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5 16:46:39 热度:

武汉新冠肺炎疫情中做了“逃兵”的管轶!

当节目录制超时的时候,朴树说:“到点了,我得回家睡觉了。”然后在简单的交接之后,朴树就这样抛下现场的数百名观众以及傻眼的主持人,明晃晃的走了!

有人说,朴树这样做很不好,不顾全“大局”;

有人说,重度抑郁的朴树是一个纯粹的歌手,早已做好“自己”的他,应该得到世界的包容;

但是,在“大局”与“个人”之间,朴树究竟是对还是错?

 

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之下,我们或许看到了一个病毒学界的“朴树”。

 

一个“逃兵”的故事

 

2020年1月22日下午两点,当全国的医疗物资及专业人才支援都朝着此次新冠疫情爆发的中心城市“武汉”挺进时,一名来自中国香港的病毒学研究领域专家,却在短短一天的驻留之后,便匆匆的登上了飞离武汉的航班....

 

他叫“管轶”,目前担任香港大学新发传染性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以及流感研究中心主任,作为一名病毒学家,与大多数专业学者的“不为人知”一样,管轶这两个字,甚至会被人念成管秩。

 

 

不过,这并不妨碍此人在之后的“火爆”。

       ——我经历过这么多,从没有感到害怕过!

 

     ——保守估计,此次感染规模最终可能会是SARS的10倍起跳!

      ——我选择了做逃兵,现在正在自我隔离,建议一切去过武汉的人都自我隔离!

 

毫不讳言,与针对疫情内地相关领域的一片“斗志昂扬”有所不同,本该战斗在一线的管轶自武汉返港后,却在香港财新网的采访下相当不合时宜的在近乎“恐吓”的个人言论之后自认“逃兵”。

 

管轶如此举动,无异于热锅烹油:

你个懦夫,滚回香港去吧!

无耻至极,自己都承认“逃兵”!

什么病毒学家,我看是造谣学家!

....

 

群情激愤下,彼时的管轶遭到了各路人马的讨伐!

 

 

毫不讳言,半个月前当管轶言论热火时戎评也十分愤怒,但是冷静之后我却不得不承认,这个遭到了舆论集火的勇士/懦夫,让人迷惑——管轶的身份不简单、管轶的言论太悚然、我决定静待...

 

管轶何方神圣?

 

难道,管轶真的如同某些人口中那样,是“腐朽资本主义制度下培养出的病毒学家?”、是“西方反动势力的生化战线带路人?”、是“与钟南山云泥之别的临阵懦夫?”

 

扣帽子谁都会,但是在扣帽子之前,我们或许应该了解一下此人究竟是谁!

 

管轶是谁?

 

在戎评看来,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不妨简单的列述一下此人简历中的几个重要节点:

 

管轶,1962年生,江西宁都人

1983年,时年21岁的管轶毕业于江西医学院,并获得留校任教资格;

1989年,时年27岁的管轶获得了中国协和医科大学硕士学位,后入职于汕头大学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任儿科主治医生。

1993年初,管轶赴香港大学医学院攻读微生物学博士研究生,主要从事猪流感与禽流感的进化研究。

2001年,管轶任香港大学微生物系助理教授,同年担任汕头大学医学院/香港大学医学院联合流感中心主任。

2005年,管轶被聘为香港大学教授,并担任新发传染性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 

2007年,管轶担任汕头大学微免教研室国际感染与免疫研究所主任。 

2012年,管轶就任香港大学于崇光基金教授席(病毒学),同年经香港创新科技署推荐加入《国家科技计划专家库》,并获中华人民共和国科学技术部批核。

2016年,担任汕头大学·香港大学联合病毒学研究所所长、教育部病毒学与新发传染病国际合作联合实验室主任。 

2019年,担任粤港新发传染病联合实验室主任。 

 

显然,从管轶此人的简历来看,这个半个多月以来被大多数“爱国之士”痛批为西方走狗的病毒学家,无论从那个方面来看都是正儿八经的“中国人”!

