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12 17:05:07 热度:

节育、切输卵管、拍裸照、拍性爱视频、性虐待逼死北大女生包丽,这山东官二代牟林翰不该判刑?

据媒体报道,北京大学女生包丽(化名)服药陷入昏迷,后医生宣布其“脑死亡”。相关聊天记录显示,包丽自杀前,其男友牟某某曾向包丽提出拍裸照等要求。

12月13日晚,红星新闻记者从多名北京大学工作人员处获悉,北京大学已取消牟某某推荐免试攻读研究生资格

北大未名BBS官方微博13日19时46分发布牟某某被取消研究生推免资格的消息时称,“资格也许可以取消,但有些伤害是无法弥补的”。

北大多名工作人员证实,牟某某被取消研究生推免资格

12月13日,网传一份落款为“北京大学研究生支教团项目管理办公室”的消息称,研究生支教团项目管理办公室收到关于支教团成员牟某某相关问题的举报材料。学校高度重视,立即启动调查,依据程序,由项目办牵头,联合相关部门成立工作组进行核查。依据《中国青年志愿者扶贫接力计划第21届研究生支教团(2019—2020年度)招募协议书》第三条第4款“甲方服务期间因违反法律、法规及相关管理规定造成恶劣影响的,或严重违反协议约定,或因其他非合理情况致使本协议书无法履行的,乙方有权将其召回,终止协议;被召回者不再享有本协议书第一条约之各项权利”的规定,项目办决定与牟某某终止协议,并依据协议及相关管理规定,取消其推荐免试攻读研究生资格。

经红星新闻记者向北大多名工作人员求证,该消息属实。

转自:慕公法治论坛

 

读罢南方周末7000余字的长篇报道(南周报道附后),心里久久不能平静。一名“无论长相还是穿着都极温柔,无论多忙多累总是微笑着,让人如沐春风”的北大法学院大三女生包丽,被比她长一年级的学长和恋人、北大学生会副主席牟林翰,长达一两年时间精神折磨,最后挺不住服药轻生,现在还在重症监护室。而一个月前,她就被宣布“脑死亡”。

 

顺便提及一下,世界上包括美国、英国、日本、德国在内的80多个国家已采取“脑死亡”标准;一旦宣布为该状态,即可摘其器官移植给需要的病人,我国尚未立法确认,所以包丽的家人现在还在做无谓的抢救。其实,包丽大致可看成已经死亡的人了。

 

大家都在对牟林翰进行道德谴责,或者感叹这一对“苦命”的恋人,精神病得不轻。而我在想,如果媒体报道的内容属实,牟林翰的行为可能不仅仅是道德问题,或已涉嫌触犯刑律,下面做点简要分析,顺便也提及一些生活警示。

 

当然,牟林翰介意包丽已不是处女,用他自己的话说,“不想当一个接盘的人”,做个“可怜鬼”,这无可厚非,双方分手就是了,毕竟每个人的爱情观不一样。但他 “是一个占有欲很强的人”,他说“我不想有人动我的女孩,过去、未来、现在”。他如果说说也无所谓,但变成了行为,就滑向违法犯罪了。例如:

 

——他“开始问包丽与前男友的性爱细节,他列举出种种作爱方式,让包丽回答哪些有、哪些没有。并让其以‘妈妈的健康发誓’没有骗他”。

 

这实际上已经在严重侵犯他人隐私。这种“绝对隐私”最应保密的对象,就是恋人或未来配偶或现任配偶。因为向对方泄露了这些,将来一般会成为对方一次次攻击自己的杀手锏,将自己折磨得遍体鳞伤,死去活来。本案体现得就比较充分。实践证明,切记不要同配偶或准配偶分享“绝对隐私”,无论对方采取什么手段,“打死也不”,否则,无异于对方要剜你的心,你还给对方端盘子。

 

——牟林翰在一次聊天时,让包丽在身上纹“我是牟林翰的狗”,“中英文都可以,纹的过程让人给你录下来,不然的话你就自己录……”,包丽将牟林翰备注为“主人”,自己经常是个“狗”的角色。

——接着又向包丽提出了更致命的要求:回北京后给其“拍一组裸照”,他明确说,拍完之后他会存起来,“但是要是你跑掉,我就把它们都放在网上”,而且“不会用自己的朋友圈”,因为“网上有很多对这种东西感兴趣的人”。包丽开始没有同意,但在牟林翰承诺将来会娶自己后,她说“好”。包丽出事之后,母亲在其苹果设备里发现了许多女儿的裸照以及与牟林翰的性爱视频。

 

在恋爱或者婚姻中,千万不能矮化自己的人格,无原则地迁就对方,双方在实质上形成诸如主人与狗的关系,就没有平等关系的爱情可言了。从包丽角度说,在对方明确表示拍那些裸体照片和性爱视频并控制在他手上,目的是将来用来要挟自己,还去配合对方,这无原则的配合绝不是爱,而是给自己埋下持续恐怖和折磨的心理炸弹。从牟林翰角度说,他这绝对是严重的精神虐待方式。

 

——牟林翰终于同意分手,但前提是让包丽发誓离开他后“会孤独终老”,“不会再找任何男孩子。”“你为我怀一个孩子,然后把他打掉,我留下病历单。”“你可以在下周内做完么?我来帮你挂号,可以么,我来出这笔钱。”之后又嘱咐包丽“不能把切除的输卵管扔掉,和医生说留下,带回来给我,我想留下它。”

 

这是何等恐怖的条件,留下为他打掉过一个孩子的证据、还做终身绝育的手术!表面上看,包丽是“同意”了,但她是心甘情愿的吗,不,她是被胁迫、被强制做这些的。如果真这样做了,牟林翰就是借包丽自己之手,故意重伤包丽(一个器官功能的丧失,是刑法上的重伤标准之一),是可以故意伤害罪判处3-10年徒刑的。幸好一天后牟林翰自己单方撕毁“合同”了,但犯意表示已经存在,甚至犯罪预备也已开始。

 

——包丽意识到牟林翰脾气不好,后者回应她说,自己的脾气“从来就没好过”。

在今年2月初与朋友黄铭瑶的聊天中,当时已经与牟林翰恋爱半年的包丽,说牟喜欢打架,最喜欢的电影是黑帮片,性格“很像那种会家暴的”,“每次生气都超恐怖”。

——有一次,包丽似按牟林翰要求自扇了耳光,之后,牟在微信中却斥责其“是一个骗子”,理由是“上次我让你扇自己,你装了半天,说自己不会扇,那你今天怎么突然会了呢?”

