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07 23:50:31 热度:

武汉肺炎疫情住院部:这里都是肺炎病人,我一晚上抱起两具尸体

今天的故事发生在一个很特别的地方,某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定点医院的“住院部”。

 

这里的特点是:极其安静。

 

这家医院的发热病区是临时组织的,里面的医生们也是。一位心血管内科的杨医生,讲出了他在那儿第一次值夜班的经历——

 

整个病区都是病毒性肺炎病人,杨医生必须回答一个问题:医生我还会好吗?

 

他努力想向一个病人做出微笑,突然想起自己戴着两层口罩,没人能看到;

 

 

一个病人停止呼吸了,他想快点赶去看,却因为防护服是连体而走不快……

 

杨医生在这里待的第一个晚上,却要把职业生涯迈过一道坎:他亲手抱起了两具尸体。

 

这是《瘟疫瘟疫你快走》系列的第4篇,看完杨医生的故事,我更想让病毒快点滚蛋。

 

我是武汉一名心血管内科的医生,正月初二接到医院通知,要我第二天到武汉市某医院发热病区支援,以协助救治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的患者。

 

说是发热病区,也是临时组建的。整个医院的内科楼和外科楼住院病区都改为发热病区,共11个。

 

我被分配的发热六病区是外科大楼4楼,原妇产科病区。

 

尽管防护物资紧缺,但医院还是极力保证了住院病区医师的防护措施。

 

因为病区里都是病毒性肺炎的病人。

 

正月初四下午五点多,我通过医护人员通道进入外科大楼。

 

我走楼梯先上到3楼,1、2楼空着,3楼设有清洁区,再往上就是病区。

 

清洁区是医护人员穿便衣进来更衣的地方。在这儿医护人员可以休息,吃饭。换好衣服了再到污染区去。

 

3层清洁区图示

 

我里面戴了N95口罩,外面一层蓝色医用口罩。先穿上隔离衣,戴了第一层普通医用外科手套。

 

接着我套上了白色防护服,戴上第二层外科手套,套了一次性蓝色家用鞋套。

 

推开两扇钢制门,我来到半污染区。这里有穿戴的最后一个环节——护目镜。

 

护目镜摆在钢制托盘上,是泡在含氯消毒液里消过毒的。护士提醒我,多用流水冲一会儿,不然戴上后会很刺眼。

 

我用水冲洗了两三分钟,但戴久了之后还是会刺眼、酸痛,整个夜班中都隐隐作痛。

 

我推开第三扇钢制门,正式进入到病区。

 

3层病区的病房空着。灯光很暗。很安静。

 

五点半左右,我乘坐电梯来到四楼发热病区。也很安静。

 

 

那天是我的第一个夜班。

 

先前的医生告诉我穿着隔离衣、防护服很热,所以我里面只穿了一件短袖。隔离衣、防护服很薄,两件加一起和秋衣差不多厚。

 

出了电梯口我突然感觉很冷。那天是阴天,下着小雨,室内和室外温度差不多,6℃左右。后来才发现为了通风,病区和医生办公室的所有窗户都是开着的。

 

电梯口对着护士站,护士站的灯光比较亮,走廊上的白织灯暗一些。

 

病房的分布呈H型,两边病房,中间护士站。医生办公室在H型分布的左下角,顺着走廊左手边走到头就是。病房共有十个房间,每边五个,每个房间住三个病人。

 

4层病区图示

 

白班的医师和我是同一家医院的,但我们之前并不认识。

 

我和他打了招呼,告诉他我是来接班的医生,问他有没有想要特别交代的事情。

 

“有两个年纪大的,比较重的,估计快不行了,家属已经签字放弃了,其他的病人都还好。”交班医师疲惫地说。

 

我想他这一天也没怎么吃喝,挺辛苦的,就没有再多说,让他早些回去休息。

 

当晚值班的医生有我,还有一位本院的妇产科医生。她的衣服背后用记号笔写着名字,我和她简单地打了招呼。

 

病人都在病房里面,走廊上只有两三个病人家属,戴着口罩,在外面踱步,我经过的时候也没有和我说什么。

 