 

不仅如此,如果我们假设怀疑此人在1993年赴港攻读微生物学博士研究生因为现实利益而“变节”的话,那么我们又可以看到的是,2005年时,这个被我们怀疑的管轶却又担任了“新发传染性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在2012年时,又成功入列“《国家科技计划专家库》”、甚至就在去年,此人又新增担任了“粤港新发传染病联合实验室主任"!

 

戎评相信,看到这里一定有人会说了:国家职位并不能代表什么,万一他是个隐身于体制内的“双面人”呢?

 

所以,管轶是双面人吗?

 

2003年非典爆发期间,是管轶团队率先成功溯源确定果子狸是SARS病毒的第一感染来源,是管轶和钟南山一同上书国务院要求广东下令大规模扑杀果子狸,从而有效的阻遏了疫情的蔓延和变种!

 

而在2009年爆发的甲型H1N1流感后,又是管轶和他的团体成功排出了250多个H5N1禽流感病毒的基因序列,基本摸清了中国禽流感起源、发生、变化的规律。如今,管轶团队的实验室已成为世界卫生组织(WHO)在全球的八个参比实验室之一,而同样是在管轶团队的努力下,全部20多种的H5N1禽流感变异形被全部鉴定解析,可防可控!

 

 

所以,管轶能够担任新发传染性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是偶然吗?

所以,管轶能够入列《国家科技计划专家库》是偶然吗?

 

当然,就算一切都是“偶然”,就算大家认定了他管轶就是个“双面人”,那么你信任钟南山吗?

 

钟南山是管轶的老师,管轶是钟南山最得意的学生,没有之一!

 

近二十年来,正是因为师徒二人的联手,才使得我国的一个又一个流感疫情被更快的解决!近二十年来,也正是因为管轶的冲锋在前,才使得曾经肆虐我国的禽流感疫情被彻底可防可控!

 

但是在今天,不明所以的“一些媒体”在捧起了老师的同时却踩下了学生,戎评想,如今的这样一个舆论局面,寒心的恐怕不仅只有管轶,即使就算他的老师,也未尝不会到后怕....

 

 

多一点理性,少一点暴虐。

 

诚然,新冠疫情爆发时管轶是做了“逃兵”,但是在大量断章取义中对管轶大加批驳的各方人士,又何曾展示过这样的“管轶”?

 

 

事实如此:

 

管轶只是一个“病毒学家”,他此前奔赴武汉的唯一目的就是如此前的非典、禽流感疫情一样,在最快的时间内寻找到直接的病毒感染源,然后对其进行研究分析!

 

但是令管轶万万没想到的是,当他到达疫情病毒始发地“华南海鲜市场”时,那里已经被完全冲洗干净,一切的病毒源头已经被全部销毁,并且在他看来,当地似乎并不欢迎他这样的“科学家”.....

 

管轶的战场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

 

“对”还是“错”,从来就不应该是争论的核心!

 

管轶本可以“沉默”的,但是,就是这个本可以“沉默”的人,却选择了最不利于自己的选择。

 

以一个“病理学家”的身份,他发出了自己的声音:

如果没有国境的区隔,这个“肺炎”病毒很可能成为第一种全球大爆发的疾病!可是现在大家还只是热衷于拿它与SARS比较,真是远远低估了这种新病毒的危害!

 

管轶错了吗?

 

2月13日,湖北省卫健委通报称,截止2月12日24时,湖北省新增新冠肺炎病例14840例。

 

毫不讳言,才看到这个数字的时候,戎评也被吓了一跳——仅仅就在一天前,全国的的新增病例也不过是在千人的量级。

 

 

但是事实就是事实,虽然对于这个“数字”的产生,官方解释为是湖北省内确诊依据由过去的“核酸检测”一种方式,改变成了临床诊断/核酸检测任一确诊即为“最终确诊”的统计方式改变才导致的确诊人数激增,但是从国家卫健委对此“更加真实的反映了湖北情况”的肯定评价中,我们还是可以由此断定,此前曾被无数“媒体人”口诛笔伐的管轶,所言非虚

           ——截止2月14日24时,全国仅仅是除港澳台以外的各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累计报告确诊病例就达到了66492例,而03年的非典疫情,这一数字直到疫情结束,也仅为5327例!