 

报道对“家暴”这块着墨不多。但这了了数笔,也挺让人害怕的。而通过精神强制,让对方自扇耳光,对方不敢不从,也是一种虐待行为。

 

——今年6月,牟林翰与包丽在微信中发生了一次激烈争吵,两人谈到了分手。牟林翰甚至主动说“努力忘掉彼此”。但又对包丽发出致命一击:“你之前不是还答应我你离开我就去死么?你去么?嗯?是你答应我的吧?嗯?”“我答应你。”包丽说。然后包丽在宿舍割腕自杀,所幸被同学救下。牟林翰也用死要要挟她。包丽回答朋友为何不分手,只好无奈地说,“分不动了”,“心死了”。

 

读到这些,我完全理解了包丽的自杀行为,往前走同对方结婚不敢,严重的肉体和精神暴力已经如此充分地表现出来;分手也不能,对方就是不放过自己。只有死路一条,而且对方确实在逼着自己去死!

 

拍裸照、拍性爱视频,虽然很不情愿,大致属于被迫行为,但还难以认定为“侮辱”犯罪,因为侮辱罪必须“公然”进行才构成。按涉嫌故意伤害罪拟或故意杀人罪立案,很可能难以收集到确实充分的证据,不然警方早立案了。

 

但我认为按涉嫌虐待罪立案来追诉应该没有问题。一是《反家庭暴力法》对家庭暴力的定义是,家庭暴力是指“家庭成员之间以殴打、捆绑、残害、限制人身自由以及经常性谩骂、恐吓等方式实施的身体、精神等侵害行为”,未将“经常以恐吓的方式实施精神侵害”排除在外,也就是说,精神虐待也是虐待;二是该法称“家庭成员以外共同生活的人之间实施的暴力行为”也按家庭暴力对待,这两个年轻人已在一起生活至少半年之久了,犯罪主体上没有问题。三是虐待致人重伤、死亡,不属于“告诉才处理”范畴,而是公诉案件的管辖范围,可通过公安机关行使侦查权,确保收集到确实充分的精神虐待方面的证据。该罪若能成立,虐待致人死亡(包括致人自杀),最高可处7年有期徒刑。

 

当然,包丽对现在的严重后果,自身也有很大的责任,其一味迁就纵容对方对自己实施精神残害,也是把自己逼上绝路的重要因素,但这很难构成刑法意义的“被害人过错”,以减轻对方责任。当然,牟林翰是否如网友说的患有严重精神疾病,可通过司法精神病鉴定来解决。根据精神病的严重程度,行为人可能不负刑事责任或者负部分刑事责任。

 

值得一提的是,两人都是北大法学院高材生,今年参加法考第一次考试都通过了,法律意识应该都很强。也就是说,包丽靠自己的能力无法解决问题时,理应想到通过法律手段来处理,比如通过警方将对方手上的裸照和性爱视频收回(可能收回不全,警方会责令对方绝不能传播出去,否则追究其法律责任,以警示对方),或通过学校组织解决彼此的婚恋问题(况且两人都是学生会的干部),而不必付出生命的代价。所以有网友说,他们的法律算是白学了!

 

南方周末12日刊发《“不寒而栗”的爱情:北大自杀女生的聊天记录》一文,引起广泛关注。

 

作为读者,难以压抑对当事人包丽的痛惜,和这种异样关系引发的不适感。作为法律人,我们期待随着警方调查的深入,更多事实能够得到披露,使始作俑者得到法律和道德的审判。

 

文|柴会群

本文首发于2019年12月12日《南方周末》

 

当男友强调“女孩的第一次是最美好的东西”时,包丽曾委婉反驳:“我最美好的东西是我的将来。”然而仅仅一个月后,她的观点完全变了。

 

包丽将牟林翰微信中的备注名改为了“主人”,此后再没更改。两人之后的聊天中,她的角色经常是一条狗。而牟林翰后来有一次聊天时,让包丽在身上文“我是牟林翰的狗”。

 

晚上7:13,那时药效尚未发作。她打开电脑,编辑了最后一条微博,并且设置为“仅自己可见”。微博的内容是:我命由天不由我。

 

北京大学法学院大三学生包丽躺在医院重症监护室已经两个月了。自2019年10月9日服药自杀陷入昏迷后,她再没能醒来。一个多月前,医生已经向家人宣布其“脑死亡”。

截图来源:新京报。

 

2019年11月7日,在报案20天后,母亲从警方处取回了包丽的手机。次日,她看了女儿与男友牟林翰的微信聊天记录,认为找到了女儿轻生的真相。

 

“我很想跑过去把他(牟林翰)捅死。”包丽母亲这样形容她看到聊天记录时的愤怒。

 

牟林翰是高包丽一级的学长,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2015级学生。包丽母亲说,女儿“是被牟林翰逼死的”,因为两人恋爱期间,牟嫌弃女儿不是处女,但又不想分手,而是以此折磨她。

 

目前,牟林翰正在内蒙古支教。12月10日,他在电话中告知南方周末记者,女友自杀跟他没有关系,但也拒绝说明包丽自杀那天下午究竟发生了什么,理由是涉及隐私

 

而在包丽一名好友看来,短短一两年时间里,她眼中的包丽“性格完全变了”,由一个坚强、乐观、独立的现代女大学生,变成一个会因非处女而产生罪恶感的“小女人”。

 

南方周末记者从一名律师处获得了部分聊天记录,包丽母亲证实这份记录是由包丽同学在女儿手机截图后,提供给了律师。在这份记录中,字里行间透露出一个发生在高校学生间的不寻常的恋爱样本。

推广(点击图片查看)

肚子上放个它,整夜哗哗排湿

 

 

1

“谢罪”

 

据母亲转述的警方通报,包丽于2019年10月9日下午3时左右,从牟林翰的北京家中走出。包丽母亲后来问过牟林翰,得知他当时正在家。

 

包丽乘地铁到了学校附近的海淀黄庄站。出站后先是用手机在网上预订了旅馆房间,之后又在网上下单购买2盒晕车药,于下午5:40进入位于11层的旅馆房间。

 

2019年10月9日下午6:18,药送至包丽所住旅店房间。

 

服药轻生之前,包丽先后向两人发了微信。

 

第一个是母亲。包丽母亲说,自己的一个朋友下午曾误拨了包丽电话,她当时没有听到,后来回电也没有通。她在微信中问母亲,那位叔叔找她有什么事。母亲了解后告知女儿没事,包丽没再说话。

 

包丽母亲完全没有想到,女儿那时已经决心轻生。如今回想起来,让她惟一感到异样的,是包丽在微信中喊她“妈咪”——女儿已很久没这样称呼自己了。

 

另一个则是男友牟林翰——第一个预感包丽可能出事的人。

 

微信聊天记录显示,从当天下午4:58到5:41,牟林翰曾3次试图与包丽语音通话,后者均未接听。

 

2019年10月9日6:19,包丽先后向牟林翰发送3条微信,这也是她自己发出的最后3条微信信息

 

第一条:“此生最遗憾的事情莫过于此了。”

 

第二条:“遇到了熠熠闪光的你而我却是一块垃圾。”

截图来源:新京报。

 

牟林翰似乎感觉到事态严重:“妈妈(注:他这样称呼包丽)你在哪里,宝宝好想你。”