我们医生先前告诉过家属,不建议留陪,以免增加家属感染的风险。

 

今晚,我没有再跟他们多说些什么。

 

查房前,那时还没天黑,有位病人的儿子,戴着黑色口罩,到办公室来问今天复查的CT怎么越来越严重了,怕对父亲有打击。

 

我仔细对比前后两次做的CT片子,打算跟他父亲当面解释下。

 

“麻烦你和我父亲说,说得委婉一点,不要说得那么严重,我们家属说的他不信,医生说的他才听。”他说。

 

我懂他的意思。

 

我跟着家属到了病房。病房大概不到20平米,有三张病床。病房的灯光很暗,电视机开着,音量很低。病人坐在中间那个病床上。

 

他抬头看着我来了,关掉了电视。

 

“医生,我怎么越治越差了?那CT报告单上说,感染面积跟之前比多了不少。”他有些生气和不耐烦地说道。

 

我告诉他从CT片子上看,感染面积有扩大,但这是疾病发生和发展的过程。病毒侵入人体后会引发一系列炎症反应,刚发现的时候做的CT可能病灶不大,但是随着时间推移,即使接受了治疗,炎症也会逐渐进展到最高峰,这个时候做的CT就会比刚开始做的CT严重很多,等身体的免疫力逐渐将病毒清除后病灶会逐渐恢复。

 

患者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语气平和下来又问了我一句,“医生,这个病得多久才能好?”

 

我内心其实也没底,只能微笑着说,“只要你感觉一天比一天好,呼吸一天比一天舒服,那就是在好转,但是影像学上好转,至少得一两个月。”

 

他没再说什么。

 

我把他的CT片子放在胶片袋子里,放进他的柜子。

 

我马上想起自己戴着口罩,我的笑别人是很难看到的。

 

我转身告诉他儿子,说让他早些回去,免得自己也感染了。

 

“我是下午来给我爸送饭的,待会儿他吃完,我收拾一下就回去的。”他说。

 

我嗯一声,走出病房,带上门,回到了办公室。

 

接班后18:00开始查房。我先去到护士站翻看病人情况记录。护士站有个记录本,那是护士记录的患者当天的体温和血氧饱和度情况。

 

接着我去到每个病房,一个个问病人有没有不舒服。

 

 

病区很安静。

 

有些病人在睡觉,有些在玩手机。有几个病房的电视开着,但音量很弱。

 

虽然是病毒性肺炎,但是和细菌性肺炎不一样,病毒性肺炎主要是肺泡渗出和肺间质病变,气道分泌的痰液较少,所以病人咳嗽不多。

 

疑似的病人需要单间隔离,确诊的病人可以多人住一间病房。我们这层楼10个房间全住满了确诊病人,共30人。

 

为了避免交叉感染,病房门都是关的。病人都在病床上休息,戴着口罩,症状轻的病人不需要吸氧,病情重一点的用鼻导管或面罩吸氧,更重一点的用无创面罩正压呼吸机治疗。普通病房没有有创呼吸机,所以没有收治需要气管插管的病人。

 

我们这里大多数病人都是可以走动的,只有两个病人病情严重。

 

10多分钟后查房完毕,我回到了办公室。

 

和我一起值班的是一位本医院的妇科副主任医师。她年资比我高,我叫她张老师。张老师一直在妇科工作,在隔离病房值班也是第一次。

 

她对呼吸科的疾病平时接触的少,所以查房后我和她在办公室分析患者的CT影像、讨论患者的治疗方案。

 

病房里有两位重病患者,A床72岁男性和B床92岁男性。

 

两位患者基础疾病多,抵抗力差,因为是终末期,多器官功能衰竭。之前有值班医生家属沟通过,生命难以挽回,病人家属要求仅支持治疗,减轻痛苦。

 

接班查房的时候,我在护士站记录本上看到两位患者的指脉氧都不到80%,去查房时已经是昏迷状态。

 

20:00左右,护士戴着护目镜,穿着防护服,走到办公室告知我们。

 