 

1月23日,当新冠疫情通报感染人数不过571例时,管轶说此次疫情将是“非典感染人数的10倍起跳”,2月15日的今天,新冠病毒疫情确诊人数,早已突破10倍!

 

1月23日,当新冠疫情的宣传传播途径还停留在“可能人传人”时,管轶说“建议所有去过武汉的人都自行隔离”,2月15日的今天,有“武汉接触史者自行居家隔离14天”,早已成为了全国的共识!

 

 

管轶对了吗?

 

1月31日,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冯子健针对此前中国疾控中心等十余家机构于1月29日发表于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的一篇论文中有关“12月中旬新型冠状病毒已经出现“人传人””的结论,而引发公众质疑隐瞒信息一事,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上述(人传人)推论是1月23日获得病例数据后做出的,没有隐瞒。

 

早期已经有“人传人”的看法,但受当时条件限制(PS:此处“条件限制”,指截止到1月23日,中国疾控才拿到了“无华南海鲜市场暴露史病例”数据)才谨慎作出“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不能排除有限人传人的可能”等结论。

 

换一句话讲,1月23日之际已经明确建议“所有去过武汉的人都自行隔离”的管轶,其结论来源只能有两个:

 

1、根据自身病毒学知识观察所得。

2、从老师钟南山处获悉

 

事实上,早在1月20日下午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钟南山院士在电视回答新冠疫情防控情况时就已经明确表述过了,“新冠病毒肯定存在人传人”!

 

但是,无论钟南山在在20日首次提出“存在人传人”,还是管轶在23日依据“人传人现象”而做出的“所有去过武汉的人都自行隔离”的呼吁,其实根本都是师徒二人依据自身深厚的学术素养结合事实病例,观察、推断得出的。

 

 

从“病毒传播”的角度来讲,钟、管二人依据个人敏锐直觉而发出的“警告”,无论最终是否正确,从遏制病毒传播的角度来讲,都无疑是具有相当积极意义的!

 

但是,作为肩负国家防疫政策制定重要参考数据来源的中国疾控中心,在对外发布疫情性状时,能够只是依据一两个高级专家的直觉判断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中国疾控可以允许,甚至有意的推动钟、管二人关于“病毒存在人传人现象”这样一种声音传遍全国,但是以“疾控中心”的名义对外进行发布时,他们必须等到确凿的研究数据

                   ——截止到1月23日,中国疾控才拿到了“无华南海鲜市场暴露史病例”相关研究数据,从而肯定此次新冠病毒存在“人传人”特征!

 

所以,管轶对了吗?虽然不愿承认,但是事实确实如此:管轶此前的做法没有“错”,但是也绝对不能称之为“对”!

 

说他无错,是因为截止目前的一切疫情进展,皆高度精准的印证了管轶此前的“警告”!

 

说他不对,是因为作为一场注定将要牵动整个国家的“抗疫工程”,从来都不仅仅只是“抗击病毒”本身这一件事!

 

 

君不见,即使是被外界称为“铁憨憨”的管轶老师钟南山,在电视宣传新冠病毒存在“人传人”的特性并呼吁大家加强防护的后面,还要特意的加上一句“新冠病毒传染性不如SARS,不会重复当年疫情,可防可控”....

 

学生都知道,老师会不知道吗?

 

戎评只能说,公众虽然应该享有“知情权”,但是“知情”的限度、“知情”的时间,终究还是应该从大局出发!