 

包丽回复了最后一条:妈妈今天给你谢罪了。

 

据包丽母亲提供的一份书面材料,在向派出所报失踪后,晚上7时左右,牟林翰利用苹果设备定位功能,将包丽的位置锁定为其所住旅馆的楼层。牟林翰当晚带着一个同学一间间敲门,最后找到了包丽。当时女儿还能走路。牟林翰和同学将其送到附近医院。

 

包丽母亲说,事后经数据恢复,在女儿手机上找到了一张显示腿上有伤的照片,她因此怀疑包丽曾遭到牟林翰的殴打。不过,2019年12月10日,牟林翰在电话中对南方周末记者否认有此事:“是她妈妈的臆想,‘家暴’的话警察就会把我拘进去的。”

 

包丽母亲说,出事两三天后,在医院走廊,她问牟林翰那天是不是跟女儿吵架了,牟林翰突然失控,用手抓住她的双臂朝她吼,说她女儿是个骗子,先前有过男朋友,不是“洁白之身”。

 

“我说如果你接受不了可以分手啊,他说我分不了啊,因为我现在爱她,哪怕一小时她不在我身边,感觉生活都没有什么意义。”

 

母亲后来从女儿同学处了解到,包丽从2019年7月中旬起就几乎不住学校宿舍,而是住到了牟林翰家。

 

2

“北大刘昊然”

 

2018年2月与中学同学黄铭瑶的一次微信聊天中,包丽曾提及自己喜欢牟林翰的原因:一切都太合适了。

 

包丽出身于一个商人家庭,牟林翰的父亲是某金融机构某省分行的负责人。两人在2017年上半年相识于校学生会工作期间,当时牟林翰是校学生会体育部部长,包丽是校学生会文艺部。2017年中期学生会调整后,牟林翰当选为校学生会分管文体活动的副主席,包丽则任文艺部部长,两人交往更加频繁,不过当时并非恋爱关系。

 

在牟林翰2017年参加学生会竞选所制作的手册中,一位老师评价他是一个“有目标、有热情、有担当的优秀学生干部”,学生会一位副主席则认为他“做事靠谱踏实,为人重情重义”。

 

在上述手册中,牟林翰就“工作思考”栏所写文章的标题叫:“通往至善之路”。

图片来源:新浪微博。

 

包丽则被一位学生会部长评价为,“无论长相还是穿着都极温柔。无论多忙多累总是微笑着,让人如沐春风。”

 

当时两人相互欣赏。聊天中,包丽曾称牟林翰是“北大刘昊然”(刘为演艺明星),牟林翰有一次则夸包丽“照镜子照多了审美标准自然会提高”。

 

不过,在学生会共同工作期间,包丽就意识到牟林翰脾气不好,后者回应她说,自己的脾气“从来就没好过”。

 

在今年2月初与黄铭瑶的聊天中,当时已经与牟林翰恋爱半年的包丽,说牟喜欢打架,最喜欢的电影是黑帮片,性格“很像那种会家暴的”,“每次生气都超恐怖”。

 

“家暴也太惨了吧,爱你的人怎么会忍心下手?”黄铭瑶对包丽说。

 

微信聊天记录还显示,牟林翰曾支持包丽竞选新一届的校学生会副主席,并频繁通过微信予以指点。

 

他建议包丽多找校学生会的人“聊”,并给出了具体的策略:和对手聊,要“表现得越蠢越好”,“见(学生会)主席们”,则“一定要好好表现,最真诚地去聊”。

 

他还建议包丽去接近当时的学生会主席,“你好好跟着某某哥,有不懂的就多问问他,他挺厉害的,而且很重感情。”发给包丽这条微信之后,他嘱咐后者将这段话“截个图,明天发给孙某某”。

截图来源:新京报。

 

还有一次,得知包丽要去见一位与自己存在过节的学生会干部,牟林翰建议包丽在跟他聊的时候“想办法加一句,牟林翰总是说你是他在学生会最对不起的人”,并且强调“要加得自然,真实”。

 

在竞选的同时,包丽还操办了北大最大的文艺活动“校园十佳歌手比赛”,并拥有决赛部分门票的分配权。牟林翰指导包丽用好这一资源,送票给能够影响选举的人,以“广结善缘”,且要把“话术用好”,“让那群人(指可以影响选举的人)感激涕零”。

 

然而此举却引出事端,有学生在北大校园网上公开质疑,包丽面临舆论压力。事情发生后,牟林翰给包丽打气,表示如果追究责任,自己“背全锅”,“我无所谓,老子是分管主席我怕他们?”

 

在两人因工作关系相处的一年多里,包丽在后期对牟林翰知无不言,乃至有谁追求自己、自己新交的男友是谁也一一告知。而那时她或许没有想到,在成为牟林翰的女友后,先前的坦诚变成了后来的噩梦。

 

3

“最美好的东西”

 

包丽在北大2018年5月的学生会竞选中最终落败,但她与牟林翰的感情却持续升温,并各与原来的男友、女友分手,走到了一起。

 

按前述好友的说法,两人在一起第二天就开始吵架。

 

“一开始是因为(牟林翰)前女友的事情吵架,慢慢地过了几天之后,牟林翰很介意她前男友的事情。”

 

根据两人2019年1月1日凌晨的一次聊天记录,牟林翰是因为受到另一个异性朋友的提示,才意识到女孩子的“第一次”对男人的重要性。他向包丽转述自己这位朋友的话:“这(女孩的第一次)是一种象征性的风险,她说之后的性就会随便多了。”

牟的处女情结。截图来源:公众号“凱旋十二”。

 

他所说的那位异性朋友究竟有没有对他讲过这样的话,他是否真的因受这些话影响而改变了性观念,目前尚无法确认。

 

牟林翰进一步对包丽说,朋友的提示打破了他“一直以来给自己的幻想和安慰”。他认为,包丽将第一次给前男友是“当成了给他(指前男友)的认可和奖励”,而他自己“不想当一个接盘的人”,这会让他成为一个“可怜鬼”。

 

据包丽母亲介绍,在牟林翰之前,包丽曾先后交过两个男友,其中第一任男友是在其高中毕业复读期间交的。

 

据聊天记录,牟林翰执着于女孩“第一次”的逻辑大致是这样的:女孩子结婚前应该是处女,如果不是就是犯了大错,这样不仅要谅解男友犯的错误,还应该对男友作出补偿,惟有如此才有资格得到男友的爱,男友才会跟她结婚。

 

南方周末记者向牟林翰求证他是否因“处女”问题与女友发生矛盾时,他表示“不方便回答”。而在南方周末记者所获聊天记录之外有无其他原因导致了两人关系的微妙变化,目前不得而知。

 

在后来的一次聊天中,牟林翰暗示包丽要“用尽一切力气”,为他“放下一切尊严”,“给出全部的爱”。他希望在自己发脾气的时候,包丽能“懂得服软”,不是和他“陈述事实”,而是要“用尽办法让我不要生气或难过,在我对你说分手的时候用尽方法求我不要分手,让我真的相信你不能离开我,真的相信你是爱我的……”