她说A床XX病人好像没有呼吸了。

 

我和张老师赶紧跑过去看,但也很难走快。防护服是连体服,走的时候就像套在袋子里面走一样。

 

病人盖着被子,面色蜡黄。动脉搏动消失,双瞳散大。

 

我们到护士站电话通知心电图室来做心电图。

 

心电图是一条直线,证实是“全心停搏”,宣告临床死亡。

 

我们回到办公室,找到了放弃抢救的医患沟通表上留下的家属电话。

 

我拨通了家属电话。大概5秒后,对方接了。

 

我交代了自己的身份,然后告知了他父亲病逝的消息。

 

家属沉默了数秒,说:“好的,我知道了,我会尽快赶过去。”

 

我连忙又说,“患者遗体我们来处理,把患者的户口本和身份证送到医生办公室来,因为开死亡证明需要,为了避免你们被感染,不能让你们见逝者最后一面了。”

 

对方顿了顿,没再说什么。

 

 

我打电话去问之前值班的医生。值班前一天我从微信群里了解到我们病区已经有3个病人去世了。他们处理过,有经验。

 

医生告诉我他们当时找了太平间的人,但是太平间的人来了,扔下裹尸袋就走了,最后还是他们自己处理的。我听了之后叹了口气。

 

我还是给医院的太平间打了电话。

 

没人接。

 

我想他们估计关门了。

 

张老师当时提醒我说,要不和医务处联系一下,问这种传染性疾病的尸体怎么处理。

 

我又打给医院医务处,对方说这种事情他们也不知怎么处理,还是得找太平间的人。医务处管数据统计、人员安排的,这我也能理解。

 

再一次拨通太平间的电话后,这次有人接了。

 

我告诉对面自己所在的病区,说这边有病人走了,需要有人来处理一下。

 

那边的人态度很冷漠,说:“我们这边过来不了,你们自己处理吧。”

 

我做医生6年了,这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件事需要医生来干。

 

我说:“既然你们不来,那也需要给我们裹尸袋来装尸体啊。”

 

我告诉他们传染性疾病的病人不能就这样放着,问他们裹尸袋能不能送过来,因为我们医生值班是不方便下去的。

 

“急诊科那里有,你自己去领!”对面说。

 

我直接挂断了电话。

 

虽然生气,但也没办法。由于我不熟悉医院的环境,所以张老师去急诊科领了。

 

我回到办公室,开始看起其他病人的CT。

 

约10分钟后,张老师拿了一个深黄色的大袋子。

 

张老师说,她这是执业生涯第一次遇到死亡患者,而且还需要亲自来处理尸体。

 

她很无奈,我也表示同情。但我很佩服她的勇气。

 

我们进去处理尸体的时候,护士已经把病人遗体稍稍整理,用床单把遗体整个先裹着系着了。

 

同病房的另外两个60多岁的老年病人已经站在门外了。没有说什么。

 

我把深黄色折叠着的裹尸袋打开,很长,近两米,嘶的一声把拉链拉开,放在尸体左边。

 

我和张老师想把尸体抬起来放到裹尸袋里。

 

我抬上半身,罗老师抬下半身,但使了很大的劲后发现,凭我们俩的力气,根本做不到。

 

尸体太重了,只能另外想办法。

 

我先把尸体抱向我这边,袋子拉链拉开后放到底下,然后再把尸体侧向张老师那边,把袋子拉过来,再把尸体的下肢、头部都放在袋子里。

 

我拉好拉链。

 

 

尸体处理好后,我们再次拨打了太平间的电话,希望他们能派人拉走尸体。

 

对面说别的病区也有需要处理的,忙不过来,明天再说。

 

我有些生气,但也没办法。

 

我和张老师商量了下。今晚遗体估计是转不走了,但是房间另外两个病人需要休息,肯定不能放在里面。

 

只有走廊可放了。

 

我听说楼上的病区特意腾出了一个房间装尸体。我们这里没有空房间,全住满了。

 

我和张老师把放着尸体的病床推出病房外。

 

走廊2米多宽,医院的床宽1m左右。左手边的走廊和电梯厅放着几个空床。

 

我们出门朝右推了两三米,把床挪到顺着走廊的墙放着。

 

这里是走廊尽头了,地上有微弱的地灯,有点瘆人。

 

不一会儿患者的儿子赶到医生办公室了。

 

他大概40多岁,一身黑衣,戴着口罩和护目镜(其实就是个泳镜)。

 

关于他父亲的病情危重,他之前已经知道,所以过来后他并没有多说什么。

 

他把他父亲的户口簿和身份证递给我,问:“医生,我还需要做什么吗?”