 

无他,相较于疫情的威胁,秩序的崩溃才更为恐怖。

 

文章最后,戎评有话说

 

《三国演义》第十七回中有这样一个故事,令戎印象深刻。

 

建安二年,曹操在寿春大战袁术久持不下,曹军遂缺粮,这时,军队粮官王垕请示曹操怎么办?曹操叫王垕以小斛发粮给士兵。王垕说:“这样做,军队会怨。”曹操说:“你就这样办,我自有良策。”于是,王垕按曹操意图办,原本只够一天消耗的军粮,被延长到了两天天消耗,终于,曹操等来了决战的时刻,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连日吃不饱肚子的曹军士兵也早已军心动摇,怨声载道。

 

曹操的“良策”是什么?曹操以盗窃倒卖官粮罪杀王垕,军心大振!

 

 

所以,曹操做错了吗?站在王垕一人的角度来讲,他诚然是被冤杀的,是无辜的,但是站在整个曹魏军事集团的角度来讲,冤死的王垕却是值得的!

 

因为王垕死了,他们才得以军心提振(秩序维持),大获全胜(大局顾全)!

 

这是一道选择题:究竟是王垕个人的命重要,还是整个曹魏军事集团几十万大军的未来重要?

 

毫不讳言,几十年来对于这个问题的看法,戎评也是几经辗转,当“个人”与“大局”发生冲突时,无论是利益的顾全还是行为的选择,总是令我仿徨迷茫.....

 

不过,此次中国的新冠病毒疫情抗击历程,一解我几十年胸中烦闷!

 

截至2月14日24时,据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现有确诊病例56873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8096例,累计死亡病例1523例,累计报告确诊病例66492例,现有疑似病例8969例,尚在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169039人。

 

事实如此:自中国战“疫”四十余天以来,疫情感染确诊病例虽然依旧连日增高,但是我们不得不承认的是,生死比值正在惊天逆转 !疑似病例数目,正在日趋缩小!医学观察密切接触者数目,正在日趋缩小!

            ——仅仅就在15天前的1月31日,累计治愈出院病例仅有243例,与之相对应的是,累计死亡病例却有259例,而在今天,短短15天下,生死比值就从曾经的0.93:1,逆转到了今天的1:0.19!

这,展示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人民政府对疫情病毒的“可治”!

 

             ——仅仅就在15天前的1月31日,现有疑似病例就已经达到了17988例,而在今天,这一数字降低到了8969例,疑似病例数目少了整整一半有余!

这,展示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人民政府对疫情的“可控”!

 

              ——仅仅就在11天前的2月4日,尚在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就达到了185555人,但是在今天,这一数字已经降低到了169039人,

这,展示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人民政府对疫情的“可防”!

 

四十余天以来,我们的战“疫”行动部署,虽有着这样或者那样的不足,但是在整具国家机器的启动下,吞噬人命的新冠病毒正在从信念中的可防、可控、可治,走向真正现实表现中的可防、可控、可治!

 

 

而这一切奇迹的缔造,我们且不论体制优势、我们且不谈文明优势,在此之上,无论从何种角度来讲,一个慌乱的国家,是必然不能达成这一切的,一场混乱秩序下的战“疫”,是必然会走向失败的!

 

因此,当“个人”与“大局”发生冲突时,无论是利益的顾全还是行为上的选择时,我们该何去何从?

 

在戎评看来,如何选择,关键还在于“你”对这个国家未来、对当前这具国家机器的信心!

 

诸如像在中华民国这样的残破烂器,腐朽政府下,我们在完全可以预期的孱弱未来中,当预知危险即将到来时最正确的选择当然是彻底的曝光甚至加倍的煽动预警,对国家民族而言,这意味着“元气”的保全!

 

但是在今日之中国,在全国上下一心,在国家机器崭新强劲,在政党优势未衰的客观现实下,我们应该做的,当然是最大程度的遵从国家意志、最大程度的信任官方信息、最大程度的聚拢团结在政府周围,与疫情搏杀!与反动势力搏杀!

 

所以,什么才是“对”?什么才是“错”?