 

不过,包丽有一次在微信里告诉黄铭瑶,与自己在一起后,牟林翰并没有与前女友断掉关系,其前女友还曾打电话给她,要她管好牟林翰,不要再骚扰人家。

 

4

“洗脑”

 

在2019年元旦的那次聊天中,包丽暗示牟林翰对她施加了“精神暴力”:“你明知道这样我又没办法学习,你让我期末怎么办?我真的好害怕。”

 

她那时并没有认可牟林翰的价值观。当男友强调“女孩的第一次是最美好的东西”时,她曾这样委婉反驳:“我最美好的东西是我的将来。”

一开始,对于牟林翰扭曲的价值观,包丽还能明确地提出反驳。截图来源:公众号“凱旋十二”。

 

然而仅仅一个月后,她的观点完全变了。

 

在2月初的数次聊天(通常都是深夜)中,牟林翰再次指责包丽,这回他的观点更加激烈:“我觉得对一个女孩来说,所有的第二次都没意义。”

 

他甚至坦陈自己“是一个占有欲很强的人”,“我不想有人动我的女孩,过去、未来、现在”。他用大篇幅文字强调自己的痛苦——“我凭什么命这么差,连一个完整的女孩子都不曾得到”,他甚至因此“不知道活着的意义”。

 

除了指责包丽不自重,他还指责其说谎,开始问包丽与前男友的性爱细节,他列举出种种作爱方式,让包丽回答哪些有、哪些没有。并让其以“妈妈的健康发誓”没有骗他。

 

在其接连不断的追问下,包丽终于表示“后悔了”。她对牟林翰说自己想文身,想有一个可以带她回到过去的“哆啦A梦”。

 

包丽真的后悔了。2019年2月4日凌晨跟黄铭瑶微信聊天时,她解释了自己被“说服”的经过:“我现在被他洗脑了”,“他说男生都会介意,越爱你越介意,所以他说自己很爱我。他以前打辩论的,我都被他说服了”,“我以前觉得我不会为做过的事情后悔,我现在觉得好后悔。”

 

在被牟林翰“洗脑”的过程中,包丽也曾试图质疑男友对自己的爱:你真的觉得你的感情是爱吗?

 

你只不过是把我当成了满足你私欲的工具,你可以抛掉你的私欲来爱我吗?

牟的占有欲。截图来源:公众号“凱旋十二”。

 

牟林翰对此避而不答,而是质问其“难道还不能觉悟”,然后话锋再次转移到“第一次”的问题上。

 

在这段时间,包丽对自己的迷失似乎也感觉不解:“我自己都害怕了,我已经不是我了,我已经不为自己活着了。”

 

在包丽表示后悔之后,牟林翰提出进一步的要求。似乎就是这次聊天之后,包丽将牟林翰微信中的备注名改为了“主人”,此后再没更改。两人之后的聊天中,她的角色经常是一条狗。而牟林翰后来有一次聊天时,让包丽在身上文“我是牟林翰的狗”,“中英文都可以,文的过程让人给你录下来,不然的话你就自己录……”

 

“主人”“狗”亦可能是恋人间的昵称。然而,2019年2月5日,农历正月初一,牟林翰向包丽提出了更致命的要求:回北京后给其“拍一组裸照”,“就把这个当作惩罚吧”。但究竟惩罚包丽什么,什么样的过错需要用这样的方式惩罚,他并没有解释。

用包括裸照在内的威胁,迫使包丽不与其分手。截图来源:公众号“凱旋十二”。

 

他明确说,拍完之后他会存起来,“但是要是你跑掉,我就把它们都放在网上”,而且“不会用自己的朋友圈”,因为“网上有很多对这种东西感兴趣的人”。

 

包丽开始没有同意,但在牟林翰承诺将来会娶自己后,她说“好”。

 

包丽出事之后,母亲在其苹果设备里发现了许多女儿的裸照以及与牟林翰的性爱视频。

 

在包丽彻底屈服之后,牟林翰对她说:“记住你的一切都是我的,不许再和我说不,只要你能做到,我就会娶你回家的——我们来复习一下,在别人面前要叫我什么……”

 

“主人。”包丽说。

 

5

“心死了”

 

前述同学从一开始就不看好这两个人的恋情,认为他们迟早会分手。然而事情的走向完全出乎她意料,她一开始觉得包丽是因为喜欢牟林翰才分不了手,“她确实是喜欢(他)的,不然不会为他做这么多。”

 

但是,直到后来看到聊天记录,她才明白包丽分不了手的真正原因。

 

微信聊天记录及相关证据显示,10月9日那次并非是包丽第一次轻生。早在6月中旬,她就曾有过一次割腕的经历。

 

2019年6月11日,牟林翰与包丽在微信中发生了一次激烈争吵,两人谈到了分手。牟林翰甚至主动说“努力忘掉彼此”。

 

然而接下来,他开始大骂包丽,并提到了“死”——“到今天了,到最后了,你为什么就是不肯让我一句?对你来说逼死我就那么必要么?”

 

说这话之前,他跟包丽强调自己在学车,“一会真的控制不住情绪就麻烦了。”

 

接下来,牟林翰对包丽发出致命一击:“……你之前不是还答应我你离开我就去死么?你去么?嗯?是你答应我的吧?嗯?”

 

“我答应你。”包丽说。

 

这天16:32,包丽给牟林翰发了一条微信,之后便不再回复,不接牟林翰的电话。

 

包丽母亲说,女儿那次是在宿舍内割腕的,她当时对此一无所知。因为当时伤得不重,包丽的同学也没有将此事告知老师。

 

这次割腕并没有将包丽与牟林翰分开。事实上,一个多月过后,她住到了牟林翰在北京的家中。

 

在此期间,两人仍不断发生争吵,几乎每次都是以包丽妥协结束。根据聊天记录,有一次,包丽似按牟林翰要求自扇了耳光,之后,牟在微信中却斥责其“是一个骗子”,理由是“上次我让你扇自己,你装了半天,说自己不会扇,那你今天怎么突然会了呢?”

 

直到那时,包丽仍然试图与牟林翰分开。聊天记录显示,7月13日中午,她留了一张字条,从牟林翰家不辞而别,此后一度不接牟林翰电话。

 

“我死给你看,我去你宿舍楼下等你吧,不愿意下来我也总能等到你。”牟林翰告诉包丽。

包丽也曾多次提出分手,但是牟林翰以死相威胁,要求包丽回到他身边。截图来源:公众号“凱旋十二”。

 

包丽再次屈服了,同时也明白屈服的后果:“这样的忍受只会滋长你的暴戾。”她说。

 

牟林翰终于同意分手,但前提是让包丽发誓离开他后“会孤独终老”“,不会再找任何男孩子。”

 

包丽起初答应,之后怀疑“这样的合同是不是无效”,牟林翰反问她是否“有恃无恐”,包再次表示答应。

 

牟:你反悔怎么办?