 

我接过来,说:“暂时不用做什么,你先回家,有什么情况再和你电话联系。”

 

他没再说话,转身回去了。

 

处理完上述事情之后,我和张老师也有点累,我们在护士站那里拿了消毒剂,在胸前和上肢的防护服上喷了几下,护士到配药间拿了干净的手套给我们换了之后,我们又回到办公室了。

 

张老师在写病程记录,我在写死亡证明。

 

我之前写过的死亡证明是直接交给家属,以供公安部销户和殡葬需要,但是医务处说现在特殊情况,不能直接交给家属,这种传染性疾病的尸体需要另外处理。

 

穿着防护服,不能喝水、上厕所、睡觉,而且是上半夜,也没有什么睡意,就和张老师聊了会儿。

 

我问她待会儿12点换班后怎么回家,她说老公来接她,我挺感动的,心里想着,其实医护人员的工作太需要大家的支持与理解了。

 

23:00左右,护士又来了。她说B床的病人也没有呼吸了。

 

 

又有一个人去世了。上半夜还没有过完。

 

我和张老师去看时,病人已经呼吸停止、大动脉搏动消失、瞳孔散大。我们又通知心电图室来做心电图,证实是“全心停搏”。

 

B床病人90多岁,他儿子年龄60、70岁,也比较大了,和病人儿子联系之后,告知他父亲去世的消息,儿子在那头哭出了声,说会尽快过来。

 

我和他说要带着患者的户口簿和身份证便于开死亡证明,他哭着答应,挂断了电话。

 

这次我们没和太平间联系。

 

张老师又一次去急诊科了,我站在护士站等她。

 

10分钟后她拿回了裹尸袋。

 

我和张老师刚准备进门去病房处理尸体,里面的病人开始大骂。

 

“搞了这么半天,尸体还搁在这里,还让不让人休息了?搞得什么鬼名堂?”

 

张老师和病人解释,“我们一直在处理呀,我们确定患者死亡后要和家属联系,家属又不在这边,太平间的人又不来帮忙,我刚去拿了裹尸袋来,这不才刚回来?希望你理解一下。”

 

病人还不依不饶,“那你们动作倒是快点啊,紧放在这里像么话?”

 

张老师又准备解释什么,被我制止了。

 

我觉得还是先把尸体处理了,他也没什么可说的了。

 

还是像上次一样,我们把裹尸袋展开,拉链打开,放在床边,然后配合着把尸体装进裹尸袋,拉上拉链。

 

本来打算把这个床就放在病房外面的走廊上,但是看到门口有个家属在墙边的床上睡着,不好打扰,所以最后把床推到放第一具尸体的走廊边上了。

 

半小时后家属匆匆赶到医生办公室,也是一位老者,个子不高,戴着蓝色普通医用口罩,皱着眉头,我看得出他眼圈是红的。

 

“医生,我是XX的家属,我父亲的遗体在哪儿?”

 

我带他到放着尸体的床边,告诉他这是他父亲的遗体。

 

他准备扑过去看,被我用手隔开拦住了。

 

我带他到办公室,他把患者的户口簿和身份证递给了我。

 

“您老人家也要保重身体,先回去休息,医院都是感染的病人,不宜久待。”我说。

 

“好的,医生,我知道了,我会尽快回家。”

 

我心里骂着,这该死的病毒,害死了好多人不说,还不能让亲人好好分别。

 

我怕他会再去接触遗体,便送他到了电梯口,看他坐电梯下楼去了。

 