 

 

戎评|独家原创侵权必究转载需注明 

 

疫情面前,没有一个人能够置身事外,戎评此刻身在武汉,不敢有半点倦怠,只愿执笔而战至最后一刻。

管轶武汉新冠肺炎做了逃兵肺炎疫情中

推荐阅读

谭先振被审查调查,还能继续当厅长,湖北这操作网友不明白……
众所周知,疫情关键时期,黄某英进京事件,牵扯了许多干部,有的撤职,有的被立案审查调查,其中,波及的最大干部莫过于湖北省谭先振省司法厅党委书记、厅长谭先振。 调查发现,黄某英事件中,湖北省司法厅、省监狱管理局、武汉女子监狱、武汉市东西湖区公安分局等单位相关领导和工作人员,政治意识、大局意识和责任意识淡薄,违背党中央关于内防扩散、外防输出重大决策部,致使黄某英在已有发热症...[详细]
2020-03-14
凤姐罗玉凤(YuFeng Luo)在美国确诊死亡,到底冤不冤?
晚一点打开微博的时候,罗玉凤的名字挂在热搜榜上。 #罗玉凤被传在美国确诊新冠肺炎死亡# 话题讨论度过百万,8090后的青年人纷纷感叹物是人非。 说实话,叔看到这个消息,不论新闻的真实性如何,唏嘘是有的,但却可怜不起来。 或许年轻的一代对这个名字些许陌生,但作为一个90后,罗玉凤却是一个叫人记忆深刻的名字。 罗玉凤是第一代暴火的网络人物,也是在审丑风气刚开始盛行的年头里,一个不可抹去的...[详细]
2020-03-13
李跃华是神医还是神棍?请用治疗效果来判定
一场疫情,将李跃华推到风口浪尖。 说人说他是神医凭一己之力成功救治众多病人,不是神医是什么?有人说他是神棍非常时期混水摸鱼,吹嘘包治百病,不是神棍是什么?黑白对立的评价,孰是孰非?先来看看李跃华的求学经历吧。 李跃华,生于一九六四年,一九八二年毕业于华中师范大学第一附属中学。 注意,这所中学堪称湖北省第一中学。 今天的华中师范大学第一附属中学,是湖北省人民政府唯一命名的窗...[详细]
2020-03-04
李文亮同科室医生梅仲明因新冠肺炎牺牲,武汉中心医院已痛失3位医生
据武汉中心医院微信公众号消息,该院眼科主任梅仲明3日因新冠肺炎去世。 武汉市中心医院另一名医生介绍, 梅仲明医生是在抗击新冠肺炎的战役中倒下,这是该医院第3位殉职的医生。 他和李文亮一组,感染也是前后不久。 视频来源:腾讯视频 武汉医生梅仲明因新冠肺炎去世 据武汉中心医院微信公众号消息,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副主任、主任医师梅仲明同志,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工作中不幸染病,经全力抢救无...[详细]
2020-03-04
江学庆、梅仲明和李文亮团聚的2位医院同事
2020年2月7日凌晨,武汉中心医院的一名医生去世,亿万网民为他在网络里举行国葬,我们都记住了口罩上面这双清澈的眸,对于他情况的调查已过去近一个月,如果他是一位外国的友人,是否这份调查结果依然需要我们等这么久 武汉中心医院因这次新冠疫情而被国人熟知,据说,医院就在华南海鲜市场旁边,就近原则,是最早接收新冠肺炎病例的医院之一。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那时的防范意识并不强,医护人员就...[详细]
2020-03-04
韩国“新天地”会长李万熙下跪谢罪是无知者无畏?
韩国新天地会长下跪谢罪是无知者无畏? 世界大同,在病毒面前,人类不分国界,每一个生命都是需要尊重的,在中国疫情严峻的情况下,近期世界一些国家也传来不幸的消息,其中伊朗、韩国、日本、意大利等国家疫情日益严重,世界卫生组织在担心这些国家的疫情将会蔓延,对人类的健康造成很大的影响;然而在这期间发生很多令人不解的事情,如在韩国,当病毒出现的时候,韩国当局也曾呼吁减少聚会,然而...[详细]
2020-03-03