 

包:随你处置。

 

牟:你为我怀一个孩子,然后把他打掉,我留下病历单。

 

包:对他公平吗,这个宝宝。

 

牟:早点验孕的话,他还没有意识,这样可以么。

 

包:我不要他成为一件工具,只为了在病历单上留下一行字。

 

牟:那你去做绝育手术,然后把病历单留给我,这样呢?

 

包:可以。

 

牟:你可以在下周内做完么?我来帮你挂号,可以么,我来出这笔钱。

 

包丽答应了,嘱咐牟林翰“努力活成一个好的样子”。而牟林翰则让她“下辈子要等我”。之后又嘱咐包丽不能把切除的输卵管扔掉“,和医生说留下,带回来给我,我想留下它。”

 

然而仅仅过了一天,这个“合同”就被牟林翰单方撕毁。他质问包丽“你凭什么觉得你滚蛋对我就是好的”“我割腕给你看好不好?我割给你看”……一个月后,前述好友有一次跟包丽聊天,听说后者的遭遇后感觉不可思议,问她“:干嘛不分手啊!”

 

“分不动了。”包丽说“,心死了。”

包丽对朋友讲述对牟的害怕和绝望,右为包丽。

 

在这次聊天中,包丽告诉好友,牟林翰跟她前后借了两万元,导致自己连牙套钱都没有了。包丽母亲告诉南方周末记者,9月,自己曾经打给女儿一万五千元生活费,结果在女儿的微信里发现,包丽转给了牟林翰七千元,理由是不想欠牟林翰太多。

 

牟林翰对南方周末记者否认曾跟包丽借过钱,“如果借过让她拿出证据就行了”,他说。

 

6

“我命由天不由我”

 

2019年8月,包丽趁暑假回广东老家呆了8天。按母亲的说法,女儿这次回来就是为了躲牟林翰,想跟他分手。

 

在这期间,两人在微信交流中多次暴发冲突,牟林翰发了数十条微信辱骂包丽,其中最后一次一口气发送四十余条。

 

牟林翰再次扬言要死,他还采取了行动——8月9日中午,他将一张服用过量安眠药的诊断证明拍照发给包丽,“你是不是很得意啊,我不敢死,对不对?”

 

包丽情急之下,微信联系了牟林翰的父亲。后者问过儿子之后,告知包丽牟林翰没什么事。南方周末记者向牟林翰求证他的这次“自杀”行为,他表示涉及隐私,不予回应。

 

在牟林翰此次“自杀”之后,包丽彻底否定了自己:“我想让你远离我这种垃圾,我是一个毫无价值的女孩。”她如此贬低自己,并承认自己“就是一切不好的源头”。

在牟的不断洗脑下,包丽表现出自我否定的念头。截图来源:公众号“凱旋十二”。

 

如此激烈的言语和交恶,其背后是否存在除了已知聊天记录之外的其他原因,目前尚未可知。

 

看了上述聊天记录之后,包丽母亲才想起来,在家期间,包丽有一次问她:妈妈,有一个同学,她跟男朋友分手,男朋友说要自杀,这个问题怎么解决?

 

母亲以为是别人的事情,就轻描淡写地说了几句。她万万没想到,故事的主角会是自己的女儿。

 

微信聊天记录显示,虽然两人都曾有过“自杀”行为,但事前的表现却迥然不同。牟会刻意张扬,以换取包丽的屈服,而包丽则只是在临近采取行动时才给牟发一条暗示信息。

 

母亲说,2019年初,包丽曾带牟林翰到自己家,她当时对女儿的这个男朋友很满意。自己平时也曾问过女儿,“牟林翰对你好不好?她说好,我说真的吗?她说真的,我说对你好我就放心了。”

 

包丽母亲承认,自己与女儿的沟通存在问题,这让她事后一直自责。她说,在包丽出事之前,自己已经为她预存了一笔钱,准备让她将来出国读书的。

包丽回北京之后,两人又重新在一起。两个人的关系一度好转。

 

9月7日,包丽在微信上公布了她和牟林翰“法考”客观题部分的成绩,他俩双双通过。

 

不过,微信聊天记录显示,牟林翰的表现更加极端,除了曾继续扬言自杀,他还设法恢复了包丽与前男友的聊天记录,从中寻找包丽对他不诚实的证据,如果与包丽对他的说法有任何不符,他就认为不可原谅。

 

“我现在想一想爱情,我都觉得不寒而栗。”包丽在9月17日的一次聊天中说。

 

22天之后,这个在朋友眼中曾经“自信”“坚强”的女孩下定了决心。晚上7:13,那时药效尚未发作。她打开电脑,编辑了最后一条微博,并且设置为“仅自己可见”。

 

微博的内容是:我命由天不由我。

 

(包丽为化名)