我又看了一眼两个床上的尸体,心里想,还是做个记号吧,免得明天搬动的时候弄混了。

 

我去办公室拿了黑色的记号笔来,在两个袋子上用笔一笔一划、清楚地写上了姓名、性别和身份证号便于识别。

 

下半夜两个尸体就一直放在走廊靠边靠窗的地方。安安静静。

 

后半夜更冷了。身穿防护服也无法趴着睡一会,我在医生办公室就那么坐着,直到天亮。

 

9点,我离开病区时看见两具尸体还在那儿。

 

 

杨医生下了夜班之后,两位老人的遗体终于被送走了。大部分人还在等待春天的时候,有些人已经走了,甚至无法和亲人好好告别。

 

这该死的病毒。

 

它让一个心血管内科医生小心地把尸体装进裹尸袋,让一个妇产科医生不仅面对生,还要面对死。

 

我对杨医生说了“谢谢”,谢谢有人挡在普通人和病毒之间,也还有人维护我们生而为人最后的尊严。

 

可杨医生觉得自己做的没有什么了不起,他说自己不是英雄,只是做了应该做的事儿。 

 

但在今天,做应该做的事,是需要勇气的。当一个普通人具备这种勇气,他就是能够影响其他人生活的英雄。

 

我想悼念另一个“普通人”,他叫李文亮。因为他提醒了身边人“注意安全”,许多人能更早戴上口罩。

 

可惜直到今天,我才知道我们如此近过。

 

 