武汉抗疫“神医”李跃华被查!伪造学历、行医执照,非法用药……
从未见过如此自信的假医生 李跃华涉嫌伪造、变造、买卖医师执业证书;其自行配制的注射材料未取得药品监督管理部门许可;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非法行医并进行虚假宣传;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乘车出行 曾宣称采用低浓度苯酚注射颈部穴位的方式,成功治愈湖北省司法厅退休副厅长陈北洋新冠肺炎的武汉神医李跃华,引起广泛关注之后,等来的是处罚。 近日,湖北省卫生计生委综合监督局发布了《关于...[详细]
2020-03-03
继厅官陈北洋“耍官威”事件后,“武汉神医”李跃华也出现“反转“了
湖北退休厅官陈北洋违反传染病防治法规和防控工作规定,在本人及其家人确诊新冠肺炎后,不服从集中隔离、入院治疗等措施,并违规出入公共场所,影响恶劣。 但陈厅官的事件却一度出现反转的迹象,因为在他所公布的一封致歉信中,陈厅官表示自己也是受害者,一月底的时候一家三口患病,但四处托人也找不到一张床位,后经人介绍接受一位叫做李跃华医生的医治,三人先后痊愈。而当居委会要求安排其入院...[详细]
2020-03-03
黄明英如何出的武汉?如何进的北京?
神秘人物黄某英,今天终于揭开面纱。 五天前,这个因犯贪污罪而出狱的湖北恩施女子,书写了一出千里走单骑的今世传奇,引起全国关注。 现在,因为他,一批人落马、受处分。 在释明黄明英问题上,有关部门采取了两步走策略。 先是最高联合调查组公布调查结果,重点是黄某英如何出的武汉,对责任作出认定;后是北京市纪委监委调查组也公布了调查结果,重点则是黄某英如何进的北京,压实谁的责任。 双方...[详细]
2020-03-03
李文亮、火神山、雷神山、赵继先、瑞德西韦等商标注册事件的后续专业性思考
李文亮、火神山、雷神山、赵继先、瑞德西韦被部分主体申请注册商标经国家知识产权局通告和媒体报道出来后,今日再检索时,上述词语已经全部从商标局官网的检索结果中消失了,感到非常的欣慰。 希望看到恶意明显的申请主体诚恳道歉,特别是对相关商标代理机构的严重行政处罚。 共同抗疫面前,知识产权人没有作出多大实质贡献,但国家知识产权局在2月7日下发了《疫情防控相关商标审查指导意见》、2月...[详细]
2020-03-03
被神化的李跃华,其实就是一个赤脚医生
李跃华红了,被封神了。 李跃华何许人也?他只是一名无证的中医,开了一间诊所。 无证行医那就是非法行医,而伪造医师资格证则是犯罪行为,按理说他是能开诊所的。诊所既然开了,那些眉毛连着胡子的事情想说明白也容易,不想说明白自有它的道理。 总之,在这次瘟疫中,李跃华救治了很多人,于是他被封神了。 那么在泱泱国土上还有多少和李跃华一样没有医师资格证却在行医的中医呢? 现在学中医的人还...[详细]
2020-03-03
方方:让后人知道,武汉人经历过什么
方方武汉日记二月初九(3月2日) 正能量如果以这样无知无畏的面目出现,它的正又在哪里?谁说哭过了和发泄过了,就不能站起来继续往前走? 让后人知道,武汉人经历过什么 文/方方 天又下雨,阴沉得厉害。而且,有点像春节前后的寒冷。同事冒着雨,给我送来馒头花卷等食物。我已在文联大院里居住了三十年。多年来,经常得到邻居和同事的照顾,这是让我觉得倍感幸运的事。今天晚上,就是吃花卷和小米...[详细]
2020-03-03
李跃华、张胜兵被抓,神医事件并没有结束
退休厅长耍官威,确诊不愿隔离。 火了自己,也带火了个体医生李跃华。 在支持者笔下,李跃华接诊新冠肺炎患者,不戴口罩直接面对,而且全部治愈,既有效果又有胆识。 有如神医。 神医不无贬意。 但李跃华确实向卫生部门主动请战,要求抗疫,声称共赴国难,匹夫有责,愿一切以病人受益为最大原则。 似乎拳拳之心,隔屏可见。 一片支持声下,也有自称医学人士发文称,并非神医有多神,而是笨蛋有多笨李...[详细]