牟林翰北大女生包丽山东官二代节育切输卵管拍裸照拍性爱视频性虐待逼死不该判刑

相关文章

北大女生包丽自杀事件续:北大自杀女生陈宝珊男友牟林翰涉嫌虐待罪被抓
本文来源/南方周末这一消息最先由陈宝珊(化名包丽)母亲于7月9日18时左右在网上发布。 其发的网帖中称,学校(指北京大学)老师告知,6月份牟林翰被公安拘捕。 北大女生陈宝珊(化名包丽)自杀事件由南方周末独家报道之后,引发社会强烈关注。 该事件今日传出重大进展,男友牟林翰疑涉嫌虐待罪被警方采取强制措施。 这一消息最先由陈宝珊(化名包丽)母亲于7月9日18时左右在网上发布。 其发的网帖中称...[详细]
2020-07-10
天猫总裁夫人“花花董花花”在线锤小三,张大奕疑似怀孕上位?!蒋凡道歉请
前几天, 张大奕 被人公开手撕了。 撕她的,是个只有3万粉丝的博主 @花花董花花 (以下简称花花)。她警告张大奕,别再招惹她老公。老娘也不是好惹的,望自重! 这个董花花是何其人也呢? 对比网红张大奕,董花花可以说得上是一名实打实的贵妇。 她的老公是某宝天猫的总裁, 据知情人透露两个人是青梅竹马,非常恩爱。 看董花花的照片,这位姐确实端庄大方又优雅,很有韵味。 董花花的日常就是晒晒自己...[详细]
2020-04-19
什么样的女人性欲旺盛?为什么越漂亮的女人越容易性冷淡?
在许多人的观念里,都觉得 女人越漂亮会越风骚,其实并不是。 恰恰相反, 漂亮女人反而更容易性冷淡。 为什么说漂亮女人更容易性冷淡?什么样的女人性旺盛?下面我就为大家揭秘真相。 01 受性骚扰的机会频繁 社会上一些思想品德差、道德败坏者,一见漂亮女性犹如狂蜂浪蝶,漂亮女性由于不时地受到性骚扰,渐渐地对男性产生一种憎恶的心理潜意识。 日后,即使是与她最爱慕的丈夫过性生活时,也会因潜意...[详细]
2020-04-18
女生可以无理取闹到什么程度?
众所周知,女生是一个非常容易感性的物种(仅泛指,不包括所有),所以大多数女孩子都十分善良、心软、情感丰富与此同时,也有那么一点点情绪化。 所以,会有人把女生形容成一种易燃易爆炸的核武器呢,并且,你永远都猜不到她什么时候炸,为什么炸。长久摸索不到规律后, 大家把这种不可琢磨的爆炸过程称之为无理取闹 。 前几天Soul推出了一个话题 #女生可以无理取闹到什么程度 。里面有很多男生(包括...[详细]
2020-04-18
阿里“太子”蒋凡回应与网红张大奕绯闻:很歉意 请对我调查
蒋凡 雷帝网乐天4月18日报道 阿里太子蒋凡昨日陷入一场与网红张大奕的绯闻风波。 今日,蒋凡在阿里内网做了道歉,称因为家人在微博上的言论和一些不实网络传言给公司带来非常不好的影响,深表歉意;恳请公司对自己展开相关调查。 疑是蒋凡老婆 昨天,疑似蒋凡妻子的微博用户在微博上向张大奕表示,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再来招惹我老公我就不客气了,老娘也不是好惹的,望自重,好自为之。 张大奕甚...[详细]
2020-04-18
天猫总裁&张大奕,越有钱越容易出轨?
一个SB的机器人抄写来叁百字骗不了你的文字网传,疑似天猫总裁夫人喊话网红张大奕:再来招惹我老公,就不客气了!一时间吃瓜群众都燥起来了,不过微博热搜很快就被压了下去,纷纷表示:终于见到了现实版的资本的力量, 总裁沉声对助理说:一分钟之内,我要所有的负面消息都消失,保护好她! 近年来,我们吃了许多老总的瓜,不禁让我们开始思考起来一个问题:真的是越有钱越容易出轨?正所谓,饱暖思淫...[详细]
2020-04-18
张大奕晒怀孕逼宫“花花董花花”,天猫总裁蒋凡何去何从?
国内第一电商的总裁蒋凡跟张大奕搞了一腿,于是总裁夫人直接发微博公之于众,并喊话张大奕,最后一次警告你,再招惹不客气。 如果仅仅是这样,或许我就没有写此文之意义了。最为关键的还是接下来发生的事。 国内第一电商的总裁立刻动用公关力量,5分钟撤热搜,删光微博上所有关于此事的消息。与此同时,本该处境尴尬的三儿张大奕,又还曝出了一些疑似怀孕的情况,一时间在微博上吃不到瓜的群众云里...[详细]
2020-04-18
张大奕真怀孕了?晒叶酸挑衅蒋凡原配,天猫总裁夫人微博“花花董花花”被删
在现实中,原配手撕小三的事件真的不少,可没想到的是,豪门太太也会忍不住怒气,手撕起小三来,让网友看得是津津有味。#天猫总裁夫人喊话张大奕# 4月17日,一个网名为花花董花花的网友突然在社交平台频繁发文艾特网红圈名人张大奕,公开维护自己的婚姻。 最开始,这位网友是发了一条再来招惹我老公我就不客气了,老娘也不是好惹的。随后,她又发文称自己的评论被关了,不知道张大奕能不能看到,可后...[详细]
2020-04-18
《方方日记》为什么这么多人不在乎“家丑”,只痛恨“外扬”
我怎么越来越觉得,对方方的口诛笔伐是一次非常成功的媒体危机公关呢? 疫情之初的那一两个月,批评和追责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无数人力挺方方,为她点赞,有关部门和地方想了很多办法,想要引导和控制舆论。可他们发现,这届网民好像是有脑子会思考了!以往惯用的媒体鸡汤、宏大叙事、英雄主义效果好像都不太好。写得稍微肉麻一点儿,就会被骂个狗血淋头。 直到方方日记在美国出版,拐点来了........[详细]
2020-04-17
北京国贸地铁站口当街强暴女孩的男生,是公狗么?
看到标题,大家是不是都疯了?这两天,这一类的新闻真的太多了,从韩国N号房事件,再到中国的N号房被扒出;从鲍毓明性侵幼女一案,再到今天的北京国贸猥琐男, 意欲当街猥亵强暴路人女生...... 每一次,都刷新我的认知,即便我再怎么抗拒这类的话题,但是,怎么能视而不见呢?我们唯一能做的, 就只有保持关注而已。 01 来,老规矩,先把事件跟大家理理清楚。 4月13号晚上十一点多的时候,北京国贸地铁站...[详细]
2020-04-17
北京大学牟林翰陈宝珊包丽事件:离别是为了下次更好的相聚
我不知道什么样的爱情才能堪称完美,也不知道下一次我会不会再为这个悲情女孩写寥寥几行文字。这是我第三次为这个北大女生包丽写的第三篇文章,可能也是最后一篇了。 包丽事件过去快4月余时间,在此期间世界也发生了翻天地覆的变化,发生了新冠肺炎事件、李文亮事件、山东最美姑娘张静静事件,四川西昌大火事件、及最近撼人听闻的中兴前高管鲍某某长达三年性侵14岁幼女事件! 我听闻:这个社会并不缺...[详细]
2020-04-14
北大女生包丽离世!你可以不漂亮,不上北京大学,但一定要自信
我是王炳峦,不是王祖蓝,今天看到这个新闻,特别心痛,想说几句 ,其实,最该反思的是家庭教育。 孩子,你可以不漂亮,不上北大,但一定要自信 任何事业的成功,无法弥补教育的失败!有些话,你要告诉你孩子: 1、孩子,没有人可以贬低你,亲生父母也不可以 你才是自己世界的主宰,其他人只是组成你整个世界的星星,真正的光源来自于自己。 2、恋爱是荷尔蒙分泌,一旦超过禁区,立马警惕 在爱情里,...[详细]