谢谢你,每一个正在拯救世界的普通人。

武汉肺炎疫情住院部肺炎病人抱起两具尸体

推荐阅读

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超过100万
据一直追踪全球新冠肺炎确诊数据的荷兰媒体BNO新闻网最新数据,北京时间4月日凌晨2时04分,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超过100万例。 截至2时25分发稿,BNO数据显示,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000585例,治愈206197例,累计死亡52051例。...[详细]
2020-04-03
宁波举报疑似新冠肺炎感染者确诊后奖励20000元,这钱好赚吗?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如果举报贪污腐败者证据确凿,会对举报者进行一定的奖励。但是即便是这样,举报的人也是极个别。极大多数的腐败案都是因为分赃不匀才狗咬狗一嘴毛最后东窗事发的。 举报要冒着生命的危险,还会连累家人。枪杀案、埋尸案就不说了,说起来全是泪。 极大多数的人,即便是掌握了一些人贪污腐败的证据也不会去举报,一般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这些贪污腐败分子不和自己过不去,就...[详细]
2020-02-29
韩国新冠肺炎单日新增病例超过中国,但真正令人揪心的是伊朗!
2月26日数据公布,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韩国。 韩国当日新增确诊病例505例,而中国当天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433例, 韩国新增确诊首次超越中国。 很多人抱怨韩国是个学渣,中国考过的题目,让韩国开卷考重新抄一遍,结果对的全没抄,抄的全是错的,以至于近几天韩国成为新冠肺炎病毒席卷全球的重灾区。目前 累计病例增至1766例,仅次于中国。 韩国抄不对作业就对了,人家是两党制,教会集合也是有政...[详细]
2020-02-27
日本全国中小学下周停课,调查显示近四成家长需请假在家
最近,日本疫情屡上热搜,文章多谣言也多。 好多小伙伴留言,希望18酱在日本的分身能够讲一讲真实的情况。 所以,今天起,我们推出 #疫情下的真日本# 系列,把大家在日本的所见所闻以及日本主流媒体的报道第一时间传递给大家。 今日关注 日本全国中小学停课,40%的家长表示需要请假在家照顾孩子 东京奥运会到底办不办?国际奥委会委员和东京奥组委各执一词 Perfume演唱会临时取消,千人聚集东京巨蛋 32年前...[详细]
2020-02-27
北京看电影须实名登记
2月26日,北京市电影局联合北京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发布《新冠肺炎流行期间北京市电影行业复工防疫指引(1.0版)》(以下简称《指引(1.0版)》),对于电影放映场所复工复映和影视剧组复工给出明确要求。对于电影制片单位复工,《指引(1.0版)》也给予明确要求,固定办公地点按照属地规定和要求具备条件可复工,剧组室外或室内拍摄人员50人以下(包括演员、工作人员),可在本市复工拍摄。剧组人员体温不...[详细]
2020-02-27
黄女士是怎么离开武汉的?湖北省委书记应勇:彻查!
据人民日报,针对26日网传一名刑满释放新冠肺炎确诊人员离汉抵京的有关情况, 湖北省委书记应勇同志 作出批示: 在疫情防控最吃劲的关键阶段,竟发生此类严重违反离汉离鄂通道管控的事件, 绝不能允许 。 要迅速查清事实,依纪依法严肃处理,及时回应社会关切。 此事还是否涉及其他违法违纪问题,也要彻查。 不论涉及到谁,都要一查到底。 离汉离鄂通道管控事关全国疫情防控大局,要坚持全国一盘棋,吸...[详细]
2020-02-27
武汉监狱确诊刑满释放女子,如何一路绿灯狂奔回京?
2月26日下午17:18,《北京日报》旗下公众号长安街知事报道:北京市东城区2月24日报告一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该病例4天前自武汉来京,来京前已有发热症状。其到京后居住的东城区新怡家园社区居委会,今日(2月26日)中午通过微信公众号发布相关提示,引起关注。 消息称,从北京疾控中心的说明可知,该病例是位黄姓女士,2月18日开始间断性发热5天,伴咽部不适,当时居住地为武汉。22日凌晨自驾到...[详细]
2020-02-27
伊朗新冠肺炎疫情真相
-1-隐匿的证据表明,伊朗疫情存在严重瞒报。 2月19日,伊朗库姆(宗教圣城)首次爆出2例确诊新冠病毒肺炎,官方宣布后的四小时内,两位病者就已死亡,并表示无法确认病毒来源。 接下来的每天数据变化如下: 日期 确诊病例 死亡人数 死亡率 19 2 2 100% 20 5 2 40% 21 18 4 22.2% 22 28 6 21.4% 23 43 8 18.6% 24 61 12 19.7% 取20%计,参考中国境内及境外其他国家的疫情数据,伊朗病症死亡率明显过高,中国不包括湖北区域的25倍,...[详细]
2020-02-25
17号通告数目不详的人员从武汉返家?!