2020-03-03
孙杨暴力对抗药检案:谁也代表不了国家,包括孙杨
闹得沸沸扬扬的孙杨暴力对抗药检案终于尘埃落定。今日下午5点,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宣布,孙杨被禁赛8年。 判决结果不太可能再有翻转。虽然,在理论上,孙杨可以上诉,但据历史经验,这类案件的翻案率极低。舆论普遍认为,仲裁结果基本上可视为终审判决。 孙杨的运动生命,可以说,已经被判了死刑。一个杰出的运动员,消失在赛场上,无论如何,都是一件不幸的事。孙杨自己,也明白这一点,听到宣判时,...[详细]
2020-02-29
孙杨被判禁赛八年?还原孙杨事件始末
01 2020年2月28日下午,北京时间下午5点,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公布了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诉孙杨和国际泳联案听证会的裁决书,孙杨被禁赛八年,即日起生效。 裁定原因为: 孙杨未完整配合反兴奋剂检查 且没有足够证明为何破坏检测样本, 孙杨有权对裁决结果上诉。之前的所获得的成绩依然有效。 得知这一消息时,我整个人都不好了,什么?明明视频、证人都有,明明证据确凿,怎么就判禁赛了呢?还是...[详细]
2020-02-29
  • 高福为什么遭到亿万网民的挞伐?
    高福 高福是谁? 他为何身陷舆论旋涡之中?源于他的一番高谈阔论。 比如高福在2019年两会期间的言论:中国不再会出现当年的SARS病毒。但仅仅10个月之后,在武汉,就爆发了一场席卷全国的新冠病毒疫情。 并且,高福主任强调: 我国传染病监测网络建设得很好,病毒来了我们可以挡住它。 2020年1月20日,钟南山院士确认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会人传人,国务院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纳入法定的传染病。两天后,高...
  • 李跃华、张胜兵被抓,神医事件并没有结束
    退休厅长耍官威,确诊不愿隔离。 火了自己,也带火了个体医生李跃华。 在支持者笔下,李跃华接诊新冠肺炎患者,不戴口罩直接面对,而且全部治愈,既有效果又有胆识。 有如神医。 神医不无贬意。 但李跃华确实向卫生部门主动请战,要求抗疫,声称共赴国难,匹夫有责,愿一切以病人受益为最大原则。 似乎拳拳之心,隔屏可见。 一片支持声下,也有自称医学人士发文称,并非神医有多神,而是笨蛋有多笨李...
  • 病毒专家管轶:你当了“逃兵”,遭遇谩骂,但我们听到了不一样的声音
    01管轶接受采访 2020年1月财新网的一篇文章:《SARS专家管轶:这次我害怕了》刷爆了朋友圈。 管轶从武汉返回后,在接受财新网的采访时说:连我都选择做了逃兵,我现在在自我隔离,有心无力,很悲愤。 一石激起千层浪,有人在谩骂管轶:你是个逃兵,胡言乱语制造恐慌。 有人说:胆小鬼,懦夫,什么狗屁病毒学家,浪得虚名 相信很多人,看到一些文章的标题,就开始评论,有的甚至不知道管轶是谁。 因为一开...
  • 京城四大名医汪逢春、萧龙友、施今墨、孔伯华:使病者有所依,望中医复生
    孔伯华,中医学家,山东曲阜人,与汪逢春、萧龙友、施今墨并称北京四大名医。学自家传,与萧龙友合办北京国医学院并任院长,因善用石膏一药被称为孔石膏。西医传入中国后,中医曾险些被取缔,多亏了当时包括孔老先生在内的多位京城名医的有力实证,中医才得以延续至今。本文是孔老先生自己写的自传,文末使病者有所依,必先从教育人才始的呼吁,令人感动。 伯华名繁棣,岁次丁酉生于山东济南。 三岁...