2020-04-13
北大女孩之死,一场“阴暗控制”下的悲剧
记得上周我曾经根据我自己的经历,写过一篇关于田园女权的文章,当时其实收获了不错的反馈。但是,现在想想写那篇文章的时候,总有一种我在恶意贬低女同胞的意思。为了平衡这种我内心的不安,今天要讲的故事,源自我在微博上看到的一个超级死渣的故事。 是的,今天要讲的是这两天在微博上沸沸扬扬的北大女孩之死。 具体的内容我相信,其实很多人都已经在各种是社交平台的小作文上看到了,如果没有看...[详细]
2020-04-13
北大女生包丽还是走了,牟翰林虽未杀陈宝珊,宝珊却因他而死
化名为包丽的北大法学院女生陈宝珊与比她高一级的北大学生会副主席牟翰林的一段令人毛骨悚然的爱情震惊了世人。 2019年10月9日,陈宝珊在北京一家宾馆吞下了200片晕车药,从此陷入晕迷状态。一个月后,医生曾经宣布她脑死亡,在抢救了将近6个月后,今天中午,这位北大女孩还是走了,她是因出现室颤经抢救无效去世的。 01 陈宝珊是东莞东华高级中学毕业的,曾在2016届港澳台侨全国联考中获得文科第4名的成...[详细]
2020-04-13
北京大学陈宝珊包丽之死,读尽所有的书,却读不懂畸形的爱情
最近北大女生包丽之死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尤其是北大法学院这个学霸光环晃得像我这种学渣睁不开眼,我其实一只犹豫要不要写她,用范进他老丈人的话说:人家是天上的文曲星,你是什么东西?不过我想了想还是要写一下,因为这个东西其实背后的意义更加的深远,为什么智商远比普通人要高,而且高的多的北大法学院高材生,会死于精神控制之后的自杀? 从这张照片来看,该女子还真是方头大耳,是范进...[详细]
2020-04-13
北大女生包丽之死——畸形精神控制、PUA几时休?
据媒体报道,去年引发社会关注的北大法学院女生包丽因为感情问题服药自杀,当时送医救治后即被宣布为脑死亡,几个月后,于4月11日中午去世。 而包丽的男朋友,也是事件肇始者的牟某,自事发后一直未出面。包丽的母亲向媒体揭露了牟某在包丽自杀前提出拍裸照、先怀孕再流产、做绝育手术等一系列要求,让包丽不堪折磨,最终走向不归路。 这个案件中,备受公众热议的就是精神控制、PUA。PUA是Pick-upArtist的简...[详细]
2020-04-13
被恋爱控制的“包丽”陈宝珊们:你的命一直都掌握在自己手中
去年12月南方周末曾发表了一篇名为《不寒而栗的爱情:北大自杀女生的聊天记录》的报道。 讲述了北大法学院三年级女生包丽(化名)因被同校男友牟林翰洗脑控制,在2019年10月9日自杀导致脑死亡的事情。 被精神控制自杀身亡 操控人男友只被取消免试读研资格 而今日传出消息,在重症监护室里住了几个月的包丽于4月11日中午在医院去世了。 关于这起事件,有人大骂牟林翰渣男,要不是他一再对女友进行PUA精神控...[详细]
2020-04-13
北京大学女孩陈宝珊包丽被男友牟林翰折磨自杀身亡:错误的爱情不是蜜罐,是
北大女孩包丽(化名)自杀的新闻,其实早在2019年12月就已经登上了热搜。 而经过几个月时间的抢救,这个可怜的女孩,于昨天中午,被医院宣布脑死亡。 一个20来岁的生命,一个有着大好前途的北大高材生,就这样香消玉殒。 让人心痛的同时,也让多少人对她的遭遇不寒而栗。 01 包丽是北京大学法学院三年级学生,与同校师兄牟某某恋爱。 牟某某当过校学生会分管文体活动的副主席,甚至被北京大学推荐了免试...[详细]
2020-04-13
还记得半年前服药自杀的北大女生包丽陈宝珊吗?她今天走了。远离垃圾人,真
北京大学法学院大三学生包丽,因自杀在重症监护室治疗半年多,于4月11日中午,经抢救无效去世。而在此前的2019年12月12日,南方周末微信公号曾发布《不寒而栗的爱情:北大自杀女生的聊天记录》一文,报道称包丽自杀前,其男友牟某翰向包丽提出过拍裸照、先怀孕再流产留下病历单、做绝育手等非分要求。 包丽妈妈接到女儿死亡的消息,十分悲伤。受疫情影响,她已经两个多月没有见到女儿,4月11日中午接到...[详细]
2020-04-13
包丽,陈宝珊,牟林翰,鲍毓明,性,让人成为衣冠禽兽
包丽,牟林翰,鲍毓明,性,让人成为衣冠禽兽 01 2011年,韩国电影《熔炉》上映,百度百科上有着这么一句评价: 改变韩国国家的影片。 这究竟是一部怎样的影片,被冠以如此大名? 电影《熔炉》,取材于2005年韩国光州一所聋哑人学校的性暴力事件。电影中,美术老师仁浩发现了学校内的种种怪异之事:女厕所中的呼喊与哭泣,阻拦他一探究竟的门卫,行贿警察的校长,虐待孩子的教导员和宿导而这背后,隐藏...[详细]
2020-04-13
北大包丽去世,我们应该如何缅怀一个年轻的生命?
北大女生,一个年轻的生命离开了 我的好朋友,你也是一个勇敢又善良的女孩啊。 但是,你却再也没有机会亲口说出你的不幸了。 包丽去世了,我和很多人一样陷入愤怒,同时也发现很多平台和媒体在报道和讨论这件事,舆论可谓沸腾,但令人遗憾的是,公众的关注点因为某些原因,很大程度上开始在PUA、字母圈等吸引眼球的字眼上聚焦,再之后消息开始被封禁撤稿,那个鲜活的生命似乎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由头...[详细]
2020-04-13
北大包丽去世:19年到现在,除了女孩陈宝珊的逝去,我们没有等到正义
她还是死了,在4月12日的中午 甚至来不及见她的亲人最后一面。 北大学生包丽在住进急症病房后。4月11日中午出现室颤,后抢救无效去世。 由于疫情原因,医院禁止家属进入重症监护室探望,她的母亲已经两个月没有见到她了,最后一次去看望她是在2月的13日,距今已经两个月了,直到4月11日中午接到院方通知。 但不想这一见,却是最后的道别。 2019年10月9日的服药自杀被医院宣判脑死亡,包丽其实早就被下了死...[详细]
2020-04-13
北大包丽去世,你我都不该爱得那么卑微!
据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兰和律师消息,北大女生包丽(化名)于4月11日中午在医院去世。12日中午,包丽妈妈向红星新闻记者证实上述消息。愿逝者安息,在天堂找到你所想要的爱情! 北大女生包丽事件,之前闹得沸沸扬扬,甚至还引起处女情结的争论,对于该事件网上的说法是:包丽的男朋友因其为非处女,对其进行精神折磨,导致其不堪折磨轻生而死!叁百不是当事人,对于整个事件的真相不做评价,只是想对于...[详细]
2020-04-13
北京大学女生陈宝珊包丽被逼死,请严惩残害者牟林翰!