2020年2月24日,武汉方面发布了第17号通告和18号通告,18号通告是为了宣布17号通告无效的。 据说,17号和18号通告中间相隔3个小时,可能已有人从武汉返家,到了全国各地。 据说,这三个小时内返家的人员不属于被要求隔离的人员。 据说,这3小时内出武汉的人数不详,这个通知是河南省新乡市延津县发布的,河南省北部已经有其他县截到武汉返乡人员,信息里提到了新乡和鹤壁 17号通告谁发布的呢,让人很好奇,...[详细]
2020-02-25
滞留武汉外地人员可以出城了?景区恢复开放就爆满?
多省下调应急响应 滞留武汉外地人员可以出城 虽然说好消息不断 但降级不能降低警惕 不获全胜决不轻言成功!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形势的发展变化,截至24日9时,山西、广东、贵州、云南、甘肃、辽宁等多个省份下调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响应级别。 其中,广东、山西将一级响应调整为二级响应。 贵州、云南、辽宁、甘肃将一级响应调整为省级三级。 与此同时,滞留武汉外地人员可以出城了! 武汉市新冠肺...[详细]
2020-02-24
武汉政策加码:出院后还要集中隔离2周,新冠肺炎怎样才算治愈?
一些患者出院后,复查核酸检测结果又呈阳性,还有的肺部阴影加重。 这些患者不仅自身症状反复,还可能成为新的传染源。 问题的根源,是这些患者并未真正治愈就出院。出院标准在制定和执行层面,都还有完善空间。 有专家正在研究新的出院标准,比如判断消化道病毒留存的肛拭子检测。 按现有标准出院的患者,为了确保安全,需要集中隔离观察14天。出院潮的到来,也为防疫工作增加了新的难点。 △图片来...[详细]
2020-02-24
新冠肺炎疫情冲击,日本确诊740例、韩国确诊433例,全面告急!
在我们新冠疫情逐步缓和之际,日本和韩国的麻烦却来了。 截至2月22日上午6时,日本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经达到 740例 ,其中恐怖游轮钻石公主号确诊634例,日本本土确诊106例,共有3人死亡截至2月22日,韩国一天就新增229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确诊病例达 433例 。 日本和韩国已经全面告急! 01 日本疫情的快速增加,来源于恐怖游轮钻石公主号和本土的人传人病患的确诊,新冠疫情已经成为日本目前最棘手的...[详细]
2020-02-23
邮轮、教会、监狱、军队,新冠肺炎下一站哪里?
还记得伊朗的血旗吗?阿克拉忽剌八,世界为之颤抖!!1300年后,中东第一次升起了血色复仇旗; 此次新冠流行中集中爆发事件:钻石公主号邮轮、大邱新天地教会、任城监狱、韩国军队,下一站:清真寺! 2月20日是海外新冠病例确诊最多的一天。 伊朗首度检出2个病例并且在当天全部死亡,这个显然不合理,高度怀疑瞒报。随后伊朗又报出3例确诊。伊拉克和科威特随即断绝伊朗航班。伊朗的病例在什叶派圣城库...[详细]
2020-02-22
磷酸氯喹、阿比多尔、洛匹那韦、利托那韦、法维拉韦、瑞德西韦从无药可救到
2月19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办公室联合发布《关于印发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六版)的通知》。 通知指出,为进一步做好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诊断和医疗救治工作,我们组织专家在前期医疗救治工作进行分析、研判、总结的基础上,对诊疗方案进行修订,形成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六版)》。 值得注意的是, 第六版诊疗方案删除了「目前没有确认有效的抗新...[详细]
2020-02-22
治愈出院10日复检核酸阳性,会不会继续传染人?
新冠肺炎是一种自限性疾病,目前治愈率比较高。据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官方网站公布,截止2月20日24时,全国累计确诊新冠病毒肺炎病例75465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18264例。 治愈出院,是多么值得高兴的事情,但是出院之后,就没事了吗? 四川一患者治愈出院10天后复发 据媒体报道,四川成都锦江区望江锦园有一名新冠病毒肺炎患者治愈出院后,在回家隔离的第10天,复查检出新冠病毒核酸阳性。这个消息已经得到...[详细]
2020-02-22
  • 山川异城、风月同天,口罩捐赠箱上诗不是日本人写的!
    最近,朋友圈流传着这么一篇文字: 捐助100万个口罩的Yostar公司,虽然公司名称是个外国名,但是,这家公司却是在日本的中国公司,老板也是中国人,和日本一点关系都没有。另外,运送这100万个口罩的航空公司是中国的四川航空公司,也和日本没有一点关系。 结果,中国人的中国公司通过中国的航空公司把100万个口罩捐给中国,却因为很多公知和营销号的带节奏误导,让日本上了热搜,功劳全成了日本的功劳,...
  • 武汉肺炎阴影下如何保护自己和家人?