  • 武汉市武昌医院院长刘智明教授因新冠肺炎牺牲 年仅50岁
    雷帝网乐天2月17日报道 世上没有从天而降的英雄,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 多方消息向雷帝网证实,神经外科专家、同济医科大学协和医院校友,武汉市武昌医院院长刘智明教授因新冠肺炎抢救无效于2月17日晚去世,年仅50岁。 刘智明教授是因新冠肺炎而牺牲的第一位院长。 微博上认证为全科健康的网友表示,我尊敬的武昌医院院长,尊敬的大哥,尊敬的神经外科医生,刘智明先生,因感染新冠肺炎,于2020年2月17日...
  • 谁是零号病人?
    01 这两天全网都在寻黄燕玲,网传她是零号病人,下面是新京报发的: 新京报记者就此事向武汉病毒研究所求证。 怎么可能?这个一看就是假新闻。武汉病毒研究所石正丽说,我可以保证,包括研究生在内,我们所没有一个人被病毒感染过,我们所是零感染。 02 零号病人,指的是第一个得传染病,并开始散播病毒的患者,正是他(她)造成了大规模的传染病暴发。 《柳叶刀》1月24日发表了一篇研究论文,作者都是...
  • 战旗不倒!看高福院士点兵“战疫”指挥第一线~
    就在不断有人疯狂抹黑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院士的时候,疾控中心又传来消息:2020年2月17日,受国家卫生健康委委派,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再次派出43名各领域消杀专家驰援湖北,协助当地开展流调排查、督导、以及医院等重点场所和社区的消杀工作。 注意,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在队员们临行前讲话,他感谢队员们在国家最需要的时候勇于担当,展现了疾控国家队的风貌。他还鼓励大家一定要战胜病毒,完成党和...
  • 李文亮医生“二七”祭文:亮在前方,其路漫漫!
    市民自发祭奠李文亮医生 说起李文亮医生,全国稍微关注疫情的读者,没有不知道的!2月7日凌晨,数以亿计的网民发圈、发微博、发文,以缅怀李文亮医生的离去,堪称是全民祭。 悲伤就像一阵风吹过,肆虐的新冠病毒,陷入了全民抗疫的汪洋大海,关于疫情每天都有好消息和坏消息,李文亮医生迅速成为遥远的记忆。刚刚看了一下日期,突然惊觉文亮医生离开这个世界已经两周了! 中国传统在人过世后,总有一...
  • 如果常凯导演一家也像陈北洋副厅长那样得到救治,或许不会发生灭门惨剧
    1 这几天备受关注的事情,有湖北一位副厅长爆红网络,也有湖北电影厂常凯导演一家4口的悲惨离世。 这位拒绝被隔离的湖北司法厅副厅长,叫陈北洋。通过他的道歉信,我们知道了更多原委。他们一家三口都感染了肺炎,四处求救却无床收治。 无奈之下找到开诊所的李跃华,没想到给治好了。网友很快扒出李跃华的资料,发现这是一位中医大夫。也就是说,即便身处高位的副厅长,在武汉也曾弄不到床位。 陈副...
  • 高福被查造谣消息秒删,黑龙江卫视不负责任?
    今天(2月15日)上午11:16,贵州综合广播(为该广播的官方微博)发布消息,具体内容就直接看网友们的截图吧(原微博已经删除了)! 这一消息引发了一波猜测,不过,国家监委网站并没有这个消息,所以,造谣石锤了吧(不知道哪个编辑要遭收拾了)! 或者,随后会有声明,表示账号被黑。 说实话,这么大的谣言,出现在官方微博里,确实是一个重大责任问题哦。 其官方微博里的简介如下:2008年元月1日,贵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