兰和律师微信朋友圈宣布4月11日包丽死亡。 北大女生包丽,于4月11日中午永远离开了这个人世。如果这是个人世的话,那这个世界就应该有作为人世的公道!如今悲哀的是,正义已经迟到,是否还将缺席? 包丽事件源于南方周末发布的一篇名为《不寒而栗的爱情:北大自杀女生的聊天记录》而迅速引起广泛关注。但,这篇文章却并非全部真相,甚至错误地报道了包丽事件。 为此,包丽的朋友们通过撰写《我是包丽的...[详细]
2020-04-13
北大包丽去世了,陈宝珊PUA男友牟林翰却再没有露面过
2019年10月9日,北京大学法学院女生包丽(化名)在北京市某宾馆服药自杀,送医救治期间被宣布脑死亡。 4月11日,经包妈妈证实,包丽中午在医院去世。 面对包丽突然过世,包丽妈妈表示十分难过,脑子一片混乱, 我孩子就是被逼死的,和牟林翰脱不了干系 。 包丽妈妈说,在包丽自杀到住院期间,半年多时间里,牟林翰除了此前交了一点医院的治疗费用外,他一家人不闻不问,从未有过联系。 尽管她说不会放弃...[详细]
2020-04-13
  • 因不是处女被PUA渣男牟林翰折磨到自杀!北大女生陈宝珊包丽去世!
    2019年10月9日,一个噩耗传来,北大法学院才女包丽(化名)在宾馆服药自杀,被发现后,虽然第一时间送往医院抢救,然而无奈病情过重,当场宣布脑死亡(几乎等价于没有生还的可能)。 2020年4月11日中午的时候,此前因为服药自杀导致脑死亡近半年的北大女生,在ICU治疗半年,在医院突然出现室颤,经过医生一番抢救之后最终抢救无效离世。一个如此年轻的花季少女,就仅仅因为一个在男朋友看似很在乎的正常...
  • 北京大学包丽去世,牟林翰跟PUA有个毛关系?
    今天下午,包丽去世的消息上了热搜,大部分网友都在要求严惩牟林翰,而牟林翰受到了什么惩罚呢? 目前为止,仅仅被取消保研资格,被公众舆论谴责。 是的,没有了。至于包丽所承受的,则是生前一次次被牟林翰拍下裸照视频、言语羞辱、精神控制、脑死亡。 网上大多数人都把这些归咎到了PUA的身上,并且顶上了热搜。估计这时候PUA已经高兴的跳了起来,大声在吼:对对对,是我是我,我们愿意为此事负责。...
  • 朋友圈含PUA量背后,是一条阴暗而又庞大的产业链
    你的朋友圈含P量是多少? 这句话是由一条新闻引起的:北京大学法学院大三学生包丽(化名),10月9日服药自杀。一个多月前,医生向家人宣布其脑死亡。其母认定,女儿是被男友牟林翰逼死的。 遇到了熠熠闪光的你而我却是一块垃圾, 这是包丽对牟林翰在微信里说过的一句话。  PUA(Pick-upArtist)搭讪艺术家,通过一系列包装和话术演绎,给目标对象洗脑,制造双方的不平等地位,并逐步演化成骗色、骗财等,...
  • 北大女生陈宝珊包丽自杀,惋惜之余,我们还应该反思什么?
    北大女生包丽自杀事件已经发酵了好几天,还在不断被讨论。 书叔这两天一直关注着,为包丽感到痛惜之余,还是决定写一写自己对于整个事件的思考。 毫无疑问,这是一出悲剧。 包丽还有大把的青春和美好的前程,可是她的生命就此戛然而止医生宣布她脑死亡。 太令人痛心了。 但如果我们对于悲剧,只停留在惋惜受害者和谴责加害者的层面,就没有办法从这个事件本身,获取能够警醒更多人的现实意义。 这也...
  • 北大女生包丽脑死亡去世,方方日记中的梁小霞挺住!
    4月11日中午,此前服药自杀已经脑死亡半年的北大女生包丽(化名),在医院出现室颤,后经抢救无效去世。 一个年轻的生命,只为那一个看似被男友在乎的正常理由而香消玉殒。 事件回放: 曾据媒体报道及相关聊天记录显示:包丽自杀前,其男友牟某翰曾向包丽提出过拍裸照、先怀孕再流产并留下病历单、做绝育手术等一系列要求。 笔者曾就该事件有过评论,可以点看:二颗炸弹||北大女生死于PUA、无数人毁于成功...
  • 李子柒的田园生活很美,但最终还是一碗鸡汤..
    最近,一位叫李子柒的网红博主火了,不仅在国内火了,而且火爆海外。 于是我也凑热闹看了她的视频,看完之后,就想起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这样的诗句。 画面中,她自己砍竹子一个人扛四五根,然后手作竹沙发,又显得很精准、利落。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没有琐碎、没有油污、没有情绪、没有失误、没有调整、没有闲话、没有非分之想。所以,脱俗。 看李...
  • 北大女生陈宝珊服药自杀:搞明白自己为什么会上钩
    近日,北大女生服药自杀的事件被公众广泛关注,在第一时间从各种角度解读了这个事件,于是我们知晓了专研于精神控制的PUA(很多文章对何为PUA有详尽描述,在此不做赘述),知道了这类人被称为Gaslight,也知道了他们惯用的套路 熟悉对方的套路很重要,可以有助于我们识别出对方的伪装,预估下一步的走向,对于有招架能力的人来说,可以见招拆招。可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拆的能力,对于那些有被套路风险的人...
  • “北大女生包丽自杀事件”提醒我们“你有权拒绝情绪勒索”!
    北大女生包丽事件引出来一个概念情绪勒索,读到一篇图文,转发。关键的处理方法在文章最后,只要做到停-暂停负面思考,看-观察事态走向,应-情绪冷静后再行动也许就能挽救自己和他人。 15张图让你一次了解情绪勒索 (EmotionalBlackmail) 作者:海苔熊校阅:关于你的心里事-周慕姿咨商心理师本图辑根据周慕姿所著《情绪勒索:那些在伴侣、亲子、职场间,最让人窒息的相处》制作 我们想让你知道的是 我限你...
  • 性虐待逼死北大女生包丽,牟林翰这山东官二代真没有刑事责任?
    读罢南方周末7000余字的长篇报道(南周公号文的原帖子已经删除,没法制作链接),心里久久不能平静。一名无论长相还是穿着都极温柔,无论多忙多累总是微笑着,让人如沐春风的北大法学院大三女生包丽,被比她长一年级的学长和恋人、北大学生会副主席牟林翰,长达一两年时间精神折磨,最后挺不住服药轻生,现在还在重症监护室。而一个月前,她就被宣布脑死亡。 顺便提及一下,世界上包括美国、英国、日...
  • 北大女生自杀,牟林翰是pua精神控制心理术高手?
    南方周末一篇《不寒而栗的爱情:北大自杀女生的聊天记录》的报道,让北大女生包丽(化名)自杀事件引发广泛关注。 后来,腾讯新闻转载过南方周末的文章,并故意将标题改为:《不寒而栗的爱情:因为不是处女,北大女生遭男友精神折磨后自杀》。 事件起末 据南方周末报道,北大大三学生包丽,自2019年10月9日服药自杀陷入昏迷后,再没能醒来。一个多月前,医生已经向家人宣布其脑死亡。 包丽母亲称,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