    最近,你们可能已经看到了「武汉肺炎疫情」的相关新闻。 可春运在即,很多人都有担忧和焦虑: 去火车站、机场怎么防护?走亲访友那么多,如何安全健康地过好这个年? 想要科学防护,先记住三大要点: 少出门 勤洗手 戴口罩 丁香生活研究所整理了一份针对肺炎疫情的个人防护指南,还不快「在看」「收藏」「转发」三连击~ 01少出门,重点人群重点防护 老人、儿童、孕妇做重点防护。 这三类人群抵抗力相...
  • 出门玩雪,会感染新型冠状病毒?
    新冠肺炎的疫情还在发酵中。严峻的疫情面前,恐慌情绪不断蔓延,而这种特殊的时刻,恰恰是谣言诞生的温床。 俗话说得好:「造谣张张嘴,辟谣跑断腿。」为此,丁香园|丁香医生团队推出了专门的辟谣板块,帮助大家快速分辨关于疫情的「事实」和「传言」。 每天晚上,我们会把当天最新、点击量最高的辟谣内容发布出来。 以下是今天的「最热谣言」。 \ 当你在朋友圈、家族群看到各种关于疫情的讨论,无法...
  • 特效药瑞德西韦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武汉肺炎一定要通过临床试验才能应用?
    近日,被冠以特效药之名的瑞德西韦进入临床试验一事引起了广泛的讨论,与之有关的谣言也不约而至。有谣言甚至声称在17-40小时内瑞德西韦对90%以上的病人有效。有为了自身利益刻意散布谣言者,有因被信息过度轰炸而无法辨别者,还有更多的人一厢情愿地将瑞德西韦捧为神药,因为他们希望这是真的。 无论谣言因何而起,根据《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的论文,美国医生在首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入院治...
  • 殉职医生李文亮所在的武汉市中心医院怎样了?
    防护物资一直紧缺 甘肃省人民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虎维东主任医师带领团队在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已经工作两周了。好消息是,现在已经陆续有病人出院,大多数病人病情也在向好的方面发展。坏消息是,两周来,病区有4位患者被新冠肺炎夺去了生命。 作为定点医院之一,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目前开放510张床位,虎维东和28位医生接管两个病区、70多张床位,现已诊治了83个病人。 从福建来的医疗队比...
  • 两种可能的新冠肺炎解药方案与原理
    今年新冠病毒在中华大地的流行,在中国已经造成太多的人间惨剧。 比如:湖北电影制片厂导演常凯,全家四口17天内全部死亡。 常凯于2月14日因新冠肺炎去世,他的父亲则于1月27日去世,母亲于2月2日去世,而常凯的姐姐则与常凯于14日同天去世。 比如:华中科技大学3位德高望重的学者。 2 月15日,华中科技大学机械学院教授、博导、中国工程院院士段正澄教授因新冠肺炎救治无效而逝世。 2月7日,华中科技大学...
  • 科技部谈瑞德西韦,目前部分药物已初步显示出临床疗效
    15日,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科技部生物中心主任张新民称,瑞德西韦是一种国外公司研制的用于抗埃博拉病毒感染的药物,目前在国外的临床试验还没有全部做完,中国科学家开展的体外实验显示,具有对新冠病毒较好的抑制作用和安全性,该药在美国也实现了对1位患者的成功治疗。张新民称,目前,我们在武汉推动在十余家医疗机构开展该药物临床研究,已入组重症患者168例,轻型、普通...
  • 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超过100万
    据一直追踪全球新冠肺炎确诊数据的荷兰媒体BNO新闻网最新数据,北京时间4月日凌晨2时04分,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超过100万例。 截至2时25分发稿,BNO数据显示,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000585例,治愈206197例,累计死亡52051例。...
  • 邮轮、教会、监狱、军队,新冠肺炎下一站哪里?
    还记得伊朗的血旗吗?阿克拉忽剌八,世界为之颤抖!!1300年后,中东第一次升起了血色复仇旗; 此次新冠流行中集中爆发事件:钻石公主号邮轮、大邱新天地教会、任城监狱、韩国军队,下一站:清真寺! 2月20日是海外新冠病例确诊最多的一天。 伊朗首度检出2个病例并且在当天全部死亡,这个显然不合理,高度怀疑瞒报。随后伊朗又报出3例确诊。伊拉克和科威特随即断绝伊朗航班。伊朗的病例在什叶派圣城库...
  • 广东省中医院预防武汉肺炎方及熏蒸白醋、板蓝根、“预防武汉肺炎方”没有用!
    武汉肺炎疫情形势严峻。 世界卫生组织(WHO)昨天(21日)发表声明称,武汉肺炎疫情可能存在持续人传人情况。持续人传人,指的是病毒可以连续传几代,这意味着病毒传播能力比初期的动物传人、人传人更强。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今天(22日)上午举行新闻发布会表示,专家研判认为,病例主要与武汉相关,已经出现了人传人和医务人员感染,存在一定范围的社区传播,疫情传播途径以呼吸道传播为主,病毒存在...