整个割了吗? 医生说,如果超过40岁还复发,就可以考虑“割以永治”了。 其实,随着疼痛的消失,我那种“快拿刀来把这破玩意整个割掉”的勇气也消失了。毕竟那里动手术,无论怎样还是疼的。我自我安慰说,以后多自检,少久坐,多穿宽松透气的裤子,更注意清洁卫生……但愿我能成为不复发的幸运儿。 还有,看在伴侣后来陪我看病表现还不错的份上,就先不离婚了…… 先维持无性婚姻就成!

 

医生点评

王玉玲,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院副主任医师

 

如果有什么病,医生能手起刀落,让患者重新做人,这个病非前庭大腺脓肿莫属。

 

脓肿发生,急性炎症,局部疼痛难忍,前庭大腺这个位置又比较敏感,患者真的是坐立难安,而一刀下去,患者重新做人,医生立地成佛。但为什么要熟了才能切开?

 

原来,当感染初期,局部组织红肿热痛,少量的脓液在组织间隙中,前庭大腺成了一块蜂窝煤,一刀下去,只有少量的脓液被引流,其他部位得不到治疗

 

当脓液逐渐聚集成为一个大脓腔时,组织就软化了,一刀下去,脓液血液汩汩流出,脓腔的压力减轻,瞬间痛感完全消失。如果不切开,脓肿也会破溃,脓液流出,疼痛也会缓解。但切开比自然破溃会更好。

 

第一,  伤口可以选择在处女膜大小阴唇交界处,不留疤痕,而且造口的位置接近自然前庭大腺的开口位置,可以恢复前庭大腺分泌功能、润滑作用。自然破溃的伤口往往在大阴唇的皮肤上。

 

第二,  切口可以大一点,有利于脓液引流。而自然破溃的伤口,比较小,不利于引流。充分的引流脓液,感染才会好转。

 

第三,  切开引流会比自然破溃的时间早1-2天,减少一点痛苦。

 

让人感觉疼痛的女人的“蛋蛋”是前庭大腺脓肿,还有一种不痛的“蛋蛋”,叫前庭大腺囊肿。

 

前庭大腺囊肿患者自己没有任何感觉,但体检的时候会发现大阴唇的下方有一个囊肿。

 

囊肿的形成,也是前庭大腺的开口因为感染等原因堵塞,液体无法分泌,慢慢形成囊肿。因为没有急性感染,所以也没有红、肿、热、痛的症状。

 

这种情况,如果没有影响性生活,可以不要切开,因为确实比较容易复发。有些患者,带着这样的囊肿几十年相安无事。但如果囊肿变脓肿,那么一定要治疗了。

 

怎么预防前庭大腺脓肿的发生?

 

保持局部的清洁。尤其是性生活前后的局部清洁。每天洗澡、每天更换内裤。配偶在同房前也要做好局部的清洁。男性的包皮垢是女性感染的主要原因。如果一方患有阴道炎、尿道炎等要禁止同房。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怎么治疗前庭大腺脓肿前庭大腺脓肿手术多久能恢复

推荐阅读

前庭大腺脓肿怎么治疗?前庭大腺脓肿手术后多久能恢复?
假如生娃的痛是10,普通痛经的痛是2,那么那几天里我的疼痛指数最高大概到了5,和糟糕的牙痛差不多。牙痛尚且可以立刻找牙医解决,那种痛,医生还要等待时机成熟才能处理。在此之前,只能忍耐。 周日,啪啪啪。看似平安无事。悲剧的开始总是无人知晓。 周一~周三 好 像 有点不对劲? 脑子里突然亮起了一盏黄灯有点不舒服呀。周一,隐隐约约的不适感,似乎有点痒,有点烧灼感。 我多年前得过尿道感染(...[详细]
2020-01-14
  • 前庭大腺脓肿怎么治疗?前庭大腺脓肿手术后多久能恢复?
    假如生娃的痛是10,普通痛经的痛是2,那么那几天里我的疼痛指数最高大概到了5,和糟糕的牙痛差不多。牙痛尚且可以立刻找牙医解决,那种痛,医生还要等待时机成熟才能处理。在此之前,只能忍耐。 周日,啪啪啪。看似平安无事。悲剧的开始总是无人知晓。 周一~周三 好 像 有点不对劲? 脑子里突然亮起了一盏黄灯有点不舒服呀。周一,隐隐约约的不适感,似乎有点痒,有点烧灼感。 我多年前得过尿道感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